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论皇子的一百种养成方式 > 第34章:风光出嫁出闹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快就到了夜笙歌出嫁的那天,五月初七是个大好的日子,唯一不足的是皇子府正好在将军府东方,今天诸事顺利,唯独忌东方,所以轿子出门得走东方,这不,夜夫人正在一遍一遍的嘱咐下人去安排妥当。

    夜笙歌也梳妆打扮好,穿了一身鲜红色的嫁衣,宽大的衣袍上用金丝绣着几只飞舞的蝴蝶,裙摆上绣的是盛开牡丹。

    丫鬟将金丝绣花的腰带系在夜笙歌盈盈一握的腰上,更将她窈窕身姿展现出来。

    青粉画眉,珍珠粉擦脸,丫鬟微微冰凉的手指点了胭脂涂在涂在眼皮上,脸上也添红润,再是咬住胭脂纸,双唇也成红色,微微一笑,成熟妩媚,也算是窈窕佳人。

    墨色长发缠绕在一根白玉发簪上,丫鬟拿着发簪一转一插,长发就被固定好了,只留一丝长发,接着就是金步摇戴在头顶,各种做工精细的头饰戴上,金色耳环,首饰,镜中的她,俨然一副贵夫人打扮,高贵典雅。

    夜笙歌感觉自己的头上一定是十来斤的东西,紧紧的头发,让她感到脸都快要被扯变形了,她也抗义过,可丫鬟说了,不这么做,很快发型就会松,到时候会很丑。

    “笙歌,从今日起,出了这个门,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相夫教子,做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夜夫人拉着夜笙歌的手,红色香囊也放到她手里,眼中有泪花闪闪,却不愿意在这个大喜的日子落泪。

    “哇~长姐今天真漂亮,那四皇子能娶到姐夫,那是他的福气。”夜洛欢穿了一身淡红色的衣裳进屋,看着长姐盛装打扮,她心里羡慕又有些失落,以后就不能经常看到姐姐了。

    “洛欢,以后你和云钰要好好照顾爹爹娘亲,好好照顾自己。”夜笙歌从丫鬟手里拿过自己提前准备的红色香囊递给她,这几年是自己给她的出门礼。

    “新郎来啦,新郎过门槛,新娘掩妆颜。”门外,听得到热热闹闹的声音和媒人的喊声。

    洛欢从丫鬟手里接过丫鬟手中的盖头,轻轻为夜笙歌盖上,一旁的丫鬟大声说道“新娘盖盖头,新郎门外侯。”

    盖上盖头,夜夫人拉着夜笙歌走到门外,夜云钰等在那里,弯着腰,夜笙歌随着夜夫人的引导,趴在夜云钰背上,夜云钰背起夜笙歌,身旁的丫鬟又喊“新娘不落地,年年是新婚。”

    夜笙歌趴在夜云钰背上,透过盖头,看着地面,视线有些模糊,今日之后,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长姐,若你过得不好,就回来,爹爹说了,咱家家大业大,不必在乎其他。”夜云钰背着夜笙歌,心中有些五味陈杂,自己和这个长姐都没怎么好好相处,现在就要成了别人家的了,心中不舍,也有些惆怅。

    “云钰,以后你就是家里最大的,自己照顾家里的人,有什么困难,不必害怕,我永远是你的长姐,天塌下来,有我在。”夜笙歌低声说完,夜云钰就跨出了院子,院子外面的院子站满了人,不过都是家里的人。

    为了能让长姐听清楚每个人说得话,夜云钰走得很慢很慢。

    “笙歌,这里永远是你的家,要经常回来看看我和你娘。”夜将军不舍的说道,对于这个女儿,他心中又愧疚。

    “笙歌,除了夜家,柳家也是你的家人,可别忘了我们。”夜笙歌听着大舅、大舅娘的话,心中五味陈杂,明明皇子府离将军府不过一个时辰的马车,却弄得像分别一样。

    “笙歌妹妹,可别忘了你的五位哥哥。”柳笙无开口说道。

    夜笙歌感觉自己的眼泪受不住的掉下来,原来自己现在竟然已经有些有么多的亲人,自己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了。

    过了这个院子,下个院子就能看到穿着大红袍子的平丘远道,他一脸正色的看着夜笙歌。

    夜云钰将夜笙歌放下了,让她站在红色毯子上,夜将军夜夫人站在夜笙歌的身后。

    平丘远道信步上前,对着夜笙歌和夜笙歌的父母拜了三拜,这才上前,将夜笙歌横抱起来。

    “新郎新郎拜三拜,抱着新娘上花车。”媒人又喊道,所有来客欢呼不断,平丘远道抱着夜笙歌,在所有人的簇拥下朝着门外走去。

    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能让人看得清楚哭。

    夜笙歌将靠在平丘远道的怀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幸福,也很期待,还有些忐忑。

    到了将军府外面,街道上百姓早已期待顿时,个个都期待的看着。

    车夫抬来大红色的木凳放好,拉开马车的红色帘子,平丘远道将夜笙歌轻轻放下,让她站在凳子上上马车。

    “夜家新娘皇家郎,天造地设成一双,如今已是着红装,夫妻白头恩爱长。”媒人用她特有的声音喊道,在场的人纷纷喝彩,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响起,花轿出发,花轿后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再是夜家的送嫁对于,整整九十九挑嫁妆,声势浩大,羡煞旁人,花轿在热热闹闹的敲锣打鼓中渐行渐远。

    五溪看着渐渐离去的马车,也只是看着,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所以不曾奢望。

    到了皇子府,跨过马鞍,有过火盆,平丘远道牵着夜笙歌的手,一路低声提醒她,到了大厅,皇帝和皇后坐在高堂,随后侧位是四皇子的生母贤惠妃,因为贤惠妃在十年前就病死了,所以就没有设侧位。

    基本上满朝文武都来了,说说笑笑,恭喜的话语不断,拜过天地,平丘远道揭了夜笙歌的盖头,她不俗的容颜惊艳到了在场的人,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传言中彪悍的夜家大小姐居然长得窈窕淑女,娇小得紧。

    夜笙歌和平丘远道跪着给皇帝皇后敬茶,皇帝皇后也递了一人一个红包,之后又是繁琐的事情后,夜笙歌这才被送进新房。

    进了房间,夜笙歌才觉得自己送了口气,要是再有其他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当真是快没命了。

    就这样,经过漫长漫长的等待,终于到了夜晚,宾客散尽。

    她的肚子饿得不行,奈何平丘远道还没到,她又不能吃东西,只能看着满桌的糕点。

    “远道怎么还没来,宾客不是都走了吗?”夜笙歌实在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丫鬟支支吾吾,不知道该不该说,最后只能闭上嘴,低着头,降低存在感。

    “我问你话呢。”夜笙歌提醒道,语气还算平静。

    “哎呦,皇子妃不用着急,今日宾客太多,皇子这会儿快来了。”一位嬷嬷笑容满面的走进来,满脸堆笑。

    “嗯,知道了。”夜笙歌不再搭话,靠在床上,等着,等了差不多两个钟,她就觉得不耐烦了,说道“你们找人出去问问,看看是怎么回事。”

    “皇子妃不要着急,皇子会来的。”老嬷嬷又开口客客气气的说道,却没让丫鬟去打探情况的打算。

    “五溪,去看看。”夜笙歌也不打算同他们计较,见嬷嬷满脸堆笑,丫鬟脸色却不怎么好,她也不再问他们。

    嬷嬷和丫鬟不知道夜笙歌再对谁说话,也不在意。

    过了一会儿,夜笙歌听到了细微的动静,五溪的声音穿进房里说道“主子,四皇子去了春晚楼,才出去一会。”

    “哼,平丘远道,好大的胆子?”夜笙歌说罢将玉簪子一拔,头发松散开开,头上的装饰品掉在床上,她拿了红绳,扎了个马尾变要出去。

    “皇子妃,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你这样子,不符合规矩。”嬷嬷拦住了夜笙歌的去路。

    “去哪里你能管得了我?让开。”夜笙歌不客气的说道,杀气四起,嬷嬷丫鬟害怕的后退了,夜笙歌的名头她们可听过,连主子都敢打,更何况是她们。

    夜笙歌一身红袍,使这轻功,越过高墙,不见了踪迹。

    春晚楼门口,平丘远道的出现,让所有人都震惊了,整个皇城谁不知道四皇子今日大婚,怎么这会儿就跑到青楼来了。

    “哎呦,四爷~您怎么来了,是想莞莞了吗?”一位身姿妖娆的女子扭着腰走出来,她衣着暴露,风情万种的挽着平丘远道的手。

    “自然是想莞莞了,要不是今日父皇拦着我,这婚我才不结呢,那夜小姐哪里比得过你的风情万种。”平丘远道很自然的搂着莞莞的腰,正要踏进春晚楼,就被一道红色身影拦住去路。

    “平丘远道,我说过,你要是敢嫖,我就打断你的腿。”夜笙歌一身红嫁衣,突然出现,一掌打入,浑厚的内力将平丘远道大飞出去,怀里的莞莞则被夜笙歌反手拉住,让她站稳,免得摔倒。

    平丘远道从地上爬起来,有些畏惧的看着夜笙歌道“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想你了。”夜笙歌松开莞莞,笑盈盈的走向平丘远道,见他转身要跑,又是一掌,远道又摔在地上,摔了一脸得灰。

    “你还想跑?”她说着,走到远道身旁,弯腰,一手掐着平丘远道的后脑勺,竟然活生生的将他踢起来,让他背对着站在她的面前。

    在场的人惊讶得嘴里能塞下两个鸡蛋,都说夜笙歌彪悍,可没想到竟然彪悍成这样,单手就能提起一个高过自己大半截的汉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