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硬核悍妻:楚少步步紧逼 > 第二十二章 不再撒一波狗粮对不起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台上,看到来人,宋远扬心头一颤。

    楚墨展冷冷的瞥了眼宋父,低声提醒道,“宋先生,这是公共场合,请你管好宋夫人的嘴!”他的声音很低,但当中夹裹的冰冷,让人打心底里发寒。

    宋远扬当即会意,冷着脸朝冉佩琪走去。

    “妈,你弄疼我了。”宋瓷一脸柔弱,一双无辜的眼睛,让旁观者心生不忍。

    冉佩琪听到周围的指责声,怒火攻心的抬起手,就朝着宋瓷的脸上扇去。

    宋瓷紧蹙眉头,看着距离她脸越来越近的手,心中感慨,看来这一巴掌是躲不过了。

    然,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她抬眼看着面前站着的中年男人,有些发怔。

    宋远扬掐着冉佩琪的手,一双眼睛因为愤怒瞪得老大。

    “远扬~”冉佩琪一脸委屈的望着他,不想刚喊出声,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脸上挨了一耳光。

    这一巴掌,响亮无比,全场瞬间安静。

    狠狠瞪了眼捂着脸,一脸震惊的冉佩琪,宋远扬大步走到手舞足蹈的宋语嫣跟前,二话不说,扬起手照样一耳光。

    宋语嫣被打得晕头转向,一下子呆在了原地。她抬起头的时候,鲜血从鼻孔里流出,糊了一脸。

    不过很快,宋语嫣又开始癫狂了起来。

    这模样,刺激得宋远扬双目一阵猩红。他握了握拳,对着冉佩琪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拉下去,不要脸了?!”

    说着,宋父快步走到宋语嫣跟前,拽紧了她的手,强行拖离场地。

    冉佩琪狠狠地瞪了眼宋瓷,灰头土脸的跟着。

    这样热闹,不回去看看,岂不可惜?

    宋瓷这样想着,紧跟其后离开。

    宋家人一走,主委会赶忙维持秩序,晚会继续进行。

    楚墨展担心宋瓷,没心思在这儿继续看下去。他把助理留在现场,自己也驾车悄悄跟了上去。

    宋家。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宋远扬不在压抑怒火,一时间,暴跳如雷,那样子,令冉佩琪胆战心惊。

    再看宋语嫣,此时倒不蹦蹦跳跳,乱嗨乱唱,只是神志不清,坐在沙发上傻笑摇头。

    宋远扬恶狠狠瞪着宋语嫣,站起身准备再打她几巴掌泄愤。

    “远扬,不要,不要……”冉佩琪察觉到他的意图,赶忙跑上前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死死抱住宋父的双腿,哭着摇头,泪眼涟涟。

    “你还维护她,不看看她做了什么?我们宋家的脸全丢光了!”宋远扬气得浑身发抖,好在冉佩琪哭得厉害,一副柔弱不已的样子,倒是将他的怒气浇灭了几分。

    “远扬,我们把嫣儿送去医院吧,她这个样子,我很担心……”见丈夫怒火消减,冉佩琪说好话。

    “不行!”宋远扬冷声打断她,好不容易消减的怒意,顿时又升腾了起来。

    “家丑不可外扬,她的丑态都是自找的。”

    彼时,宋瓷已进家门,恰好听到了这句话。抬眼望着这个冷漠无情的亲生父亲,她的心头无比寒凉。

    “小贱人,要不是你,嫣儿不会遭这个罪!”

    冉佩琪眼尖看到了门口的宋瓷,愤怒的吼着,快步跑去,一把抓住她的手,一个劲儿的怒吼着。

    “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无论你怎样说我,我都不会生气的。妹妹这个样子,我也很痛心,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安置好她,稳定情况啊!”

    冉佩琪也是怒火攻了心,听宋瓷这么说,也觉得在理。于是,她松开手,跑去安抚女儿。

    “爸,您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宋瓷趁机跑过去,懂事的安慰。

    “哎,家门不幸啊!”宋远扬望着这个不受待见的女儿,心头升起一丝愧疚。

    “小瓷啊,还是你懂事。你妹妹,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宋远扬的肺腑之言,令冉佩琪心头一紧,她默不作声的看了眼宋瓷,未免丈夫不满,一句话也没多说,只是照顾宋语嫣。

    最后,一场大戏终于落幕,几人心思各异的回了房间。

    宋瓷坐在大床上,望着窗外的星子发呆。

    今天虽然初战告捷,可是她知道,只要宋语嫣神志清醒过来,冉佩琪就会更怀疑她。到时候,恐怕就不这么好蒙混过关了。

    此时,别墅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车旁,一个高大的男性身影巍然伫立。

    楚墨展望着宋瓷所在的房间,见灯亮起,悬着的心才缓缓放下。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男人并未离开,而是一直默默地守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餐,躺在床上的宋语嫣惊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一直守在旁边的冉佩琪听到动静,赶忙起身。

    “嫣儿,你怎么了,别吓妈啊!”看到女儿一脸迷茫,冉佩琪连忙抓住她的手,一脸担心。

    “妈,我昨天……”

    那些丢脸事,一件件全都涌上了心头。意外,宋语嫣居然没有哭,而是望着冉佩琪道,“对不起,我昨天连累你也被爸骂了。”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了。”冉佩琪抱着女儿,一脸激动的哭着。

    “嫣儿,你昨天不是把手绢给宋瓷了吗?为什么会变成那副样子,她怎么一点事都没有?你告诉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妈,就是宋瓷,都是那个贱人害的我!”宋语嫣咬牙切齿,将卫生间发生的经过细细说给母亲。

    “真是她!贱蹄子,果然是回来报复了的。”冉佩琪面色一变再变,多少有些忧色。

    “报复!?妈,不管怎样。她让我饱受屈辱,我一定要弄死她!她不死,我难消心头之恨!”宋语嫣握着拳,眼睛像是淬了毒般狠厉。

    “嫣儿,你听妈说,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不,妈,我真的忍不下去了!我现在看到那个贱人,就恨不能杀了她!”宋语嫣怒不可遏的说道。

    冉佩琪平心静气的拍着女儿的后背,“听妈的话,你爸爸现在很看重那个小贱人,你要是轻举妄动,恐怕会惹恼了他!”

    “可是我……”

    “听妈的!这件事,妈会处理!”冉佩琪一脸自信,阴森的笑着,“宋瓷那个蠢妈都被我活活弄死,她也是一个下场,你等着瞧吧!”

    “那好吧!”无奈,宋语嫣只能假意答应,但心里却在谋划如何报复宋瓷。

    次日,宋瓷坐在院子里看书。蓦地,她感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闪而过。目光一紧,马上往那边看去。

    只见一个穿佣人服的女佣迅速矮下身,藏在一片灌木丛里。

    那女佣动作极快,但宋瓷还是看清楚那人的脸。如果没记错,她好像叫素素,是冉佩琪手下最得力的女佣,常常仗着宋夫人的势,欺负其他佣人。

    宋瓷嘴角一勾,如今这女佣鬼鬼祟祟躲在她的周围,其心,昭然若揭。

    不露声色的收回目光,她低头继续阅读书籍。

    接下来的几天,宋瓷无视暗中监视她的女佣,仍旧我行我素的继续玩乐。每次嗨皮归家,她都会大声的将今天遇到的新鲜事告知宋远扬。

    当然,这话其实是说给宋语嫣听的。

    由于之前的几件丑事,宋语嫣被彻底关了禁闭。有句话说得好,人越是没什么,就越想要什么。

    这不,当听到宋瓷在外面玩得欢天喜地,毫无顾忌时,她满心嫉妒,心中怒火,完全压制不住。

    可宋远扬在场,她根本不敢发作!

    当然,就算宋远扬不在场,她也不敢做什么。眼下,父亲对自己很是失望,现在必须老老实实的挣表现。

    “爸爸,这是阿展给你买的礼物。”宋瓷说着,将一幅名画递给了过去。

    “阿瓷,你说这是墨展送的?”宋远扬一听,老脸立马乐开花儿。

    望着宋瓷,他心头更是喜欢。看来,把这个女儿送到楚大少那儿,才是正确的决定。

    “对啊,今天我跟阿展逛街,刚好看到。我知道爸你特别喜欢油画,就让阿展帮忙买下来了。”宋瓷甜甜的说道,脸上的乖巧,让人恨得牙痒痒。

    宋语嫣嫉妒的望着宋瓷,在她看来,那笑,就是对自己的讽刺和羞辱。此时此刻,恨不能立马冲上去,抓烂那张虚伪的脸。

    冉佩琪压住女儿的手,冲她摇摇头,宋语嫣这才忍下来。

    “妈,妹妹,你们也有礼物呦!”宋瓷不动声色的观察,又将从楚墨展那儿坑来的两条手链送给了冉佩琪母女。

    “哼,我才不稀罕呢!”宋语嫣气闷的偏过头,没有接。

    “哎?嫣然,别跟你姐姐开玩笑,”冉佩琪倒是一脸高兴地接到手中,假意夸赞她几句,“阿瓷真懂事,回头帮我们谢谢楚大少。”

    “不客气,阿展都听我的,你们谢我就行。”

    “呵呵,”未免宋瓷继续刺激女儿,冉佩琪赶忙开口道,“阿瓷,你逛了一天,应该累了,上楼歇会儿吧!”

    “确实是有些累,那我先上楼了。”宋瓷说完,打完招呼便上了二楼。

    卧室,洗漱完毕的宋瓷,躺在床上玩儿手机。倏地,门口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

    她嘴角一勾,了然的笑着,抓起床头的娃娃,笑眯眯的想着:

    既然宋语嫣心理强大到变态,人家喜欢找虐,我不再撒一波狗粮刺激刺激,对不起她!

    于是乎,面上的笑意渐渐扩大,宋瓷咧了咧嘴,她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了楚墨展的私人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