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言小念肖圣免费阅读 > 第371章 报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讣告内容:【先父母欧烈言小念,于昨夜凌晨三点不幸罹难,谨定于今日上午十点在薰衣草庄园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敬请生前戚友莅临送行,存殁均感。孝子言大发,泣告。】

    “楚昱晞发来的这是什么?”朋友们收到讣告后,集体蒙圈了,都没看懂。

    根据字面意思理解,欧烈和言小念死了?他俩还是夫妻?谁会相信,绝对是恶搞。

    意识到这一点,朋友们都炸锅了,一起发信息过来骂楚昱晞,——【干!这事不能拿来开玩笑的,别一天到晚瞎哔哔,太缺德了!】

    老子没瞎哔哔!

    言小念是他心尖上的宝贝,他会用这事开玩笑?

    楚昱晞拧了拧眉心,又群发了一条信息——【真没开玩笑,警方已经证实是凶杀。两人确实没了,凌晨两三点钟没的,已结结了冥婚。办丧事缺人手,大家抓紧来薰衣草庄园,怎么着也得送他们最后一程!】

    朋友们这才信了,纷纷丢下手头的工作,赶过来奔丧。

    半个钟头之后,薰衣草庄园已经聚集了十几号人……看着院子里的血迹惨状,众人无不心疼欧烈和言小念,咒骂萧圣和安晓棠,恨不得把两人骑在木驴上游街。

    在这个惊天噩耗面前,萧圣的婚礼必然更加黯然失色,不被人祝福。

    楚昱晞俨然成了主持大局的人。本着对言小念的深爱,他化悲痛为力量,决心办好这场丧礼,同时也不能让萧圣好过。

    “冤有头债有主,言小念和欧烈的死虽然直接责任人是凶手,但根本原因是萧圣造成的,你们说呢?”从小和萧圣一起长大,这是楚昱晞第一次对他反水。

    “没错,凶手必须抓回来剁成肉丁,萧圣的责任也逃不掉。”

    “萧圣这孙子害了别人,还想结婚过自己的小日子?”

    “门都没有!这次让他不死也得脱层皮!”朋友们个个摩拳擦掌,两个鲜活漂亮的生命就这样陨落了,刺激得他们失去理智。

    人类都是善于转移仇恨的。凶手暂时看不见摸不着,而萧圣却在中州城里实实在在的晃悠着,逮不着兔子剥狗吃,先报复他再说。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萧圣的婚车将从西林路经过,到时他们会抬着棺材挑衅。

    中州城作为江南古城,必然保存着一定的古风,例如婚礼和葬礼在路上冲突了,婚车得闪到一边让道,人死为大。

    但那条路窄的很,没地方避让,那么一场冲突就在所难免了,到时候别怪兄弟们翻脸不认人……

    丧礼进行中。到目前为止什么都齐活了,司仪,乐队,扶灵的,捧照片的……都安排好了,只是还缺一个重要人物没到场,那就是孝子言大发。

    言大发早就失踪了,楚昱晞和欧烈都知道这里的猫腻,唯有言小念不知道。

    她以为还像上次一样,儿子被卑鄙的萧圣藏起来了。所以昨夜她特别交代许坚,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把孩子要回来。

    言小念并不恨萧圣,只是随着欧烈的死亡,她对爱情看淡了,也对萧圣没感觉了,无爱也无恨,彻底在情感上与他划清了界线,彼此相当于陌生人了。

    自己的儿子怎么能在陌生人那里养着呢?

    许坚觉得自己去要孩子不合适,他毕竟是公职人员,而要孩子是私事,萧圣对他又有敌意,到时不光要不到孩子,说不定还要被萧圣呛声。

    仔细考虑了一番后,他决定让欧凯去要,“既然言小念嫁给欧烈了,虽说是冥婚,但也算是欧家的人了,那她的孩子就是欧家的子孙,您得想办法要过来。”

    “不是我不想要。”欧凯也觉得这事挺棘手的,“但我是懂法的人,言小念的离婚协议上写的很清楚,孩子是分给萧圣的,就算打官司要,也是一年半载之后了。”

    许坚一筹莫展,最后决定还是让孩子的外公要,但言志国有高血压,万一再禁不住打击犯病了怎么办?

    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白局长突然打来电话。

    “许坚,这个案子我不是让你保密了吗?为什么要公布媒体?”白局长大发雷霆,“你知不知道这是恶性案件,公布出去会给民众带来恐慌,也会给警局带来压力,嫌犯在暗,我们在明,这下完全陷入被动状态了!”

    许坚被骂了一顿,也是郁闷,“白局长,我和死者家属沟通过了,他们也答应配合警方不公布出去——”

    “那为什么就公布出去了呢?”

    “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也许是欧烈的朋友做的,我查一下。”许坚挂了电话,联想到楚昱晞的义愤填膺,心里有数了。

    如果有人能把这事捅出去,肯定是楚昱晞无疑。

    许坚又把电话打给楚昱晞,谁知楚昱晞居然否认了,“我们就想在萧圣的婚礼上闹事,怎么可能放消息出去?现在门外堵了许多记者,你赶紧派人过来轰走!”

    这就奇怪了,欧家人不会放消息出去,楚昱晞他们也没说,那么到底是谁把这起凶杀案透露出去的呢?

    ……

    民政局,历经一个钟头,黄芳和言志国终于拿到了离婚证。

    黄芳喜滋滋的,仿佛下一刻就能嫁进豪门去了。虽然自己五十多岁了,但打扮打扮还是风韵犹存的,嫁给一个八十岁的老爷爷绰绰有余嘛!人家指定不能嫌她老。

    相对于她的喜气洋洋,言志国俊朗的眉宇间布满郁色,被离婚很屈辱。

    黄芳再不好,也是他的结发妻子,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快三十年,孕育了一个孩子,如今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散了……

    “爸爸,你不要难过了,我会经常去你住的地方看你的。”言雨柔挽着母亲的手臂,有些不安的看着父亲。

    她是舍不得父母离婚的,但她更想让母亲嫁给钟爷爷,到时母亲变成了奶奶,她的地位就稳固了。

    “好,你自己注意点,爸爸先走了。”言志国慈爱的看了女儿几眼,把离婚证放进口袋里,转身离开。

    “爸,我开车送你吧?”言雨柔有些不舍的追了两步,可惜被母亲拽了回去。

    “不用了,爸爸做公交车。”言志国转身看向女儿,“如果你遇到麻烦或者不顺心的事,一定要给爸爸知道啊!”

    “嗯!”言雨柔带着哭腔答应。

    爸爸虽说不会赚钱,但好歹养了她二十多年,骨肉亲情是割不断的,她还是很心疼爸爸的,只不过她的心疼往往不超过三秒。

    “不要哭,没什么大不了的。”言志国心里酸酸的,再次向女儿挥挥手,大步迈出民政局。

    他和大多数父亲一样,思想朴素,从不求女儿们能回报自己,只要她们过得好就行。

    【最新消息,薰衣草庄园三号豪宅今日凌晨发生一起入室杀人案,受害人夫妇惨死在自己家里,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捕逃犯……】

    言志国顿住了脚步,抬眸看向街心的大屏幕,莫名的悲从中来,泪水控制不住的淌了满脸。

    薰衣草庄园三号,怎么这样熟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