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佛系灵厨玄学日常 > 78 云家的天才修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时间白鸣夏和星又的表情都有些难以言喻的微妙。

    陶浊能被邪物吓到?

    事实上他不仅压根没事, 甚至兴致勃勃的在房里变着花样折腾那个邪物。

    每次他们经过陶浊房间, 都要情不自禁的为了那个邪物的惨叫而心中一寒然后快步走开。

    身为天下所有邪祟的克星,向来只有邪物怕陶浊的份, 尤其是这个克星还十分恶趣味的时候。

    果然不知道那个老妖精真实身份的白糖酥还是太甜了。

    不过他们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暂时在白糖酥面前隐藏身份,以后再慢慢透露, 现在也不好直说让白糖酥别担心。

    于是星又想了想,委婉的安慰道:“糖酥你别担心,他皮糙肉厚胆子大, 死不了的。就两具尸体而已, 他见过的死尸比你吃过的饭还多呢。”

    “……”

    白糖酥完全没觉得自己心里会好受一点,星又的冷笑话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突然出现。

    “还真是谢谢你的夸奖。”陶浊手中拿着什么东西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恰好听到了这句状似夸赞的话。

    他轻挑起眉皮笑肉不笑的瞥了星又一眼, 接收到警告的星又很有眼色的闭上了嘴。

    星又觉得自己很委屈,他果然是这个店里的最底层。若不是他进入了成年期实力大退,怎么会被欺负的连句实话都不能说。

    “阿浊你好点了吗?”白糖酥关切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陶浊,圆溜溜的杏眼中难掩她的歉疚。

    “我没事。”陶浊如以往一般勾起了一抹轻佻的笑意, 眉宇间尽是风流不羁,让白糖酥稍稍的放下了心。

    他走过来直接将白糖酥身边的星又拎到了一边,然后神态自若的坐下打开了手中的木盒。

    因为实力碾压而不得不乖乖让座的星又差点哭出声来。

    “这是手链?”白糖酥眼中划过一道惊艳, 只见陶浊的手中拿着一串木珠手链, 细细的珠子大概可以在手腕上绕三圈左右,珠子的颜色是一种说不出的很温润的粉。

    而手链的主人指尖莹润, 似乎用白玉精雕细琢出的手与手链的颜色配合的相得益彰, 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带着这条手链的男生显女气。

    “喜欢吗?”陶浊多情的桃花眼中波光流转, 微微向上翘起的眼角间盈满笑意,他握过白糖酥的手就将手链戴在了她的手上。

    “诶?等等……”白糖酥一愣,抽回手便想将手链取下还给陶浊,却被他们三人同时阻止了。

    “糖酥你就带着吧,这样以后就没有邪祟敢近你身了!”星又眼含期待的看着白糖酥,“这可是我们几个一起琢磨出来的谢礼呢!”

    “谢礼?”白糖酥纳闷的重复了一遍。

    “就是上次你做的水果捞,忘了吗?我们几个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白鸣夏笑着抿了口白糖酥晒制的花茶。

    上次吃完白糖酥用灵果做的水果捞后,他们几个自从天道消失后就再没上升过的修为境界竟隐隐约约的出现了松动。

    于是他们赶紧借口回老家一趟给白糖酥放了假,然后赶回了不周山渡劫。还好不周山与凡人界的时间流速并不一样,不然说不定等他们回来就见不到白糖酥了。

    虽说到了他们这份上,无论修为能不能继续提高,都不会再有能撼动他们的存在,但是谁会嫌自己的实力太强呢?

    “糖酥你就安心的收下,这是我们特地为你求的开过光的桃木手链,也是我们的一番心意。”陶浊脸不红眼不眨的睁眼说着瞎话,“你前几天才遇到那种事,带个手链还可以挡挡煞。”

    他的后半句话倒没有撒谎。

    他是天地间第一颗桃树,身上充满了浩然正气。有了用他本体雕刻的珠串,别说一般邪祟,放眼望去除了他们几个以外的大妖也很难近白糖酥的身。

    更何况还有白鸣夏的白虎毛发编制的手绳,和星又年幼时褪下的兽角磨成的珠子。

    上次因为没有及时回到帝都而让白糖酥差点陷入危险,他们几个已经够懊恼的了,这下有他们的全方位保护,哪怕以后他们不在白糖酥身边也能保证她的安全。

    这可是几万年来第一个能够烹制灵食的人,虽然店长已经再三缄口将她的特殊性保密,但是仍保不齐会有什么意外让其他的妖怪们知道白糖酥的存在。

    这么说起来的话,陶浊目光微闪,等店长和其他几个人回来时,也从他们身上抢点东西给糖酥吧。

    远方正在头疼着的凌光和其他几人无端感到了一丝没有恶意的危机感。

    “可是……”白糖酥心中还是有些纠结,尽管她只和同事们说了在ktv遇到奇怪的命案,并没有告诉他们其中的灵异之处。可他们好像误打误撞般的,都说到了她担心的点上。

    不过灵异事件都存在了,那么桃木辟邪的传说也应该是真的。只是这样的话,那这串手链会不会伤害到白糖球?

    白糖酥的表情实在是太好读懂,陶浊眼中闪过一道无奈的笑意,心念一动。

    下一秒从天而降扑到白糖酥怀里的白糖球就身体力行的证明了这串手链对她没有任何负面影响。

    “姐姐我喜欢这个手链!是你给我弄的修炼的地方吗?”说完,白糖球就乐滋滋的钻到了手链里,还在手链中对着白糖酥大声说着话,“姐姐你快带上,我真的可以进去诶!”

    白糖酥的身体有些僵硬,她尽量自然的装作了并没有人在与她说话般重新戴上了手链,殊不知身边的三只也在拼尽全力假装着自己并没有听见她们的谈话。

    要努力在白糖酥面前装作三位大人是普通人类的白糖球则表示她才是最心累的。

    “谢谢你们,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串手链的。”白糖酥摸着手腕上泛着浅浅珠光的手链,心中充满了暖意。

    自从她的养父离开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来自别人的礼物,她除了谢谢以外简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

    女孩饱含着感动与欣喜的湿润双眸让三人一愣,最终还是三人中最为稳重的白鸣夏先笑着揉了揉白糖酥的头。

    面对一个纯粹的灵魂,无论是妖还是人,都很难不去喜欢吧。哪怕白糖酥有一天不能再做带着灵气的食物也一样,他们是真的决定了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正当白糖酥他们坐在藤椅上聊着天,气氛一片融融时,电视上正放着的新闻节目引起了她的注意。

    ‘下面播报一则最新新闻,距一个月前在昆仑山脉神秘失踪的探险队之后,又有两组游客在登山时失去踪影。当地旅游局已全面封锁了昆仑山脉各个入口,请广大游客注意安全,近期请不要前往昆仑山脉旅行。’

    昆仑山脉……

    看着电视中昆仑山脉的远景画面,白糖酥的心脏猛地一缩,一种即将失去什么重要之物的不祥预感涌上了她的心头。

    她没注意到的是,在她身边的三人,哪怕是年纪最小最没正形的星又也蓦地神色一紧,眸光中浮现了几分凝重。

    “抱歉糖酥,让你久等了。”凌光略薄的唇角向上勾了勾,之前还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气息陡然变得温和亲切。

    他面带内疚的看着白糖酥:“因为是店里第一次向外界招人,我们商量的稍微久了些。”

    “没事没事,才一会儿呢。”白糖酥忙摆了摆手,眼神却情不自禁的往凌光手里的那张纸飘去。

    商量了一个多小时的结果就是这么一张纸,而且好像只有几句话?会不会太简洁了点。而且为什么突然改了称呼直接叫起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店这么容易混熟的吗……

    凌光像是听到了白糖酥的心声般,忽的在白糖酥身旁坐下,直视着她的双眸柔声问道:“糖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您怎么称呼我都行。”白糖酥被凌光突然放柔的嗓音酥了一下,耳根悄咪咪的漫上了带着热意的红晕,一时连凌光的前后矛盾都忽略了。

    “那我们现在来看看你的合同吧。”凌光颔首说道。

    不知是不是白糖酥的错觉,她总觉得自己从这个外表淡漠的店长的话语中听出了几分迫不及待。

    星又一伙被凌光再三提醒要克制后,都努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亢奋。但是眼中的期待毫不遮掩,让白糖酥颇有些受宠若惊。尽管方才他们的反应有点奇怪,但目前看来他们还是欢迎自己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