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荒海有龙女 > 430 第三十五片龙鳞(十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五片龙鳞(十五)

    大晚上的陆央下晚自习回家, 发现没人留门,家里大门还是锁着的。他开了门进去,才发现自己房门上贴了张纸条, 是他娘陈香兰写的, 说是去医院一趟,他要是饿了,厨房有饭菜自己热热吃。

    陆央只好先洗漱, 又换了睡衣, 再把饭菜热一下,吃完把碗洗了,又等了大概二十来分钟, 家里回来人了。

    他直接从客厅沙发上跳起来跑过去,担心是不是妹妹生病了, 不然怎么解释全家人都不在?

    门一开,他娘跟他奶一人牵着妹妹一只手, 他爹手里还抱着个人,用外套包着也看不出什么来。“……你们去医院干啥了?妞妞哪里不舒服吗?”

    玲珑摇摇头,她虽然个子比同龄人要小一圈,但到底已经九岁了, 陈香兰跟陆婆子都有点抱不动, 所以才一人牵着一只手。“我捡了个弟弟回来。”

    有那么一瞬间, 陆央以为自己听错了。

    直到玲珑又重复了一遍:“我捡了个弟弟回来。”

    陆央便看向他爹抱的那一小坨玩意, 张大嘴:“咱家啥时候改做慈善了?”

    陆爱民威严地白他一眼:“乖妞喜欢, 又不是养不起, 给口饭吃很难吗?”

    陆央闭嘴了,反正他在他爹这儿得不到几句好话,他对陆爱民怀里抱的小孩儿也没多大兴趣,重点在于——“乖妞,哥哥不好吗?要弟弟有啥用?”

    能抱你走来走去吗?能举高高吗?能照顾你衣食住行吗?能在你害怕的时候陪|睡无聊的时候陪玩吗?而且看他爹怀里那小子,又瘦又干,露出来的皮肤都是黑黝黝的,活似风干橘子皮,他们家乖妞可是个以貌取人的小家伙!

    玲珑在娘跟奶的手里蹦蹦跳:“把他放到我隔壁房间吧?”

    她的要求,陆家人没有拒绝的,但是这小孩什么都不懂,很是危险,陆爱民就说:“晚上我带他睡,免得他又凶起来,咬了我家乖妞妞咋办?”

    刚送到医院,这小子可能是感觉到换了个新环境,都疼得意识模糊了还在疯狂挣扎闹腾,陆爱民都怀疑他这么点小身板是哪来那么大力气的。医生给他清理伤口,他更是不住地反抗,手脚口并用,最后还是四个大人摁住他四肢,才成功清理伤口并上药。

    他身上实在是太脏了,一些伤口跟泥土混合在一起,单薄的衣服撕扯进皮肉里,光是看着就叫人觉得痛。他们县这几年发展很不错,虽说避免不了有讨饭拾荒的,可就是讨饭拾荒的,也都收拾的比他利落亮堂。

    真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陆爱民刚调职到县政府的时候接收的这孩子,到这边的时候虽说也不健康正常,但没这么黑,也没这么瘦,孩子母亲这边的亲人都不要他,把他扔在县政府门口转身就跑,陆爱民就让人把他送去了福利院。他后来致电过几次福利院关心这孩子的情况,工作人员说一切都好,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一切都好”的迹象啊。

    也不是没跟孩子亲人沟通过,奈何孩子姥姥姥爷态度强硬得很,就是不要,还放狠话说要是政府不管这孩子,他们领回家就直接摁头淹死,这也是陆爱民选择把他送去福利院的原因。

    玲珑点点头:“爹记得给他洗个澡,换个衣服。”

    扭头又找陆央:“蛋蛋哥哥去找几件不穿的衣服来。”

    陆央还想继续争风吃醋,被妹妹一使唤,立刻乖乖上楼去了。陈香兰则主动去收拾玲珑隔壁的房间,陆婆子则去厨房弄点好吞咽的流食。

    一家子都是好人。

    玲珑抽动小鼻子,闻着空气中蔓延的来自美好灵魂的味道,高兴极了。

    三楼是他们三兄妹住的地方,一共有四间房,陆徽陆央各住在楼梯两头,玲珑住在中间,她的房间最大,当初陆爱民两口子专门找人把三楼的墙壁打通,给她打造了两个衣帽间,因此剩下的那个房间就比较小了,本来是给孩子们带朋友来家准备的,不过他们家三个孩子都很少带人回来,房间就一直空着。

    好在保姆阿姨很勤快,也爱干净,被褥都是时常晒的,也不是不能住人。

    玲珑跟在陆爱民身后上了楼,陆央很快找了几件自己穿起来尺寸比较小的衣服,他现在正在青春期,长得飞快。不过这个小孩看起来比玲珑还要小,瘦瘦干干的一团,他一件衬衣,穿小孩身上就跟大褂一样。

    陆爱民抱着小孩进浴室,顺便叫陆央来帮忙,因为他觉得待会小孩醒了怕不是要大闹一场,他还真不一定能制得住。可宝贝闺女下的命令必须完成,不就是洗个澡?陆爱民还不信了,他跟陆央爷俩弄不住这一个小娃!

    陆央应了一声,爷俩走没两步不约而同地停了,陆爱民黑着脸:“乖妞,你跟着干啥?”

    玲珑回答:“我监工啊!”

    “监啥工!他可是个男的!你坐外面等着!”

    玲珑不高兴地嘟嘴:“好吧。”

    陆央还不放心呢:“不许偷看。”

    玲珑:???

    她是那种会偷看的人?一个人类幼崽而已,还是丑八怪,有什么值得看的价值吗?她喜欢的是身高腿长腰细屁股翘有八块腹肌的美男子好不啦!

    不过也就过了没几分钟,浴室里就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玲珑噌的一下站起来朝浴室跑,从门边露出一颗小脑袋。

    就见小孩满身是水疯狂挣扎。他浑身是伤,说是洗澡,其实是一点点给他擦身子,在医院的时候为了处理伤口也擦了一遍,擦不干净……因为他看起来得好几年没洗过澡了,身上的灰一层一层的,还得用热毛巾泡软了一点点搓。

    玲珑看着都恶心,她爹跟她蛋蛋哥哥却并不嫌弃,而是全神贯注地投身于这清洗小孩的伟大事业里——把小孩抱进去调水温的时候,陆爱民就把他的来历跟陆央说了,陆央听完半晌没说话,像他们家这样的,毕竟是少数,这世上还是有很多很多无法挽回的悲剧。

    小孩睁眼的那一瞬间,把陆央吓了一跳,谁在生活在见过正常人长了一双蛇一样的竖瞳啊!别说是陆央,就是陆爱民看久了都有点瘆得慌,尤其这小孩两颗眼珠子黑溜溜的,眼白又特别白,于是看起来就更吓人了。

    但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可怜的孩子而已。

    因为长了一双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眼睛,就理所当然要遭受这样的命运吗?

    太不公平了吧。

    玲珑看着里面上演世界大战,她爹跟她蛋蛋哥哥都跟着被弄得一身湿,真不知道这小孩在挣扎了一天之后是哪里来的这么多力气,他不会累吗?

    小孩挣扎间与门口的玲珑四目相对,他还记得她,潜意识里觉得他们是天差地别的人,两只竖瞳一眨不眨地看向门边,连挣扎都缓和了下来。玲珑想了想,闭上眼睛,复又睁开,露出一双金色的竖瞳来,只是片刻,稍纵即逝。

    那小孩却瞪大了眼!

    然后她冲他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唇上竖着,他应该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不安彷徨的灵魂却得到了抚慰,似乎明白她是要他安静一点。

    陆爱民父子俩完全不知道小孩咋突然安静了,但好处是能赶紧把他洗干净,当然还得注意伤口防水,陆央灵机一动,找来保鲜膜把小孩缠绕了好几层,这下就好洗了,可他实在是太脏,足足洗了快三个小时,再换下来的水才是清澈的。

    值得一提的是许是好几年没洗澡身上全是灰,洗干净之后玲珑发现小孩也不是特别黑,相反在那些晒不到光的地方还很白,就是皮肤粗糙,没有她的白嫩。

    她捏了捏小孩的脸,一点肉没有,骷髅架子一样,因此显得眼睛格外大,竖瞳也格外显眼。

    “妞妞!”

    陆爱民吓了一跳,怕小孩攻击自己宝贝闺女。

    小孩却没有任何过激行为跟动作,只是安静地看着玲珑,盯着她的眼睛,似乎在奇怪,刚才自己见到的那双金色的竖瞳怎么不见了,她的眼睛怎么变得和其他人一模一样了。

    玲珑变出竖瞳只是为了安抚他,可没有一直使用的意思,她伸手点了点小孩的眼睛,他便感到一阵疲倦,眼睛睁不开,没一会儿,就往后倒去,睡着了。

    陆婆子端着加了牛奶跟碾碎的坚果粒的麦片站在门口,“那娃儿咋样?要不要吃点东西?”

    “在医院的时候不是打了葡萄糖吗,明天再吃应该也可以。”陆爱民说。“行了娘,你们都收拾下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上学呢。”

    陆央早就顶不住了,看下时间都快两点了,赶紧捞起妹妹走人。玲珑亲了爹、奶、哥哥一人一口,陈香兰睡前也来看看她,跟她说了些话,确认她是真的想要那个小孩当弟弟,又亲亲她的小脸蛋,给她把被子掖好才回房。

    然后……第二天她就起不来了。

    陈香兰来叫她起床的时候发脾气,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条小虫翻来滚去,叫的多了还哭鼻子,陈香兰没办法,抱着哄了好久也不行,只好打电话给她班主任请一天假,陆央昨天也没睡好,眼底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干脆就做主兄妹俩一起在家休息一天,反正成绩都好,少上一天课也无所谓。

    不得不说,陆家爹娘对孩子可以说是相当的开明跟宽容。

    于是玲珑睡了个饱。她本身并不需要睡眠,但是既然模拟了人类的形态,自然要模拟到底。

    她是被陆央叫醒的,这回是睡好了,也有精神,陆央把她从床上捞起来,送到洗手间,挤好牙膏接好水,出去给她找衣服。玲珑迅速洗漱完跑出来,今天要穿的小裙子已经放在了床上,她直接脱掉睡裙,被陆央黑着脸抓住:“干啥呢!哥哥还在这!”

    玲珑眨眨眼:“我不介意哥哥看呀!”

    切,小萝卜头有什么好看的,陆央捧住妹妹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妞妞不是说自己是大姑娘了吗?那换衣服就不可以给男生看哦,包括爹跟哥哥在内。”

    玲珑说了那些话之后,陆央就考虑过了,也跟陆徽还有陆爱民说过,哪怕是亲密的父女、兄妹,在玲珑有了两性意识后都应该注意,她是小淑女了,不可以看她换衣服,不可以搂着她一起睡觉,进她的房间一定要敲门——父子三人悲痛不舍地达成了共识。

    总感觉她昨天还是吐泡泡的小奶娃,今天都是可以自己换衣服自己睡觉不用人带的小姑娘了。

    玲珑点点头:“那我记得了。”

    陆央赞赏地亲亲她:“乖妞真棒,哥哥去隔壁房间看看,你先换衣服。”

    走了两步又回来,跑到玲珑梳妆台上挖了一坨儿童牛奶霜,给她抹了小脸小手才走人。

    玲珑换好衣服,穿上鞋子也去隔壁房间,小孩已经醒了,裹着被子缩在床角,跟陆央互相瞪眼。

    陆央实在是很难对这小屁孩有任何好感,来抢妹妹的,他难道还要鼓掌欢迎不成?他是不喜欢他,可也没必要这么夸张,一进门,这小子就裹了被子朝床角藏,活似他是魔鬼。

    但是看到他妹的时候居然眼睛一亮!

    陆央昨天被吓了一跳之后就对小孩的竖瞳免疫了,瞪他,偷偷用口型威胁他:不许看我妹!

    小孩虽然不会说话,但对其他人说什么还是能听个七七八八,他却没有理会陆央,仍然盯着玲珑的眼睛看。

    玲珑知道他想看什么,就对陆央说:“蛋蛋哥哥我好饿啊!你下去看阿姨做了什么饭好不好,我带弟弟一起去吃。”

    陆央想拒绝,可妹妹拿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他,他立马溃不成军,很没出息地哦了一声,乖乖下楼去,临去前趁着玲珑没注意还握拳威胁床上的小屁孩,意思是你要敢欺负我妹待会儿我揍你!

    小孩却一点也不怕,或者说,他不怕任何人。

    那些要打他践踏他的人,早就拿着武器上来了,才不会像这个人一样,只会挥舞拳头,可给他洗澡上药的手却轻柔无比。

    越是面临过无边的恶意,便越是能察觉善意的真诚。

    玲珑踢掉小鞋子爬上床,歪着脑袋看看他,虽然对亲爹夸下海口她来养,但其实剧本已经写好了。

    小孩先在家里住,得先学说话跟正常走路,那这个她每天要上学当然没时间,所以她决定让奶、爹、娘三个人轮流教,尤其是娘跟奶的工作比较灵活,甚至可以把小孩带在身边,她只要每天放学回家验收成果就可以了——养幼崽不是很简单嘛!给口吃的跟地方住还不行?

    不要太贪心哦!

    她伸出一根细细的小手指,点在小孩的眉心,闭上眼睛再睁开,便又是一双金色竖瞳,小孩再度瞪大眼,玲珑把袖子往上撸起,给他看自己手臂上细细密密散发着晶莹光芒的龙鳞。

    每一片龙鳞都是完美的艺术品,令人感叹龙的美丽与神奇,小孩也很吃惊,他被这耀眼的龙鳞所蛊惑,慢慢从被子里爬出来,爬到玲珑身边,触摸她无比美丽的鳞片。

    但也仅是瞬间,她就变成了那个黑发黑眼睛的漂亮小姑娘。

    “你不是怪物。”她说。

    她知道他能听懂。

    “既然生在天地间,便是自然。”玲珑摸了摸他的眼睛,“这个眼睛很漂亮。”

    她很能欣赏美丽,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也无论圆瞳与竖瞳。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妖怪,是异类,那没关系。”她咧开小嘴灿烂一笑,“我也是。”

    陆央不懂啊,他不懂自己就是下去看看早饭,吩咐阿姨再煎个豆腐卷,也就五分钟,再上来,这小屁孩咋就成了他宝贝妹妹的跟屁虫?走哪儿跟哪儿,连吃饭都笨笨拙拙地学他的宝贝妞妞拿筷子?!

    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小孩并不是很明白人类世界的规则,他只知道他们叫他妖怪,害怕他、厌恶他、欺凌他,甚至想要他死。潜意识中他也认为自己是个妖怪,可他不想死,他也会怕疼,他也会感到饥饿,他也想要活下去。

    因此,当龙触碰到他百孔千疮却还纯净的灵魂时,他得到了安宁与抚慰,也得到了虔诚与信仰。

    下楼时玲珑拒绝了蛋蛋哥哥抱抱的请求,扶着楼梯回头看小孩,他也很慢很笨地跟着她学,两只手颤颤地抓住楼梯,试着用两只并不协调的脚走路,一个踉跄就左脚绊右脚,好在陆央运动神经发达,眼疾手快一把捞回来,又嫌弃地放到一边:“真是个笨蛋,跟我学!”

    面对玲珑就是另一副面孔了:“乖妞快下去吃饭,我叫阿姨给你煎了豆腐卷,今天早上是你喜欢的地瓜小米粥。”

    玲珑欢呼一声就跑下去了,小孩一见她走,立刻急了,越急越不会走路,看得陆央额头青筋暴跳。

    他抓住他的两只瘦的只有骨头的手,一摸在手里,真是跟七八十的老人一样,皮肤表面龟裂出一条一条的纹路,仿佛老化的树皮。陆央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语气也稍微好了一丢丢:“想追上妞妞,得先学会走路,看着我。”

    小孩仿佛听懂了,仰起小脸看向他。

    真的是,太瘦了。

    这是陆央第一时间的想法,一个孩子,怎么能这么瘦?他小时候家里粮食最短缺那会儿,也没有这么瘦过。奶曾经讲过,饥荒那几年有人活活饿死了,饿的就剩个骨头架子,应该跟这个小孩差不多吧?

    但明明,大家现在的生活都在越来越好啊!

    小孩学着陆央的样子下楼梯,陆央很快发现,小孩很聪明,聪明的他只教了一遍,示范了一遍,他就领悟的差不多了,接下来陆央只是在边上跟着防止他摔倒,小孩就艰难却又稳当地走了十几层台阶。

    他习惯了四肢着地爬行,对两条腿走路很陌生,陆央看出来了。

    首次这样走路对小孩来说很吃力,额头顿时沁出一片汗珠,可一楼餐厅的玲珑对着他挥挥手,他的竖瞳顿时就亮起来,又有了力气,一步一步朝下挪。

    玲珑在一楼楼梯口等着他,小孩一到,她就像是奖励家人那样亲了他的脸蛋一下:“你真厉害!”

    小孩眼都不眨地看着她,玲珑对他伸出手:“走去吃饭。”

    陆央浑身冒酸水,同情怜悯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吃不完的柠檬,他用力咳了两声,玲珑扭头问:“蛋蛋哥哥嗓子不舒服吗?”

    陆央扶着腰:“哎昨天晚上可能睡落枕了……需要人扶一把呢。”

    “那你扶着腰干什么?”

    陆央:……

    他不由分说地走过来,一只手把妹妹捞到怀里,另一只手勉为其难地捞起小孩,他们家乖妞就很小小一只,这小孩比乖妞还要瘦,陆央几乎感觉不到他的体重。

    “在我们家,学会走路之后就可以让蛋蛋哥哥抱着了。”玲珑满足地贴着陆央的肩膀,“我喜欢让人抱着走。”

    不用动自己的腿真是太好了呢。

    小孩漆黑的竖瞳仍旧盯着她看,全程不给陆央一个眼神儿。

    他身上的伤太多了,医生都说能活到现在,没感染没恶化没生病,科学都解释不来,只能说是命硬。因此早饭也不需要专门配食物,玲珑吃啥他吃啥,玲珑拿豆腐卷,他就跟着拿豆腐卷,玲珑喝了口粥,他也跟着喝粥,还歪七扭八地学玲珑用筷子。

    因为要教小孩用筷子,早饭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吃完早饭玲珑趴在陆央身上讨论要给小孩取个什么名字,陆央说:“这有啥好取的,既然要当我家乖妞的弟弟,当然要按照咱家的规矩来,就叫三蛋吧!”

    他跟大哥都是从大蛋二蛋过来的,凭啥后来的能跳过蛋字?

    玲珑沉思片刻,一拍小手:“妙啊!”

    于是在三蛋还人事不知的时候,他的名字就这么草率的被定了下来——陆三蛋。 166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