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余生情深皆为你 > 第二十九章 我对你没感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易安冷不丁的收回脚,站起身,走了几步,站在夏语眼前,微低头,俯视着她。

    “我欺负人还用得着偷偷摸摸?夏语同学,在没证据前,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

    他说话时的热气尽数喷洒在夏语脸上,脸蓦地热了起来,她攥紧手,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但……但你之前说过不会放过秦杰的。”夏语紧张到舌头打结,怔怔的望着那张清俊又干净的脸。

    何易安眼里泛着丝丝冷意,“我做事从来都是坦荡荡的,不是我做的我绝不会认,还请你回去查清楚真相再来跟我对质。”

    话音刚落,他冷觑了她一眼后,插着兜往自己的座位上走。

    夏语匆忙的去拉他的衣袖,却不想身体一个踉跄,毫无防备的往前面的人扑去,何易安也没料到这猝不及防的一幕,刚有预感转身,就被人压在地面上了。

    颈间沾有点湿润,鼻尖尽是女生特有的香味。

    夏语惊魂未定的趴在何易安身上,劲瘦而有力,滚烫的气息扑鼻而来,心砰砰的从胸膛跳跃着,脸颊上泛起了红晕。

    就这样,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两人之间弥漫着暧昧的氛围。

    何易安感受到胸前的柔软,脑子突然炸开了花似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僵硬着身体,夏语还无意的蹭了蹭他的胸膛。

    他猛地推开她,从地上站起身,脸上的冷意更甚。

    “夏语,别以为你倒贴,我就会喜欢你,我告诉你,再怎么样我也对你没感觉。”

    冷冽的语调袭向夏语,她坐在地上,原本泛起红晕的脸瞬间变得苍白。

    这话听在耳里无疑是在羞辱她。

    夏语的眼眶微红,仰起头看着何易安,他眼底泛起的冷气就像一盆冰水把她从头淋到脚。

    她受不了这样的对待,也开始口不择言:“我有自己的男朋友,也不稀罕你喜欢我,也不需要你对我有感觉。”

    何易安闻言,身体僵住,他紧攥着手,心里的怒气层层上升,听别人传言是一回事,现在夏语自己承认又是一回事,前几天的烦躁和沉闷齐涌上心。

    “滚!”他冷冷出声,指着门口。

    夏语怔怔的望着他这无情的面孔,热血沸腾的心瞬间凉到底。

    难道他就从来没有给过她一点信任吗?

    她越想心就越疼,仿佛此时扒开,那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许久,她在心底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句:何易安,你那颗心我不暖了!我不要再喜欢你了!

    霎时眼泪便无声无息的从脸上一颗颗滚落下来,匆忙起身,红着眼眶往门外跑去。

    秦杰站在门口,不知道听了多少,见夏语捂着脸往楼梯口跑,他深深的看了何易安一眼,迈开腿紧随她的身后。

    何易安挺直的肩膀瞬间耸拉下来,倚在桌子上,盯着一个方向,没有焦距。

    他微低着头,额前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到他在想什么。

    “别扯我,嘘,小声点,还没看到呢。”静谧的教室里突然想起细细碎碎的声音。

    江源,梁涛两人推推搡搡,从门口探出头,准备偷偷看一下,夏语和何易安在谈些什么。

    却只见到何易安孤寂的背影,夏语没了人影。

    “出来!”何易安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

    江源还想着退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讪讪的挠挠头,站直了身,斜了梁涛一个白眼。

    “易……易哥,事情谈完了?”

    “秦杰是怎么回事?”何易安把情绪隐藏好,沉着脸看向江源。

    “秦杰?什么玩意儿?他管我们什么事。”江源跟他打哈哈。

    “说不说?”何易安紧抿着嘴,看得出来心情不是很好,甚至还有点阴沉。

    江源被他的神色吓到,开始支支吾吾的把这几天干的坏事尽数说出来。

    边说边瞄他一眼,只见他的眸光越来越冷。

    “明天去给他道个歉,做这些事你也不觉得丢人!”何易安冷睨着他,淡淡的说出一句话。

    “这……很尴尬耶。”江源囧得挠了挠头,他也只是想报复一下秦杰,谁知道夏语会因为这件事来找何易安。

    “那也是你做的。”

    何易安走回座位,拿出抽屉里的书包,背在肩上,冷冷的走出教室门。

    “都怪你出的馊主意。”江源猛地一拍梁涛的脑袋,他之前想着直接带人搞秦杰一顿出气就好,偏偏梁涛说这样玩才有意思。

    ......

    “夏语,夏语……”

    秦杰扯着嗓音喊她,快步走到她面前顿住,低眸边看到她红着眼眶,脸上还沾有泪水。

    他急忙从兜里拿出纸巾,怜惜的帮她擦了擦,夏语微不可察的躲了躲。

    秦杰僵了下,还是继续帮她擦着眼泪,只不过动作加快了许多。

    夏语夺过他的纸巾,粗鲁的擦完,仰起头,把眼泪给逼回去。

    “夏语,你没事吧?”秦杰心疼的盯着她,鼻子微红,眼睛稍肿,睫毛上还湿哒哒的垂着。

    “没事,让你见笑了。”夏语扯出了个牵强的微笑。

    “没有,何易安跟你说什么了?”秦杰微垂着脑袋,低低的问。

    “没什么,现在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

    夏语很低落,没有心情再跟秦杰聊什么。

    秦杰也没再开口说话,安静的陪着她走到停车区。

    他不经意间抬眼瞥见了不远处的何易安牵着自行车,脸上表情依旧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

    何易安也好像察觉到他的目光,侧过身跟他对视。

    可没两秒,秦杰不自觉的别过视线,就看到树上突然落了一片树叶在夏语的头发上,他轻轻的帮她拂去。

    夏语感觉到头上的压迫感,刚想问怎么了,秦杰把树叶递给她,她勾起嘴角浅浅的笑了下。

    何易安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眼里闪过一丝暗沉,跟江源梁涛踏上自行车,往反方向骑去。

    夏语一个弯腰,又瞥见了何易安的身影,心冷不丁的疼了下。

    “夏语,别以为你倒贴,我就会喜欢你,我告诉你,再怎么样我也对你没感觉。”他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只觉得身体一阵冷,缩了下身子。

    今天要不是他亲口说出这句话,恐怕她还心存念想吧。

    一直以为某一天他会被自己感动,却没想到感动了自己,却厌恶了别人。

    那冰冷的话就像一根细针正往心口上扎,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骑在自行车上,地面渗透的热气却温暖不了她的身体,只知道迎面而来的风跟何易安一样的冷。

    秦杰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有点难受,但此刻她正需要冷静的时候,所以一路无语。

    到了小区,夏语的脸色才好了很多,挥手跟秦杰告别,他喊住了她。

    “怎么了?”夏语问。

    “你跟何易安说的男朋友是指我吗?”秦杰本来还想着,跟夏语再相处一段时间,再告白。

    但他今天下午听到了她跟何易安说的那句话,觉得某些事该提前了。

    夏语微微愣住,还没反应过来,秦杰说的是什么,过了会儿才缓缓想起来。

    她浅笑了下,说:“不是啊,一时冲动说着玩的。”

    眼底匆匆闪过一丝失落。

    她曾经幻想着何易安会是她最骄傲说出的男朋友,却没想到连在别人面前说喜欢他的资格都没有。

    今天还被他狠狠的羞辱了一番,不喜欢,没感觉,这六个字狠狠的把她打入了牢底。

    “这样啊。”秦杰失落的回答,看了她一眼后,微低下头,问:“那你是喜欢何易安吗?”

    “不喜欢。”夏语苦涩的吐出三个字,心头泛酸。

    “不……喜欢吗?”秦杰呢喃着这几个字,很多话想说,却像是卡鱼刺了般,噎在喉咙里。

    你不喜欢的话,怎么会偷偷画他?

    你不喜欢的话,为何因为他的话而伤心掉泪?

    你不喜欢的话,那你眼底的那份失落是什么?

    “……嗯。”夏语犹豫了下,抬眼望着高楼,觉得不仅心口泛酸,眼眶也痒痒的。

    她的肩膀突然被抓住,被迫面对着秦杰,眼底泛着的泪光强逼了回去。

    “夏语,我喜欢你。”秦杰认认真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不过我的喜欢,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身后还有这样的一个我。”

    “我知道,你刚刚都是言不由衷,你是喜欢何易安的,今天你跟他说你有男朋友,那时候我还高兴着,以为你承认我了,但你刚刚说不是,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你不能说的苦衷。”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一直在。”

    夏语对着清澈又干净的眼睛,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她一直把秦杰当做弟弟。

    “秦杰……”

    “好了,我把心里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整个人都轻松了,你也不要有什么负担,听完后,要是觉得没意思就忽略吧。”秦杰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温柔的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不要再为他难过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哭了一点都不好看。”

    说完轻轻的点了下她的脸颊,轻快的语气驱散了刚刚尴尬的氛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