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论皇子的一百种养成方式 > 第22章:皎皎月下展笑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笙歌快起来,娘原谅你了。”夜夫人扶起夜笙歌,她心底真的没有恨了。

    “娘……”夜笙歌站起来,看着夜夫人落了泪,眼眶红红的,她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转变是对的,小九曾对她说过,只要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

    “娘,天色不早,就不打扰娘休息了。”夜笙歌打开房门,她一直觉得门外有人,但是她知道那是夜将军。

    果然,夜笙歌走后,夜将军抬脚进了放假,看到夜夫人流泪的模样,连忙心疼的询问“月兰,怎么了?”

    “将军,不过是想到了一些往事罢了。”夜夫人连忙擦去眼泪,笑脸相迎。

    “夫人,幸苦你了,我会一直都陪着你,哪儿也不去。”夜将军不怎么会安慰人,但他知道,一定要让明兰明白他的心意,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

    “夫君,你刚才就是在外面吗,我们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见。”夜夫人询问,夜笙歌才刚刚出去,他就进来了,只能说他已经在外面好一段时间了吧。

    “是,我都听见了你们之间说的话,这么多年,委屈你了,以后我会对你好,孩子们也都会对你好。”夜将军语气柔和的说道。

    “夫君……”夜夫人心里十分感动,只要能够明白他的心意,一切比什么都重要,她觉得自己非常幸福,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诸多不如意的事情,不过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人也只会越来越幸福。

    再说这夜深歌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古代的夜晚没有乐子,比较无趣,但是她不习惯早睡,就喜欢在院子里练练剑法,毕竟她剑法不是很好。

    练累了就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发呆,或者就想一些事情。

    今日练剑才练了一会儿,心里烦躁,将剑丢在一边,坐到石凳上。

    趴在桌子上,不知怎的,就睡着了,梦到了上辈子的事情。

    你送我这个做什么?

    这个叫做玲珑骰子,是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梦里,那个人依旧是笑如春风,声音温柔,就像初春的阳光,让人觉得温暖无比。

    你这是在像我表白?

    嗯,我喜欢你。

    ……

    五溪,我从来都没想到过你会害我,你不是那么的喜欢我么?

    我突然没有了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小夜,小夜,你一定要醒过来,不要死,我求你,我求你我求你求你,不要死。

    或许是夜晚的风太冷了,夜笙歌打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身上披着一件风衣。

    “五溪,谢谢。”夜笙歌知道是五溪给她拿来的披风,自从十年前自己从人贩子手里救了这个孤儿的命,他就一直跟随着她,不爱说话,也不愿与人交流,对她倒是不错。

    “五溪,你不用一直跟着我的,你在武术上很有造诣,有没有想过要去闯荡江湖?”夜笙歌询问,她从来都没有将他强留的意思,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限制一个人的自由和追求。

    “自小姐救我的那天起,我这一生,唯一的愿意,就是守在小姐身边,保护小姐的安危。”五溪依然是相同的回答,这个问题,夜笙歌已经问他很多次了。

    “五溪,十年了,救命之恩你早就报答完了。”夜笙歌听到了一模一样的答案,有些无奈。

    “能保护小姐,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誉。”五溪说完,便不再开口。

    夜笙歌看着隐在暗处的人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五溪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生了重病没钱医治,被家人卖给了人贩子骗钱,当初他跟着自己,可怜兮兮的说着自己无家可归,她心软,收留了他,也救了他。

    “小姐,有人来了。”五溪出言提醒。

    “嗯。”夜笙歌也听到了房上瓦砾发出的声音,才三个呼吸的时间,一个黑影从屋顶落下来,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四皇子,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夜笙歌看来人是四皇子,他穿了一身墨绿色的衣服,披着黑色披风,她不由得有些好奇,她越来越觉得这平丘远道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我无聊呢,这不是被父皇和皇兄管得严了,无处可去,只好来你这里打发时间。”平丘远道十分直白的说着,明明是心里想见她,可以见到她,心中紧张,就说出了一句违心的话。

    “你来便来,还说这样的话,你说我不会不生气了想打人?”夜笙歌看着他,院子有些暗,离得远了,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仔细一看,竟然觉得看不清脸的平丘远道和平风公子身影有几分相似,不过很快,她就否定了。

    “夜小姐,别生气,我来,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平丘远道得意洋洋的说道。

    “去哪里?”夜笙歌不知道他来找自己做什么,看他的神色,不像是来找茬的,况且自己会武功呢。

    “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不然就没意思了。”平丘远道有些神秘的说道。

    “好,我跟你去。”夜笙歌说道,看着暗处的五溪,对五溪又道“你不必跟来,早些休息。”说完话,觉得披风穿着不方便,就将如风脱下,放到桌子上。

    暗中的人不说话,不过却是离开了。

    “既然要带我去,你就带路。”夜笙歌看着平丘远道,虽不知道他的目的,但觉得他也不像是坏人,况且他打不过自己呢。

    “好,跟我来。”远道有些高兴,说完后转身跃上高墙,却一个不小心踩空,从上面摔下来。

    夜笙歌见状,纵身一跃,接住他,带着远道上了高墙,高墙在是其他的院子,再往外走,就是将军府的围墙。

    她松开远道,让他站好,远道这才缓过神来,还好月光照不到他的脸,不然一定很红。

    “多谢。”远道拱手道谢。

    “不必谢,轻功不好,以后找我,不必翻墙,走大门进来就是了。”夜笙歌说道。

    “真的,你不会又将我打出去?”远道有些开心,看来夜笙歌不怎么讨厌他了。

    “只要你不找死,我也可以做个温柔的夜家小姐。”夜笙歌语气平和的说着。

    “夜小姐,跟我来。”远道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使用轻功赶路,他要去的地方,有些远,得快一些去。

    夜笙歌跟在他后面,出了将军府,转过几条街道,出城去了,在翻城墙的时候,夜笙歌怕他被摔死,就直接拉着他的手,远道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出了城,走了许久,又穿过一片树林,现在是夏天,林子里偶尔会有几只萤火虫也是见怪不怪。

    穿过漆黑的林子,眼前豁然开朗,林中是一处湖泊,湖泊里倒映这皎皎月光,湖面上飞舞着许多萤火虫,它们散发着荧光,星星点灯,就像满天繁星。

    今晚的月亮残缺,月光也只能让人看得见一点影子,这样的天气,出来看萤火虫就非常的不错。

    “竟然还有这样美的地方。”夜笙歌看着湖面上飞舞的萤火虫,湖中印着倒映,很美,虽然不是她见过的最美的风景,却也足够让她难以忘记。

    “这个地方只有我知道,而且我从来都不告诉别人的。”远道说着,看着身旁的夜笙歌,将自己的披风取下,双手奉给她。

    夜笙歌笑盈盈的接过披风,披在自己身上,这时,两只萤火虫从他眼前飞过,她看到了他眼中深情的目光,可很快,萤火虫飞走了,她又看得没那么清楚。

    “既然你从来都不告诉别人,那你为何要告诉我?”夜笙歌也不再看他而是看着远处的萤火虫,那湖面上似乎飘着什么东西,引得萤火虫总喜欢飞到那里,或许这就是这里有这么多萤火虫的原因。

    “我做事向来都是随心所欲的,我想让你看,就带你来了,不需要理由。”远道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

    远处的树上,一个黑影看着湖边的两人,手里拿着披风,只是站在那里,融进黑暗,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花四爷,四皇子,平丘远道,到底哪一个才是你,风流潇洒是你,还是现在的是你?”夜笙歌饶有趣味的询问,或许他什么也不会告诉自己,但她相信,以后两人相处时间久了,他会说的。

    “我花四爷自然是吃喝嫖赌往往都会,风流成性是我,现在在你面前的也是我,以后我们就凑合着过吧!”远道笑嘻嘻的说着。

    “今天我心情不错,所以就饶你一命,等你娶我过门了,你要是赌,我就打断你的手,要是嫖,我就打断你的腿,要是夜不归宿,或者其他的,你最好先准备好棺吧。”夜笙歌笑盈盈的说道,她今天心情是真的不错,也不打算计较远道说的话,左右自己还没进门了。

    “夜笙歌,你果然是个莽夫,不过也有温柔的时候,比如方才你接住了我,比如你笑得时候,很美。”远道看着她说道。

    “是么?”夜笙歌转身,看着眼前的人,这人笑盈盈的,比自己高出许多,就站在她面前,或许是夜色太美了,所以眼前的这个人,她都觉得是没好的。

    “夜笙歌,做我的妻子,你觉得委屈吗。”月色下,远道期待的询问着,看着眼前的女子,他心中有许多情话,却不敢贸然说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