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深宫报道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赘婿还想有人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夫人着急解释:“我没故意不给他吃药,大夫,你看看能稍微开什么药吗的……”

    哪想到这句话说出口,周姨母哭的更凶了,把气撒到那大夫头上:“人家都说医者父母心,他的脸被烫成那样,你不给他开药,你安的什么心?你是不是被谁收买了,故意要置我儿子于死地?”

    大夫脸色一黑:“我在京城当了二十多年大夫了!你……你居然这么侮辱我!”

    安歌冷眼看着这出闹剧,其实她不想掺合到柳家的家事里的,到实在是厌恶周姨母这种明明咄咄逼人还要装出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她笑着对周姨母道:“这位姨母,大夫过来给人瞧病,他自然不会故意不让人家吃药,到时候好不了了还不是砸他自己的招牌?而且大夫卖药也赚钱啊,他没理由故意不给你家公子开药不是?”

    大夫松了口气,周姨母瞪了她一眼,仿佛在怪她多管闲事。

    安歌只当作没看见,继续道:“大夫,既然人家做娘的这么想给她儿子吃药,你就给开着药呗,反正人家肯定会给钱的。”

    大夫看了安歌一眼:“是药三分毒,药又不是糖,没事别多吃的好。”

    安歌笑道:“人家亲娘乐意让儿子吃,这也没办法。反正你卖药的,你又没什么损失,你就开吧。哎……”安歌幽幽长叹一声,道“儿子的身体算什么啊,只要能给占人家些便宜,儿子吃出事也无所谓啊。”

    “你……你瞎胡说!我什么时候想占别人便宜了?我是真心为我儿子好!”周姨母眼睛一瞪,立即解释道。

    安歌冷笑一声,估计自己是拆穿了她的心思,才把她逼得这么急的。她看向周姨母道:“哦?你心里不是想,你儿子是在柳府受伤的,所以药钱肯定是柳大人掏所以才想多要点儿药?”

    周姨母着急掐腰骂道:“你胡说!我才没有!”

    “那你要自己付钱?”

    周姨母愣了一下,她此时要不同意付钱,似乎就坐实了她拿儿子的身体占便宜。她咬咬牙,道:“你放心!买药钱我自己给!”

    安歌又看了一眼大夫,道:“大夫听见了吗?这位夫人不差钱,你可得开好药,好好给那位公子补补。”

    大夫早就厌恶这个咄咄逼人的女人了,一听这话,鲍鱼燕窝鱼翅这些不要钱一样往药方上写,反正这些东西也吃不死人。

    周姨母不情不愿地掏钱的时候,柳夫人到底觉得过意不去,想要叫下人拿钱出来替她付,柳大人幽幽说道:“夫人,姐姐都说不差钱了,你还抢着给,不是瞧不起你姐姐吗?”

    柳夫人被这么一堵,也只好坐了回来。想着她家和柳平乐的婚事是谈不成好了,过几天肯定是要送周姨母和周庆回去的,等他们离开的时候,多给他们些钱吧。

    柳宗方可没丝毫怜悯。仔细想想这些日子,周庆在他府上吃喝玩乐不求上进,这也就算了,毕竟赘婿嘛,也不能要求太高。

    可今早,他居然调戏府上丫鬟!这还没成婚呢,就敢这样,成了婚还得了?他家宝贝女儿可不得受气?

    赘婿,本来就不是

    普通夫家可以有妾侍,他吃女家的用女家的,还存着这种心思,这叫什么话?

    本想着,既然瞧不上他,这门婚事也就算了,回头给些路费,把这母子俩打发了,可他们倒好,居然得寸进尺,句句话说他家平乐没教养!他辛辛苦苦教这么大的宝贝女儿,自己都舍不得说,她一个外人说个屁!

    这简直不能忍!

    他们老两口都是嘴笨的,平时最怕的就是和周姨母这样的刁妇讲道理,幸亏今天有安歌在。

    柳宗方看着安歌的眼神越发和蔼,再想到她救了自家好几次,更是亲昵地像对待亲女儿那样,立马叫人给她上了一杯上好的普洱,还就给她倒了一杯,周姨母都没有。

    周姨母脸都气绿了,掏了钱坐回原处,时不时给安歌飞一个眼刀,安歌就当没看见。

    安歌端坐着喝了片刻茶,看柳平乐还没出来,就起身道:“伯父,我去后院看看平乐。”

    柳宗方点头道:“行,你去吧。”

    安歌应声,立即往后院走去,还没到柳平乐的院子,离老远就听见她正在骂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居然敢调戏我们家的丫鬟!狗东西,一个大男人,在我们家白吃白喝这么久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就这还想入赘我们柳家?我呸!”

    安歌抿嘴轻笑,看久了柳平乐对许其坤的小意柔情,她都快忘了柳平乐原本泼辣的性格了,还是这样招人喜欢啊。

    安歌踏入院子,看见柳平乐也没在房间里,她就端着个凳子坐在院子中间。

    柳平乐也看见了安歌,立马停了骂声,站起来问:“安歌,你来了呀,我正打算下午去找你呢。”

    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完全不在意许其的事了,安歌松了口气,不过误会还是要解释的:“我来是想告诉你,你我和许大人都被人算计了。”

    柳平乐脸色冷淡了下来,道:“无所谓了。就算是真的,那也是许大人对你主动,又不是你的错。对不起安歌,也不该怀疑你。以后不管我再看上哪个男人,我都不会坏了和你的姐妹情谊!”

    安歌笑道:“你这么说我很欣慰,但是许大人对我也没什么特殊的意思。昨晚许大人被人迷晕了,被你听见的那些话全是会口技的人仿着许大人的声音说的。证人,证据,我们都找到了。”

    柳平乐又惊又喜:“真的?那就是说,许大人对你没什么意思,我和许大人还有机会?”

    安歌点头:“自然。别说这个,就算许大人真的对旁人有什么,你也有机会啊。他又没定亲没成亲的,你这么早放弃做什么?”

    “嗯!”柳平乐又鼓起了干劲,转念一想,更觉得不需要再和周庆客气,叫杏子搬了个凳子出来,和自己的凳子并排放到一起,指着院墙对安歌说:“隔壁住着我周姨母家的儿子,他调戏我家丫鬟,你坐下,跟我一起骂他!”

    安歌觉得又无语又好笑,无奈道:“我不会骂人……”

    柳平乐对她眨了眨眼睛:“没事,你坐下,我教你骂。聪明人才听得懂你讽刺,蠢人就要直接骂!”

    这时候周姨

    母也回了自己的院子,进去就听见隔壁院子柳平乐骂骂咧咧的,周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脑袋上蒙着被子,可也没什么用,还是能听见外头的骂声。

    周姨母把周庆从被子里拖了出来,满脸怒气地说:“你就这么着急吗?柳府就这一个千金,你真娶了他,以后柳府的一切还不是你说了算?你至于这点时间都忍不住对一个丫鬟动手?”

    周庆看了她一眼:“这种母老虎不娶也罢!你还说我这个表妹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你自己瞧瞧她哪里知书达理了?都在那里骂我骂一个时辰了!我这还不是她家的赘婿,她就这样子,等我真的入赘了,以后我稍不如她的意,她还不把我打死?”

    “傻孩子,这世道,不管什么家,都是以男人为尊的!柳家老两口年纪大了,他们能比你活得久吗?你入赘柳家后,慢慢布局,把他家的财产,人手,都收到自己手下来。等老俩口归天,柳家上下还不你说了算?那柳平乐敢怎么着你?”

    周庆一想,也觉得有道理,又问:“可是现在怎么办?你听着外面的骂声,柳平乐肯定不愿意要我了啊!”

    “放心,娘有主意。”周姨母淡淡一笑,附在他耳边嘀咕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周庆去了柳平乐的院子,站在门口,下人们拦着他不让他进去,周庆只好苦兮兮地对着院子里的柳平乐说:“表妹,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杏儿和一帮丫鬟堵在门口,杏儿白眼一翻,道:“头一次知道认错是嘴上说说就可以的,你要是买不起赔罪的东西,起码跪下来磕个响头吧!”

    周庆冷眼看着这个丫鬟,心里想着,等我以后做你们府上男主人了,到时候有你受的!

    当然现在还不是,还得好好求饶,继续往院子里张望:“平乐,我其实跟她没什么……”

    安歌“扑哧”一笑,道:“瞧他说的,好像是你在吃他醋似的。”

    “我呸!”柳平乐满脸的恶心。

    但周庆却没有在意柳平乐现在的举动,他看安歌看呆了……那么小巧的一张脸,在白色的素淡的冬衣下显得娇小可爱的身材,还有说话时温温柔柔的声音,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姑娘吗!

    他怔怔地看着安歌的侧脸,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

    柳平乐也骂累了,看周庆的眼神觉得心烦,拉着安歌道:“走,别跟他在这里废话。”

    安歌点头,和柳平乐一道进了房间,杏儿等丫鬟也立即把院门关上了,把周庆关在了外头。

    周庆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赶紧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关上门,脸色通红。

    周姨娘见他似乎有些兴奋,自己也跟着高兴了起来,忙问他:“怎么样?事情解决了吗?”

    周庆眼神亮亮地看着周姨母,道:“我不要柳平乐!我要她身边的那个姑娘!”

    周姨母眉头一拧,疑惑道:“她身边的?柳家可就这一个姑娘,你该不会看上她身边哪个丫鬟了吧?我都跟你说了,别猴急!你看上她家哪个丫鬟,日后后是你的人!现在重要的是把她弄到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