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十三章:八重清莲,遥席杀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趁着对手暂时脱不了身,九婴一手握长剑,一手握着鼎炉,抓紧了间隙来到了封印处,他扬手一剑砍下,那崇化作的银锁仅是微微震颤了一下,留下一道浅淡的痕迹,九婴瞥了一眼留了口的剑锋,冷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还是不够么?”

    他偏了偏头,看向头顶上方。

    那上面照射下来一束光柱,正是落在封印台上,八重叠影在一处。而那聚集在周遭的青铜坟冢,也散发着宁静蕴藉的光。这种唯有大义大德的清正之柱,才能震慑住脚下混浊盘踞的邪恶。而那封印上的光柱,则便是间距九层的结界,蜀山的八重青莲印。

    九婴对于这种印记熟悉不过,当年他师父落下时,那蜀山当年的掌门便是只手结印,云雾踏青妍,花开是八重,幽冥耵聍,封落于门。

    但当时他不能了悟,也不想了悟,这看似清涟通明的光芒,半点也照耀不到他的眼底心里,九婴执了剑,倏然冲了上去,将那散着清辉的八重印记,一剑砍去!

    在魔气腐蚀之下,那八重花瓣一瓣瓣落了下去,中央的花蕊也暗淡了颜色,封印台的光芒散了去,九婴用两指划过剑身,阖上双眼,自他提剑披靡浮生六界之时,也未传承妖魔鬼怪应当杀人如麻,视为草芥的传世理念,唯有弱者才向更弱的人挥动拳头,尽管被誉为最清心寡欲的魔君,但他只需让人崇敬畏惧,而并非胆战心惊。因而他仅在天界时才未曾压制自己,熟知亦是竭尽全力也未能达到目的,但他本就是个没什么道理可讲的人,从未会对杀戮抱有任何负担。

    他自头顶向下,将剑遥竖向天际。

    那剑周身溢满了肉眼可见的红色煞气,在剑尖逐渐凝聚成一团混沌,血光乍开,冷芒将炙,霎时间破空冲天,自第九层电光灼目,似流星贯日,一举朝着之上的妖物袭去。

    那光刺破了层层雷清阻隔,极快的贯穿封魔渊,依稀能听得见数万只妖物在刀光掠影之中嘶吼呻吟,火光冲天,那灭天噬地的魔力,将那不知毁灭将至的妖魔屠杀殆尽,再次睁开的时候,那剑身已经变作了浓郁的红色,像是吸饱了妖魔鲜血,那猩红怨煞,恨入骨髓的杀意染遍了周身,极强的煞气从里面散发而出。

    君鲤身处在冰冷跖骨的火焰之中,他闭着眼,发梢被火焰撩起,但却未能靠近他半分。只是冻住了他的衣衫,布满了冰霜风雪。

    那冰冷的火焰虽伤害不到他,但是依旧将他困在其中。

    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也知道九婴拿出来的这个能将他困住的东西为何物。

    世人称之为神器,这个便就是神器之一的长魂鼎。

    他从没想到能在这里,能在九婴的手里看到这枚神器。

    它能够出现在任何地方,任何人的手里,他都不会惊讶,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九婴居然拿到了这枚神器,而这个神器原本应当在千雪手里。

    围绕着这枚长魂鼎的事情本就是迷雾重重,深不可测,甚至都将他,千雪,还有许多无辜的人牵连在内。他也因为这个长魂鼎,失去了原本他认为永恒不变的东西。

    而世间本就没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只不过他恰巧忘了,而后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想了起来。他看清这枚神器的时候,忽的往事和千百滋味齐齐涌了上来,来的迅猛,将他打的措手不及,丢盔弃甲。

    他必须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要问九婴,什么乾坤眼,什么蜀山之战,现在都微不足道,只有那件事情,将一直萦绕在他脑海,困扰了数千年的迷雾似乎看见了一丝拨开的曙光,这才是他追寻了千年百年夙夜难眠的意义。

    九婴将沾染了数万妖物怨恨的剑砍向崇锁,那锁子一震,里面的铿锵之声响彻八方,这一剑下去的冤杀之怒看起来确实不小,那崇锁居然忽的一抖,似是活了过来,两个铜铃大眼睁开,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九婴。

    “尔等何人……竟然敢闯入此地……”

    崇嘶哑呲厉的嗓子缓慢的咬着字,不怒自威的神情带着厉慑。它伸出蜥蜴般的长舌,显然这么多年来,它不光面目可憎,脾气秉性依旧不好,当了这么多年打酱油的散仙依旧是没能修得慈悲缅怀,大彻大悟,橙色瞳孔隐隐露出杀气。

    九婴懒得与他废话,他又不是因为没事干来找崇聊天的,虽然他也觉得这个蜥蜴样子的神兽看起来就弱爆了,对他构成不了威胁,于是埋头又是一剑。

    崇杀伤力不高但能够被遣送直此担当大任镇守封印,也得亏了皮糙肉厚,防守够足,并非六界其他凡夫俗子能够相提并论的。但它虽睡了很久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但被砍了两剑任谁都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有些能耐的,也不知他年纪轻轻那里来的这么深蕴的功力,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再来一剑自己怕就要皮开肉绽了,但当即认怂不是神兽的作风,崇慌了起来:“尔究竟是何人!你可知这身后的东西,不是尔等能对付的!还不快些收手!”

    “哦?”听闻了此话的年轻人还真的住了手,崇还没来得及放下心来,他又抬头看了看封印道:“那我倒是要看看,我有何对付不了的!”

    说着再次一剑,丝毫不心疼自己的剑锋已经出现了几处残破,崇被砍得哇哇直叫,也顾不得自己的神界敷面粉饰的老脸了,当即铆足了力量对抗,那剑砍了上去,居然铿锵一声,拦腰折断了。

    崇得意洋洋喜不自胜的笑道:“尔等口无遮拦的狂妄之辈,这下知道自己多么痴心妄想了吧?若你还在此大言炎炎,嚣张放肆,休怪吾不再顾念慈悲之心,将尔吃了!”

    九婴闻之嗤笑:“你想吃我?”

    他丢下断剑手一扬,一道烁目的光芒闪过,一柄泛着凌厉寒光的长剑再次出现在手中。

    九婴抬起剑直指崇,气定神闲道:“你若胆敢,不妨一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