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医仙小猫妖 > 第三零八喵:放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凌天界医道两祖师中的纪飞灵,就曾在第一次荡魔之战中,有凝发成针击退偷袭魔族的传说。

    凝发成针也是她后来加入《云魄针经》中的法诀,一半是自创,另一半则来源于她平时涉猎的其他道派学说功法。

    《云魄针经》中的‘凝发成针’要结丹期才能涉猎,元婴期才能真正开始使用。

    其原因便是医修的灵气和生气都太过于柔和,这也是方便治疗,避免修士对医修的生气产生排斥。

    头发同样是柔软的东西,如果修为达不到那个强度,便无法把头发变成穿金透石的针。

    而秃头这块玉简里的法诀,却是取了个巧,借助血煞之力本身的强度,和头发结合之后凝发成针。

    只不过这样凝成的针无法得心应手的操控,就像秃头最后的大杀招,只能无差别、大面积的攻击。

    如果能够精准操控,根本用不着耗尽全身力气。

    这也就是秃头的法诀和《云魄针经》之间的区别。

    花九看到这法诀的时候,忽然萌发了一个想法,灵气太柔和做不到,那换成魔气呢,是否可以提前做到凝发成针?

    对一个医修来说,身上的针越多越好,方便治疗,更方便攻击。

    花九说试就试,一本正经的盘坐好,手掐法诀,心神集中在自己脑袋顶上,按照法诀运转魔气,凝毛成针,争取早日把自己变成刺头喵。

    到时候谁再乱撸她脑袋毛,她就一下子把脑袋毛都变成针,叫他知道乱撸她脑袋的下场!

    一夜无事。

    日出东方时,一轮红日挂在觉者山金佛脑袋位置,将金佛照耀得更加圣洁。

    花九所料分毫不差,一行人在天亮时到达伽罗寺山脚下。

    花九对和尚庙没什么兴趣,况且她也肚子饿了,要她去里面吃斋菜,不如直接杀了她。

    故而花九和魔猿留在山脚下的小亭子里等候,江山秀送六戒和叶久柒进去,传完口信他们就继续上路。

    叶久柒还专门跟花九告别了下,他是个散修,向来居无定所,这次也是临近结丹,所以要找个安全的所在扎根,伽罗寺正好是他最好的选择。

    修途上人来人往,有些只是过客,有些因缘际会总会再见。

    魔猿在亭子里摆上茶水点心,把秃头扔在角落里,就去亭子外的下风口生火做饭。

    秃头身上的麻药劲过去,缓缓醒来,发现他除了头能动之外,一点也感觉不到身体其他部位的存在。

    低头一看,发现身体还在,秃头松了口气。

    “醒了?”

    花九扫了秃头一眼,坐在亭子里的石桌边,拿出红莲鼎,往里倒了些山泉水之后,将人参、当归、何首乌、阿胶等补血之物一股脑的丢进去熬煮。

    “你想干什么?!”

    秃头怒目而视,发现神识也被封了,他完全就是一头待宰的羔羊。

    花九眯眼一笑,“我亲手做好吃的给你啊。”

    秃头看向花九正在熬煮的那一鼎东西,里面传出咕咚咕咚的声音,看她搅拌的样子似乎还有些粘稠,并且随着她的熬煮,鼎中冒出黑色的烟雾,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

    味道飘散开来,蚊虫逃窜,亭子四角的蜘蛛扑簌簌的往下掉落,杀虫效果显著。

    秃头艰难的吞了口唾沫,“你、你别废心机了,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出卖亡狱和雇主的。”

    花九又看了他一眼,神秘一笑,笑得秃头心头一颤。

    未知的,总是最可怕的。

    听着那‘咕咚咕咚’的声音,闻着越来越难以忍受的恶臭味,秃头额上冷汗如瀑,哗啦啦的往下流。

    花九自己都被熏得塞住了鼻子,熬了半天之后,拿来一个碗,上面铺上网布准备将药汁过滤出来。

    她将红莲鼎里的东西往外一倒。

    啪唧!

    一团粘稠得跟浆糊一样的东西掉出来,别说过滤了,直接连网布一起砸进碗里。

    咕咚!

    秃头吞唾沫的声音徒然变大,冷汗顺着脸颊滴落。

    花九在那一团黑浆糊上插了把勺子,勺子直立,风都吹不倒。

    花九端着碗来到秃头面前,拿起勺子,直接将那一团浆糊也捞了起来。

    “别怕,这是我亲手给你熬制的十全大补汤,呃……可能粘稠了一点,但是我保证药力一点都没打折扣,我可是专业的炼丹师。啊~张嘴,吃下去你就会血气旺盛了哦。”

    花九把充满恶臭的浆糊团子往秃头嘴边递。

    秃头努力转动头部避开,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眼神惊恐。

    “啊~”花九引导秃头张嘴,一对琥珀瞳亮晶晶的闪着期待的光。

    秃头眼中闪过一抹狠意,忽然道:“英雄饶命,我说,我全都说,其实我的雇主是……唔!呃呃……唔唔!!”

    整个浆糊团子被花九一下塞进秃头嘴里,难以言喻的味道在口中弥漫,秃头被噎得脸色青红,感觉灵魂都在颤栗,欲离体而去。

    花九按住他的嘴,“嘘嘘嘘,别说,你会没命的。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也只是受雇与他人,我理解,我不怪你。”

    秃头奋力的摇头,眼神惊恐到极致,用舌头奋力的把那一团恶心的东西往出顶。

    花九一手猛戳勺子,一手大力拍打秃头的背。

    “其实你不知道,亡狱那个铜钱令牌上有隐秘的禁制,在你接受雇主的委托时,就等于定下的契约,任务失败你不会死,但是泄露雇主和亡狱的情报,禁制就会立刻让你魂飞魄散。”

    秃头双目大睁,他都不知道的事情,这猫妖怎么会知道,她到底是谁?

    “我真的不想要你的命,所以你什么都别说,好好活下去知道吗?”

    “咕咚!咳咳咳!”

    整团药被咽下去,秃头浑身颤抖,骇然的看着花九那一副为他着想的表情,为什么他觉得面前这猫妖比他见过最厉害的杀手还恐怖?

    “真乖~”

    花九默默秃头的脑袋,像哄孩子一样笑眼眯眯。

    秃头鼻中一热,鲜血顿时从鼻子涌出来,这一刹那,他发现花九的笑容突然变得邪恶起来。

    银光刺入眼睛,花九手拿锋利匕首,两耳耸动邪笑道:“你气血太旺了哦,我来帮你放血治疗吧。”

    “不——”

    秃头的哀嚎冲破云霄,这一刻他忽然发觉,活下去才是对他来说最恐怖的事情,可他现在就是想死也不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