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隐婚萌妻宠上瘾 > 番外1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终。

    秦昭雪还是承受不住这种能把人冻死的冷冽目光,说道:“时间不早了,悦铖学长,你晚安。”

    说完,秦昭雪连果汁都忘记拿了,急忙就走。

    但在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却听傅悦铖那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等一下。”

    秦昭雪脸上本是失落的表情,瞬间一喜。

    在傅悦铖,以及其他人没有看见的她……

    在这一刻,她那是毫无隐藏地表露出了对傅悦铖的爱慕之情。

    没错。

    从她第一眼看见傅悦铖,她就听到自己心动了的声音。

    而从傅悦铖开口和她说第一个字,看她第一个眼神的时候……

    她知道,这一辈子……

    她都彻底沦陷在“傅悦铖”这三个字上面了。

    但此时。

    傅悦铖在名义上,毕竟还有一个叫陆鹿的女朋友。

    并且还有一个疼爱如命一般的傅安安。

    所以秦昭雪深知傅悦铖清冷寡淡的性子,一直都不敢在傅悦铖的面前,有所表露出自己对他深入骨子里面的爱慕。

    转过身来。

    秦昭雪小脸上的表情,已经瞬间恢复平时一贯的柔和无害。

    嘴角微笑,没有开口问傅悦铖怎么了?

    而是用着柔和的表情,看着傅悦铖,怎么了?

    她自知自己没有傅安安的漂亮,没有陆鹿的气质,也没有谢安琪的活泼,但是……

    她温暖的柔和和恬静,却是她们三个人,谁都比不上的。

    也是傅悦铖这种外表看起来,冰冰冷冷。

    实则内心极为孤独,甚至脆弱的男人,所无法抵抗的。

    所以……

    在傅悦铖刚才叫住她的那一瞬。

    直觉就告诉她——

    她在傅悦铖的心里,有所印象了。

    甚至还……有所感觉了。

    所以秦昭雪小脸表面上没有什么情绪。

    但她的心底已经控制不住地在涌动了,她在禁不住地期待……

    却见……

    傅悦铖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很冷的弧度,语气不急不慢:“你算什么东西?”

    秦昭雪一愣。

    对傅悦铖突然说的这一句话,有些没太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

    她才颤抖着声音,带着一丝手上的委屈:“悦铖学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悦铖嘴角轻轻一勾。

    看着秦昭雪的眼神,毫不遮掩的,全是讥讽。

    秦昭雪被刺到了。

    她握紧了一下垂放在身侧的拳头,委屈的小脸尽管写满了害怕,但她依然迎视上傅悦铖那一双讥讽的眸子:“悦铖学长,请你说清楚。”

    傅悦铖似乎觉得多看秦昭雪一眼,都会是对他眼睛的玷污。

    他没有直接回答秦昭雪什么。

    而是。

    在走出厨房,经过秦昭雪身边的时候,冷冷地哼了一声:“别对安安动一些不该动的心思,她心思单纯,可不代表她的身后就没人了。”

    意思就是——

    警告秦昭雪,不要试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懂什么歪心思。

    尤其是不要把主意,打到傅安安的身上。

    秦昭雪如果胆敢对傅安安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情来,他一定会是第一个不放过她的人。

    傅悦铖大步走出了厨房。

    秦昭雪一个人站在厨房,一张小脸惨白如僵尸。

    身体更是被气得,浑身禁不住的发抖。

    狠狠用力地咬了一下牙。

    秦昭雪的嘴角露出一抹阴冷之极的笑。

    好啊,既然你这么疼爱傅安安……

    那行,那我就让你更“疼”一点!

    ……

    第二天早上。

    由于傅悦铖的课,是在早上的十点。

    并且学校与傅安安附中顺路。

    所以傅悦铖和傅安安、秦昭雪同坐在一辆车子上。

    其中傅悦铖坐在前面驾驶座上,傅安安和秦昭雪则坐在后座上。

    从一上车。

    傅悦铖和往常生气一样。

    带着耳塞,手指飞快地玩着手中的魔方。

    一股低气压,笼罩在车厢里。

    不仅傅安安和秦昭雪不敢开口说一个字。

    就连平时会和傅安安偶尔问询几句学校情况的刘叔,都闭口不言。

    车子一路平稳而安静地先停在附中学校大门口。

    从车子里下来。

    傅安安本想要和傅悦铖打一声招呼的,只听秦昭雪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安安,你给悦铖学长打一声招呼吧,你看悦铖学长到现在还生你气呢。”

    傅安安不知道为什么,那本来对傅悦铖还有着愧疚的心情,一下就气恼了起来。

    觉得,说起来生气。

    她才是要生气的那一个呢!

    于是傅安安只和刘叔打了一声招呼,看都没看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傅悦铖,拉着秦昭雪,转身就一起走进了学校。

    由于和傅悦铖再度吵架,傅安安的心情也是非常的郁闷。

    导致上课都是心不在焉,老师提问,她都一脸茫然地站着,不知该怎么回答。

    下课之后。

    傅安安就如同一只蔫了的小鸟一样,趴在桌面上。

    谢安琪也看出傅安安的情绪不对劲,不过一般能让傅安安一大早就情绪不对劲的人。

    除了傅悦铖,没有别人了。

    “怎么?一大早来,就气鼓鼓的,又和悦铖学长闹矛盾了?”谢安琪问。

    不等傅安安回答,坐在后面的秦昭雪说道:“对啊,昨晚安安不小心说了一些悦铖学长不喜欢的话,所以悦铖学长生气了,今天早上都还生气呢,一个字都没和安安说。”

    谢安琪听了,啧的一声瞥了一眼傅安安:“我说你就不能少气悦铖学长吗?”

    傅安安嘟了嘟嘴,皱着眉头的小脸。

    那是一脸的烦闷和苦恼。

    对谢安琪的话,她是认可的。

    如果让她知道当时傅悦铖就在厨房门口外面的话,她一定不会说出那样不好的话去惹傅悦铖不开心的。

    可是……

    “怎么样?后悔了是不是?后悔现在就给悦铖学长发个信息,说你错了,只要你开开口,哄两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谢安琪说话的语气很随意。

    对傅悦铖对傅安安所谓的生气,她压根就一点都不在意。

    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是……如她所说的那样。

    只要傅安安出声对傅悦铖哄两句,撒撒娇之类的,保证傅悦铖那一座大冰山,瞬间融化。

    “真的有用?”傅安安对谢安琪的这些话,深表怀疑,也心有余悸地说:“你都没看见元宝今天早上那一张脸有多冷得有多吓人!”

    还有他戴耳塞,玩魔方的样子,简直就把她给吓得不要不要的!

    他就不能改改这种生气的习惯么?

    每一次看见他玩魔方那手指飞快转动的样子,她都要觉得自己是他手中的魔方,每一个方格子,都被他给狠狠的玩坏了呢。

    “有没有用,你不清楚吗?”谢安琪反问一句傅安安。

    难道不是吗?

    难道傅安安惹恼傅悦铖,让傅悦铖生气,也就这么一次吗?

    当然不止了!

    傅安安瞬间懂了。

    对哦,其实每一次她惹恼元宝,让元宝生气的时候,每一次元宝不是玩魔方玩得吓人的,可是每一次……

    还不是抵抗不住她死皮赖脸的纠缠。

    只不过最近几次,她都没有怎么去哄元宝,反而……似乎不把元宝往死气,她都不罢休。

    就在傅安安不再烦闷,一下精神地想要过去找班长要手机给傅悦铖发信息时……

    却听身后的秦昭雪说道:“安琪,虽然悦铖学长是你偶像,但你也不能偏帮呀,这一次……说实话,我个人觉得是悦铖学长过分了,安安再怎么惹他生气不高兴,他也不能说安安不是东西啊。”

    呃……

    傅安安本是已经站起身了,不由一下停住了。

    谢安琪也有些愣住了。

    但不同的是……

    傅安安是没反应过来秦昭雪的这些话,是什么个意思。

    谢安琪则是惊呆,傅悦铖居然说傅安安不是一个东西,这不太可能吧!

    “这,这不会吧?悦铖学长学长,怎么可能!”

    对傅悦铖说傅安安不是一个东西,谢安琪那可是深表怀疑。

    要知道……

    这所有人都知道傅悦铖疼傅安安,那可是疼到心肝里面去了,好不好!

    当然,这个所有人当中,不包括傅安安这只蠢蛋。

    秦昭雪示意了一下傅安安:“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安安的,昨晚安安就是挡在冰箱前,悦铖学长这么说的。”

    傅安安一开始都愣愣的。

    后来听秦昭雪说到昨晚的事情,她迟钝的脑袋,想想……

    又似乎……

    “真的吗?悦铖学长他真这样说你?你这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谢安琪看向傅安安,还是一脸的不相信。

    傅悦铖会说傅安安不是一个东西,除非傅悦铖的脑子有坑,进水了!

    不等傅安安说些什么,秦昭雪接着说道:“安琪,我觉得……你再喜欢悦铖学长,你也不应该和悦铖学长一样,老是觉得安安的脑子不好使……”

    秦昭雪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都清楚地将谢安琪和傅悦铖给划分在一起。

    更是清楚地提醒傅安安,傅悦铖的眼里,傅安安就是一个没脑子没智商,甚至连一个人都不是的东西!

    傅安安一下就气恼了起来,有些生气地瞪着谢安琪:“谢安琪,你到底是谁的同学,谁的姐妹啊!”

    谢安琪依然是一脸的不敢置信:“真的?悦铖学长真那样说你了?”

    傅安安想了想,虽然元宝没说她不是一个东西,但说她听不懂人话……

    那也是和说她不是一个东西,差不多一个的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