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最强赘婿 > 157:舆论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峰直接夺了一名记者的话筒,“咔嚓”一下,结实的话筒在时峰手中好像成了纸做的一般,轻而易举就被折断,“滚,都给我滚!”

    这些人都是受人之托前来闹事的,那人钱财替人消灾,可真要他们牺牲什么,他们可没那个胆量。

    记者们终于都走了,但他们对安瑶、对安家人造成的伤害,这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各大新闻报道里都有关于安瑶不守妇道之类的新闻,甚至一度高居热搜榜。

    网上安露在之前发的那几个安瑶舍己为民的帖子也在一时间变了味道,全都是辱骂诋毁的,说什么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网友们的言论也是十分过分,大多都是在骂安瑶是个*,欠艹之类的……

    安家人只能躲在家里连门也不敢出,一出门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能把他们淹死。

    安家整个死气沉沉,比之先前更加没了生气。

    庞飞昨夜没回,是去找了叶保持,问他有关何伯被杀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

    现在唯一能绊倒罗亮的,也就只有这件事了。

    杀人的李威已经死了,没了关键的证人,线索中断,事情一直搁浅着,进行不下去。

    庞飞是去何伯住的地方巡视调查的,把能调到的监控也都调了,没有任何线索。

    忙碌了一晚,黎明时分才赶回安家,手机上一条推送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正是和安瑶有关的。

    媒体颠倒黑白,局部放大,将安瑶送上风口浪尖。

    底下评论一片谩骂,大多带有侮辱性言辞,实在过分。

    这件事肯定是罗家在背后搞鬼,故意抹黑安瑶和安家,庞飞担心安家人受到这样的言论攻击,加快速度赶回去。

    果然,整个安家死气沉沉的可怕,一走进来就能感觉到沉沉的压抑感。

    曹秀娥和安建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唉声叹气,安露在安瑶的房间门口不停地敲着门。

    见庞飞回来,一家人脸上也没几分欣喜,实在是舆论的风波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人窒息的地步。

    庞飞来到安瑶门口,安露让开身子,不无担忧地说,“我姐从昨天回来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的,姐夫,你快想想办法吧。”

    想什么办法,安瑶现在正是最无助最无奈的时候,她肯定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畏惧外界的一切,这个时候敲门,指望她来开门,显然是不可能的。

    庞飞二话不说转身下楼,安露一头雾水,问他做什么去,庞飞没回应,拉开门就出去了。

    安露好奇跟了出去,只见庞飞如同壁虎一般,顺着墙壁快速爬上去,这是要从窗户进入安瑶的房间?

    “姐夫,小心啊!”

    庞飞很轻松就爬了上去,两层楼的高度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安露赶紧又跑回去,等着庞飞将安瑶的房门打开,等了许久也没动静。

    她猜想庞飞是有自己的办法,便也不做打扰,到了楼下跟安建山和曹秀娥一起坐着。

    房间里,安瑶拉着窗帘,手机关机,电脑的插头拔了,任何通讯设备都被她关闭了。

    她蜷缩在被窝里,只有小小一团。

    这是人在婴儿时期在母亲的*中的姿势,据说当人感受到威胁或者害怕或者无助的时候,就会做出这样的姿势。

    庞飞走过去,轻轻将被子掀开,安瑶慌忙拉住被子盖在自己脸上,“别,别拉。”

    “这里是我们的家,不会有人伤害你的,别怕。”庞飞温声细语,生怕惊扰了她脆弱的心。

    安瑶的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不……不要……”

    印象里安瑶从来都是坚强的,宛若打不到的不倒翁一般,突然之间看到她这般脆弱的样子,庞飞不免心疼的厉害。

    不管怎么说安瑶都是为了帮自己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不管以前她做过怎样的错事,也都该被原谅了。

    过去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面子、尊严、争吵,都是那么的没必要。

    他轻轻在安瑶身边躺下,将这个小小的瘦瘦的身子搂进自己怀里,给她最结实最温暖的怀抱。

    可是,安瑶却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一把将他推开,“别碰我,别碰我……”

    这般激烈的反应着实将庞飞惊着了,似乎安瑶回想起了可怕的事情,那双漆黑的眼眸中满是惊恐的神色。

    庞飞不愿意去问罗亮曾经对她做过什么,那些都不重要,他也从不在意,现在,他只想安瑶赶紧走出心理阴影,赶紧好起来。

    可是,他不追究,并不代表安瑶可以忘记。

    罗亮就是个变态,十足的变态!

    他没有男人的能力,就将怒火和不甘全部发泄到安瑶身上,那些毒打像是种子一般种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刺穿她浑身的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

    她害怕和别人的接触,一个拥抱、一个亲吻,都能让她回想起被罗亮折磨的那些日子。

    可是,这样的代价却什么也换不来,反而将自己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当人无助到极点的时候,是连眼泪都流不出来的,因为心死了,身体麻木了,这个世界好像就与自己无关了。

    庞飞不愿意看见她这样,却又不敢靠近她,只能无助又心疼地站着。

    他不愿离开,哪怕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静静地陪着就好。

    安露时不时往楼上看一眼,“这都五个多小时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姐夫到底在搞什么啊,不行,我得去看看去。”

    安建山让她别去了,“这种事情你帮不上忙的,就让他们两个自己去处理吧。”

    安露抬眼,猛然发现安建山的鬓角多了好多白发,“爸,你……”

    曹秀娥被她这一叫也发现了,“老安,你……你的头发……”

    安建山无动于衷,面色依旧沉重。

    出了这样的事情,谁心里都不好受,到底是上了年纪,经不起折腾,愁白头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话虽这样说,可这些刺眼的白发看在曹秀娥和安露眼中,却是那样的扎眼。

    心情再不好,饭总归是要吃的,安露让张婶准备做饭,张婶应了声,说她出去买点排骨回来。

    安家人不高兴,她也跟着难受,在这个家干了这么多年了,早已是这个家中的一份子了。

    张婶出去没多久,就捂着脑袋跑回来了,说是她刚走出小区就被人丢鸡蛋砖块,吓的她赶紧跑了回来。

    安露怒气冲冲站起来,“谁啊,这么缺德?”

    “二小姐,我没事,就是擦破点皮,你别生气了。大不了我等晚上再出去买就是了……”

    这不是吃饭的问题,而是欺人太甚的问题。

    舆论攻击也就罢了,现在还人身攻击了,真叫人不活了?

    安露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怒气冲冲跑出去,“我倒要看看,谁敢给我丢鸡蛋?”

    “哎呀,这可不得了啊,太太、老爷,二小姐这……”

    “快、快去叫庞飞下来。”整个安家能拦住安露的,也就只有庞飞了,曹秀娥担心的要命,真怕安露这疯丫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张婶赶紧跑上去,“姑爷,姑爷你快出来看看啊,二小姐拿着菜刀跑出去了……”

    庞飞皱眉,开门出来。

    张婶一遍遍重复着刚才的话。

    庞飞二话不说追出去,安露一路走一路大喊,“我看谁嘴那么贱,有本事站出来啊!”

    围观人群越来越多,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安露越看越来气,挥舞着手中的菜刀,“说,我让你们说,来,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大声说出来,看我不砍了你的舌头。不怕死的就继续,说啊!”

    菜刀在围观人群面前划过,大家都吓的不轻,窃窃私语的声音终于停止了。

    安露不依不饶,问刚才是谁给张婶丢的鸡蛋,还用石头砸伤了她,没人作声,人群慢慢解散。

    安露抓住一个平日里就爱嚼舌根说闲话的老太婆,用刀子威胁她,“说,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那老太婆都快吓尿了,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安露丢了老太婆又去抓下一个人,手腕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抬头一看,竟是庞飞。

    “别闹了!”

    “我没闹,是这些人太过分了,张婶的脑袋都被他们砸破了,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以后不敢再这样。”

    胡闹!

    万一有人报警,或者向物业投诉,她可就惹上麻烦了。

    庞飞将菜刀夺了,拉着安露往回走。

    “站住!”到底还是来晚了,有人报了警,辖区派出所的人已经来了。

    庞飞连忙解释,“误会,一场误会。”

    “有人告你们行凶伤人,走,跟我们去派出所走一趟。”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说。

    安露大呼冤枉,“你看我这菜刀多干净,我伤什么人了我,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而已好吧。”

    “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的,现在你得跟我们去派出所一趟。”年轻的警察说。

    安露想再说什么,被庞飞拦住了,“去走一趟吧。”

    这事有蹊跷,去了正好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