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纵横苍穹之乱世迷情 > 第5章 误入禁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灵虚观,天心阁。

    大师姐对玲儿师妹说:“师妹,现在哑巴师弟的进展如何了!”

    玲儿回到道:“哑巴师弟确实是难得的练武奇才,她的进步很快,可是如果和那些入门较早的师兄师姐们比起来,显然不在一个层次,如果要想在评级大会中有所建树,这恐怕……”

    凌若雪沉思了片刻,她何尝不知道哑巴与其他弟子之间的差距。如果哑巴在评级中拿不到好的名次,自己就不能教授她本门嫡传武功,那就将有负于师父和大师兄的重托。但是如果自己私自教授哑巴武功,又有违师门规矩。凌若雪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玲儿心生一计道:“大师姐,师妹倒是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师姐说:“但说无妨!”

    玲儿如此这般的说了自己的想法。

    大师姐沉思片刻说:“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在玲儿的安排下,每天晚上,玲儿都叫哑巴化装成端茶送水的童子,进入大师姐的天心阁。大师姐亲自教授他玄牝无极剑法。

    哑巴的举动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这个人就是一直追求大师姐的二师兄李俊臣。李俊臣是沙坨国的名门望族子弟,其父母将他不远万里送到玄牝山拜师学艺,主要是为了让他学好武功,保护好家族的产业。

    本来李俊臣早已学成可以下山,但是他因对大师姐动了情,苦苦追求大师姐,无奈大师姐心有所属,况且他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纨绔子弟,大师姐根本看不起他,所以对他一点都不感冒。

    他对大师姐对自己冷若冰霜的态度,一直都不能理解,他根本不知道大师姐心目中的男人其实是大师兄上官无我。但是这个秘密除了玲儿师妹,整个玄牝门无人知道。

    大师姐不理睬归不理睬,但是李俊臣还是不死心,他一直妄想有一天大师姐会被他的“诚心”感动。所以他一直密切关注大师姐的一举一动。

    哑巴的频繁出入,竟然让他起了疑心。他每天看见哑巴进入大师姐的天心阁都是一两个时辰,这三更半夜、黑灯瞎火的,哑巴虽然是哑巴,但是毕竟还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难道……他们……

    妒由心生的李俊臣不禁勃然大怒:“这个贱人!我连进她天心阁的机会都不给,原来她背着我偷偷养小白脸,这个贱人竟然喜欢嫩的!”

    李俊臣越想越气,但是人家男未婚女未嫁,也没有违反门规戒律,自己也没办法。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哑巴赶走,但是要怎样才能赶走哑巴呢?

    现在师父云游在外,大师兄不问正事,门内事务都是大师姐说了算。自己虽然是二师兄,可是师父是将玄牝事务托付给大师兄和大师姐。哪有轮到自己说话的份?现在明摆着哑巴是大师姐的人,要想赶走哑巴又谈何容易?

    这天,李俊臣见哑巴又进入了天心阁,他鬼鬼祟祟的跟踪哑巴来到天心阁。他躲在窗外,蘸了蘸口水,悄悄的在窗纸上捅了个小洞。从洞中望去……

    “好啊!凌若雪,你不但养小白脸,还要私自教授他本门武功,私自教授未晋级弟子可是犯了门规的。你对我无情休怪我对你无义!”

    李俊臣心想,一定要将此事公诸于众。于是他来到了新晋弟子们的住所,将自己的所见告诉了几个弟子,煽动性的说:“师弟们,大师姐偏心,你们可是来了一年的弟子,她都没有教你们无极剑法,而哑巴才来了半年不到,大师姐就亲自教授他无极剑法,如果哑巴学会了无极剑法,在评级大会上定能占很大的起手,这显然对你们不公平。”

    几个师兄弟在李俊臣的怂恿下,众师弟妹们群情激愤非要去找大师姐讨个公道。

    李俊臣说:“师弟妹们且慢,现在大师姐在玄牝门当家作主,她一手遮天,你们去找她评理岂不是自讨苦吃?”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那二师兄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坏了我们的门规戒律吧!”

    李俊臣脸上掠过一丝阴郁道:“为师兄的倒是有一计,不但可以赶走哑巴,而且大师姐也不敢包庇他。”

    “请师兄明示!”

    李俊臣阴险地说:“私自传授未晋级弟子嫡传武功,虽犯门规但是罪不致于驱出师门。要是私闯玄牝禁地,那可就是重罪!”

    师弟妹们都明白了二师兄的意思。李俊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大伙一合计,决定就这样干。

    次日傍晚,晚课结束后,一个新晋弟子走到哑巴的身边,说:“哑巴师弟,大师姐找你,她叫我带你去见她。”

    单纯的哑巴不知是计,毫不怀疑地跟着这个师兄走。

    在这个师兄的带领下,他们一起来到了玉女峰下。哑巴不是傻瓜,她当然知道这里是玄牝门的禁地。

    带他来的师兄对他说:“哑巴师弟,去吧,大师姐在玄牝洞里等你,她说让你一人去见她,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玄牝洞是玄牝门的禁地,这一点,哑巴当然知道,贸然进洞,那是玄牝弟子的大忌。哑巴迟疑了片刻,不敢继续往前走。

    那师兄说:“别怕,现在玄牝门大师姐说了算,她既然叫你来,谁敢拿她怎么样?去吧,放心的去吧!”

    单纯的哑巴想想也是。再说现在大师姐确实每天晚上都单独召见他,因此他虽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还是硬着头皮往玄牝洞走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哑巴忐忑不安的来到玄牝洞前,他抬头望了望这个奇怪的洞口,径直朝洞内走去。

    洞内云烟缭绕,仿若行走在天上云间,而且光线越来越暗,根本看不见人影,大约走了百来米,只见前方出现了一盏油灯,在浓厚的雾气中,只能见到一米见方的光亮。哑巴循着光亮走去。

    突然,一个白影闪过,一只手从身后拉了哑巴一下,一个蒙面人轻声说:“躲到边上去,趴在地上不准动。”

    哑巴听到这个声音很熟悉,此人虽然蒙着面,而且也故意压低了声带,但是哑巴的听力异常敏锐,这分明就是大师兄上官无我的声音。

    哑巴正在惊讶的时候,只见两道白影从浓浓的迷雾中飘然而至,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什么人?竟敢私闯玄牝禁地?受死吧!”

    话音未落,只见两道白影同时两掌一挥,两道凌厉的掌风向白衣蒙面人飞来。白衣人身形一闪,竟然轻松的避开了掌风,两道掌风击中了白衣人身后的岩石,只听一声巨响,岩石竟然碎沫横飞,火花四溅。

    哑巴在黑暗中看得分明,他当然知道这两道白影一定就是禁地的护法师叔,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

    两道白影见一击不中,大吼一身,抵身上前,同时向蒙面人攻去。

    那蒙面人也不敢怠慢,悉心应战,你来我往十几个回合下来,只见蒙面人明显占了上风,而且他根本就没有伤害两个护法师叔的意思。

    高手过招,两个护法师叔当然知道眼前的白衣人并未尽全力,而自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他们看到蒙面人腰带上的玄牝门标志,知道此人也是玄牝弟子。可是现在的玄牝弟子谁有怎么高强的武艺呢?除了师兄刘玄清,他们还真没有遇到过如此厉害的角色。

    一个师叔问道:“看衣着,你也是玄牝弟子,自然知道大象无形洞乃我门禁地,为何要私闯禁地?”

    白衣人深深地行了一个礼道:“师叔在上,晚辈乃玄牝无名小卒,前来打扰二位师叔,实在情非得已。只是受师父重托,有一师弟想要进入大象无形洞,还望师叔开恩,给与弟子一个方便,弟子将感激不尽!”

    另一位师叔说:“说得轻松,大象无形洞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就是你师父玄清师兄也没有进得去。”

    蒙面人说:“我不过是为了完成师父的嘱托而已,至于他能不能进去,就看他的造化了,还请师叔行个方便!”

    二位师叔同时说:“万万不可!”

    蒙面人拱手道:“如果二位师叔败在我这个晚辈的手上的事情传出去,怕是二位师叔脸上挂不住!”

    “这……”

    二位护法师叔尴尬地看着对方,愤愤地说:“好吧,我们就让他进去,这玄牝洞里的阵法能量强大,他能不能活着出来还不知道!”

    蒙面人转身对躲在浓雾中的哑巴说:“哑巴,你进去吧!”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浓雾之中。两个师叔也相继消失。

    哑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砰砰直跳,忐忑不安地朝着洞穴深处走去。

    每隔一段距离,都能看到一盏灯。

    也不知走了多久,只见浓雾逐渐变得稀薄,洞穴之中发出阵阵红光。

    哑巴走近一看,只见眼前出现了一道薄薄的透明状物质,不时发出一丝丝诡异的电光,透明物质的中央,有一块透着红光的岩石,一道道光束从岩石的一个心形的凹槽中发射出来,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道八卦图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宫八卦阵?”哑巴暗忖道。他伸手一摸,突然间,一股巨大的吸力将自己拉扯着进入了透明物质之中。

    哑巴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全身热血沸腾,仿佛身体即将爆炸。特别是那些红光闪过的时候,一道道八卦图纹扑向自己的身躯,自己的疼痛感更加剧烈。当那些光束接触到胸前的黑曜石时,又像波浪一样四散开去。

    哑巴痛得在地上不断翻滚,胸前的黑曜石竟然漂了起来,发出七彩的光芒,一股巨大的吸力将自己和黑曜石拉扯着往岩石上的心形凹槽中去。慌乱中的哑巴将黑曜石扯了下来,借力将黑曜石放进凹槽里。瞬间,红光消失了,八卦图纹也越来越浅,最后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绚丽的七彩光环。

    与此同时,哑巴的疼痛感无形间随之消失了,他无不好奇的看作凹槽中的黑曜石,伸手去按了一下,只听霍的一声,崖壁上竟然缓缓地打开了一道石门。

    在好奇心的趋势下,哑巴迈步进入石门,只见里面灯火通明,分明是一间宽敞的石室。

    哑巴刚走进石室,只听一个清迈的声音传来:“哈哈!该来的终于来了!”

    哑巴四下张望,见整个石室里除了自己别无他人。他惊骇的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石案上冒出一道青烟,青烟散去后,不知从哪里凭空冒出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只见他身着八卦道袍,怀抱三尺拂尘,飘飘白髯几乎齐到腰间。那老者盘坐在石案上,身下云烟缭绕。

    他慈眉善目的看着哑巴,和蔼地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哑巴惊恐地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老者,指着自己的嘴,咿咿呀呀地说不出来。

    老者眉头一皱,飘然而至哑巴的跟前,只见他伸出右手,按在哑巴的天灵盖上,一股强大的真气从他的掌心输入哑巴的百汇穴。

    哑巴只觉得自己瞌睡犯困,打了一个呵欠,眼前突然一黑,失去了意识……

    冥冥之中,一道白光一闪而过,一道无形的能量高速运转,很快溶入哑巴的体内,和他的身体合二为一,哑巴的意识瞬间恢复了,但他明显感觉到,这不再仅仅是自己原来的意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梦似幻,如雾如电。

    一个个鲜活的面孔从哑巴的大脑中浮过:临终前的父亲、白发苍苍的老母、整装待发的队伍、山地丛林间的潜伏、那道炫目的白光、奇异的世界、凶猛的怪兽、美丽的多萝、乖巧的米兰、坚毅而慈祥的巴赫、还有残暴凶恶的巴巴哈多......最后还是父亲临终前的嘱托:“你要记住,你叫于清,你是我们于氏家族的骄傲!”

    于清失声痛苦:“不,不,父亲,不要离开我!”

    哑巴突然睁开眼睛,他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一股自发的冲动让他情不自禁大喊道:“我是于清!”

    其实,人都是由物质、能量和意识构成的,物质不灭,能量守衡,精神(意识)永存,这是铁的定律,世间万事万物,形态各异,人类种族类型、历史更迭、生老病死,各不相同,但是他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这三者,只不过是时间和空间以及存在形式不同而已。哑巴发生的一切,正是于清的意识和能量和哑巴的身体(物质)溶合在一起,此时的哑巴已经不是先前的哑巴。有时,当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或做一件从末做过的事,你会觉得是之前发生过的事的翻拍,不错,因为以另一个形态存在的你的确做过这件事。

    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前世今生,天道轮回,这是你的宿命。正如你父亲说的那样,请记住,你是于清!”

    此时的哑巴,已然不再是不会说话的狼崽,他泪光闪烁,自言自语道:“我是于清!我是于清!”就这样念了无数遍后,他突然仰天大吼:“我是于清!”这声音在石室里回荡,久久不能平息。

    “好了,孩子,该来的都会来,该去的都会去!”老者慈祥地抚摸了一下于清的头。

    于清问道:“还没有请教前辈是?”

    老者哈哈一笑道:“问得好!说来我应该算你的太师叔祖了!我的大名叫李元芳!”

    “太师叔祖?李元芳?我听师兄们说过,您可是我玄牝门的传奇人物,可是,您不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于清讶异地看着眼前的老者。

    太师叔祖又是哈哈一笑道:“不错,一百多年前,我就隐居在玄牝洞,从那时起玄牝洞就成为了禁地,更名为大象无形洞。这是我玄牝门的一个秘密,只有历代掌门人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人们当然以为我早死了。我一直都在等待命运中的人出现,今天终于等到了!”

    于清惊讶地指着自己道:“命运中的人?太师叔祖指的难道是我?”

    太师叔祖微微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你,你是一百年来第一个闯过九宫八卦阵法的人,不是你,又会是谁?”

    于清跪在太师叔祖的面前问道:“太师叔祖,接下来我要干什么?”

    太师叔祖缓缓说道:“孩子,你现在还虚弱得很,根本不可能完成自己的使命,我要教你一套玄牝门秘传内功心法。但是不是今天,我要做些准备,你三天之后的半夜三更时分准时来这里。现在你就先回去吧,不要对任何人说今天发生的事。”

    于清谢过太师叔祖,保证不对任何人说此事。他取出黑曜石,九宫八卦阵又重新启动了。

    于清走到出现第一盏灯的地方时,两个护法师叔又出现了。于清微微一笑,向两个师叔行了一礼,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大象无形洞。

    两个师叔面面相觑道:“这样都行?”

    于清回到宿舍,见到了带他去的师兄。那师兄见他毫发无损的回来了,无比惊讶地问道:“哑巴师弟,你去过大象无形洞了?”

    于清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干咳了两声,看着这个师兄道:“请叫我于清,从今天起,我有名字,请叫我于清。”

    哑巴突然开后说话,着实吓了这位师兄一大跳,哑巴不但安然无恙的回来,而且还会说话了,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想象的。

    这位师兄的心理素质到是好得很,他定了定,稳住慌乱的情绪问道:“见到大师姐了?”

    于清确实不知道这个师兄为什么要将自己骗到大象无形洞,不过他还是要谢谢他。如果不是这位师兄,可能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开后说话,这可是他近十六年来第一次说话!

    于清一本正经地说:“我到了大象无形洞,什么人也没有发现,也没有看到大师姐,说来也奇怪,我因为太困,竟然睡着了,梦到自己的名字叫于清,我一觉醒来,竟然就会说话了。”

    哑巴会说话的消息不胫而走,第二天,整过玄牝门弟子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

    玄风兴冲冲的跑来,见到于清就问道:“是真的吗?哑巴师弟,听说你会说话了?”

    于清见到这个小师兄不禁也万分高兴,激动地抓住玄风师兄的双肩道:“是的,是的,玄风师兄,我叫于清,请叫我于清。”

    玄风高兴地说:“太好了!于清师弟!”

    “玄风师兄!”

    “于清师弟!”

    ......

    大师姐知道这个消息后,心中也不禁万分高兴,可是她的脸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早课结束后,于清来到大师兄的临风阁,大师兄正在写字,于清见四下无人,一揖手,毕恭毕敬地拜道:“谢谢大师兄!”

    大师兄抬起头来,不以为然地问道:“谢我干什么?”

    于清说:“谢谢你在大象无形洞帮了我!”

    大师兄冷冷地说:“师弟说的话我一点也不明白,大象无形洞乃玄牝门禁地,我何时去过那里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如果没有什么事请回去吧!”言罢抬起了几上的酒盅自个儿独酌起来,唱到:“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哪!”

    于清看大师兄这阵势,真不是道大象无形洞的人是另有其人还是大师兄装傻卖乖,一时也没有了主意,只得无奈地退了出来。

    晚上,于清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昨天晚上在大象无形洞的白衣蒙面人分明就是大师兄,他虽然蒙着面,可是那身形,那声音,于清看得明明白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大师兄为什么不承认?难道真的另有其人,是自己弄错了?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李俊臣,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设下的天衣无缝的妙计,不但未能赶走哑巴,而且还将他的病治好了,竟然开口说话了,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心有不甘的他决定去大象无形洞一探究竟。

    李俊臣偷偷摸摸的下了床,溜出了宿舍。趁着夜色摸上了大象无形洞。当他来到洞内的时候,由于紧张,他浑身发冷,不住的打颤。他在迷雾中摸索着前行了几十米,前面出现了一盏油灯,灯光若隐若现。他循着灯光向前走去。

    突然,一个清厉的声音传来:“玄牝禁地,休得乱闯!”紧接着,一道凌厉的掌风向他袭来。

    李俊臣心中大叫不妙,仓促中双掌击出,接住了掌风。一股强大的力量透胸而过。李俊臣惨叫一声,被震飞数米,顿时,一股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

    李俊臣跪在地上,只见两个护法师叔站在自己的面前,严厉的盯着自己,眼看就要动手。

    李俊臣大惊失色,惊恐万分地解释说:“两位师叔恕罪,在下玄牝弟子李俊臣。不小心迷了路,错入禁地,请师叔高抬贵手,饶了弟子的命啊!”

    护法师叔看他战战兢兢的样子,怒道:“既然是迷了路,今天暂且饶过你,如有下次,定叫你有来无回,还不快滚!”

    李俊臣千恩万谢,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大象无形洞。

    经过这次遭遇,李俊臣心中的仇恨更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