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名剑侠隐 > 第十章 论剑 “英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几日陆续有天下各国英雄,无论是收到请帖的,还或是没有收到的,都陆续来到朝歌孔家。孔玄都命人为各路人等一一安排食住。

    先到的是狐屠、先戮两位。狐屠乃晋国贵族狐氏一族后裔,其先祖为北狄人。狐氏一族最杰出的人物当属狐偃,他是当年晋文公称霸最为倚重之人,在晋文公重耳流亡时几次救重耳于危难之中。其后代在与赵氏一族的斗争中落败,逃回北狄,但狐氏一族的势力一直隐藏于晋国三军暗部,还保存相当大的势力,为晋国君主效力。

    先戮乃晋国中军元帅先轸后代,其所用的双头大戟变化无穷,无坚不摧。先轸随晋文公在城濮大战时用此大戟杀得楚军大败亏输,用无数楚军将士的鲜血浸淫,戟内聚集仇恨之气,嗜血成性。大戟一出,必见血光。

    再到的事秦国的常星君和百里奔雷。常星君亦医亦毒,与敌人对战时用毒气攻敌人之不备,使其死于无形,当年秦国西进,秦穆公被困西戎阵中,其常氏一族就是用毒气杀出一条血路,救秦穆公于危难之中,并与百里一族大破西戎。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常氏一族既能用毒杀人又能解百毒、医百病,在秦军当中救过无数将士,深得秦公倚重。

    百里奔雷是五羊相国百里奚的后代,奔跑起来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如奔雷迅捷,而且勇猛无比,威震西戎。百里奔雷曾在一次讨伐西戎时,两军对垒,西戎大将连杀几员秦国将军,甚是张狂。百里奔雷见状,迅身出击,刹那间,西戎大将的笑声还在两军之间回荡,他的人头已经被百里奔雷取下。等西戎军回过神来,只看见一个无头主将坐在马上,顿时军心涣散,四散奔逃。

    齐国来的是有着齐国第一勇士之称的椒丘欣和拥有着齐国第一贵族血统----田氏一族的田雍,人称金甲圣枪,其甲胄均是由无数的小金枪制成,既能防御又能进攻。

    周王室则来的是四御----御夷、御蛮、御戎、御狄,各人身怀绝技,并配有五金神盾,可以防御各种兵器攻击,并暗中保护周王室的安全。

    楚国已有公子熊建与养射夜先前到来,鲁国的公输昼日前到达还与尸兽卒大战一场。

    其他来的是一些陈、蔡、郑等小国的武林人士,聚已安排在孔府附近的客栈住下。

    四月五日,论剑大会开始的日子。这一天,晨曦初上,暖风轻抚,桃花瓣飘飘荡荡的落下,树上还残存几片,被晨风吹得摇摇欲坠。一辆马车由远及近徐徐而来,马蹄车轮聚都踩踏碾压这地上的桃花瓣。只见马身通体雪白没有一根黑毛,只有小腿到马蹄却是如墨一般的黑,没有一根白毛。马车两边跟着四名容貌美丽的白衣女子,每个女子腰间挂着一把如白玉一般的宝剑。所过之处,路人无不侧目,猜测车内定是哪个王侯贵族的千金小姐。

    孔玄听人来报,急忙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快步来到府门前静候。

    那马车还未停稳,孔玄已然来到车前。车帘先开,一只细滑白嫩的手伸出来,人还未现,孔玄双手已向前扶,迎道:“公子大驾光临,未克远迎,还请恕罪。”

    只见车上走下一中年男子,美髯飘洒,面容俊朗,举手投足,风流儒雅,英俊潇洒。来人正是吴国公子季扎。季扎其父乃吴王寿梦,当初寿梦有意将王位传于季札,季扎以长幼有序为由坚持不接受王位,而是游历各国,广交豪杰之士,求学于当时的诸子百家,精通周礼。季扎身配一把皓白如玉,完美无瑕的纯钧剑,练得一套六爻剑法,在中原各诸侯国中威望甚高,人称“六爻君子剑”,所练剑法从不首先出手,而是后发先至,以慢制快,从不乱杀无辜,就算与人比武也有君子风范。

    季扎还礼道:“孔先生之邀,怎敢不来,更何况天下人都想一睹承影剑的真容。我季扎也免不了俗,急切想求得一观。”

    “公子才德武功举世无双,我正有意将承影剑送于公子呢。”

    “先生为何有此意?天下英雄皆以到此,季扎不过尔尔,在下实在不敢接受呀。”

    “哈哈哈”孔玄笑道:“季扎公子果然名不虚传,清恬不污,真君子也。世人唯承影剑趋之若鹜,只有公子不为所动,孔玄佩服之至。”

    “先生言重了。”

    孔玄抬手道:“公子请,论剑大会已经准备就绪,公子请入内再续。”

    “请!”季扎也道。

    二人进入府内。

    季扎到得会场见各国豪杰已然在座,有的比较熟识,有的比较生疏。各国豪杰见季扎都与其相互招呼寒暄,季扎也一一跟每个人回礼示意,然后在左首靠前的位置坐下,四名婢女名为白云、明月、春江、花夜, 始终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一些小国的年轻后辈不明其故,不时的偷偷看季扎和四名婢女,并小声议论:“这就是吴国的公子季扎,果然是风韵若神;他不但长得好,还精通周礼,连鲁国人都佩服;不但如此,听说他视功名利禄如草芥,要不然他早就是吴王了;什么呀,那是他放荡不羁,****,你看你看,走到哪他都离不开美女,他身后那四个美女真是天仙下凡呀•••••••••”

    这时孔玄走到正中间的一张大桌前,身后有两人抬着一条长长的木盒放到桌上,木盒雕刻精美,盘旋着九龙祥云。

    孔玄做了一圈揖,说道:“承蒙各位赏光,来此参加论剑大会,老夫感激不尽。可能在座的各位要问,我孔氏一族所藏的承影剑为何要拿出来赠与他人。实不相瞒,只因当今楚王意欲称霸天下,觊觎承影剑久矣,尽遣魔道强人几次要夺此剑。大家都知道,据上古传说,承影剑是一把神剑,为商汤王所铸,剑内藏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亦正亦邪,能得此力量者,便能一统江湖,称霸天下。老夫愚钝,一直未能参透,也不敢参透其中的奥秘。自老夫复得此剑后,已于魔道中人激斗数战,虽有死伤,所幸承影剑安然无恙。”

    “对,此言不假!”公子熊建突然道:“那魔道中的尸兽卒真是凶猛残忍,喝人血,吃人肉,简直毫无人性。虽然我也是楚国人,但是我一直反对楚国称霸,大家和平共处多好,何必打打杀杀的,还死那么多人。因此我与孔先生并肩作战,击退尸兽卒,才没有让楚王的阴谋得逞。”

    在座的有好几人都暗自好笑:“纨绔子弟,夸夸其谈。”

    孔玄继续道:“老夫自知能力有限,虽然暂时保住了承影剑,但楚王势大,我恐终有一天承影剑被魔道夺去,为祸天下。所以老夫才开这个论剑大会,想请各位推举一位德才武功俱佳,天下英雄皆都信服之人,将承影剑送于他,既能保护承影剑不会落到魔道人之手,又能善用此剑,造福天下。”

    孔玄说完,四周立刻熙熙嚷嚷议论起来,都在说天下有谁才有资格得承影剑。有一人说:“我看鲁国的公输昼可得承影剑。”

    “为何?”另一人问道。

    “公输一族的木机飞兽何等神奇,天下有哪一家能比?更何况鲁国是周公的封地,是周礼的权威。”

    “非也。我看秦国的百里一族可以,他们行走如飞,魔道中人想追也追不上。”

    “见到魔道中人就跑哪算什么英雄好汉,况且秦国是戎狄国家,他们得了承影剑,还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

    “那你说谁有资格得?”

    “我看呀非季扎公子莫属。季扎公子不但武功好,而且礼、乐、射、御、书、数,样样精通,为人更是没的说,光是辞让吴王之位就可见一般,最重要的是,吴国现在兵强马壮,连楚国都不敢惹。”

    “那这样说晋国狐屠才应该得,晋国的实力可是在列国中是最强的哟!”

    “那是从前,现在就不一定了…………”

    “放屁!”狐屠大怒道:“你们见过承影剑吗,就在这胡说八道。”

    刚才议论的那几人都知道狐屠武功高强,为人鲁莽,说动手就动手,吓得躲在一边不在说话。

    狐屠又道:“天下英雄皆以在此,必有一位是德才兼备之人。只是在场诸位只听过承影剑之名,没见过承影剑之身。孔先生,可否先让大家一观承影剑真容,也让我等参详参详,说不定就能参透其中奥秘呢。”

    立刻有人附和道:“就是呀,孔先生,拿出来先上我们看看,一饱眼福呀!”

    孔玄道:“如此也好。”说完便慢慢打开桌上的那个木盒,只见盒内铺着一层金黄丝绸,掀开丝绸,下边又是一个又细又长的青铜方盒,打开方盒,是一柄雕工精美的剑鞘,鞘内插着的便是承影剑。

    孔玄将双手捧剑,来到场地中央。此时已入巳时,红日升起,照得人影晃动。孔玄轻轻将承影剑拔出剑鞘,只见剑光频频,灼耀人眼。待剑身全部出鞘,众人先是一惊,再是一叹,而后又是一惊。

    原来孔玄拔出承影剑,剑光闪烁,众人皆为惊叹,而后剑身滑动,众人看到的只是一把剑柄并无剑身,大家都以为孔玄在故弄玄虚,才是叹气,而后众人发现地上有一条阴影,影随剑动,剑归无形。原来承影剑是一把无形之剑,众人又惊叹不已。

    孔玄手握剑柄,在朝阳下舞动起来。只见剑影飘逸,灵动迅捷。这时,一阵风刮来,松林萧萧,孔玄身子随风跃起,落在一株碗口粗的松树旁。只见孔玄扬起手臂,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挥向那棵挺拔的青松。剑光过去,青松微晃,宝剑还鞘。孔玄舒了一口气,又一阵风吹来,只见那可松树晃动,树干发出吱吱滑动的声音,慢慢的,那棵青松悠悠倒下,树干整齐的已然被斩断。

    孔玄道:“各位,这就是承影剑,如何?”

    众人互相看看,有的摇头,不过如此,只是一把锋利的剑而已,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神秘。

    椒丘欣从人群中一跃而出,二话没说,走到一棵更粗的松树旁,挥起手中的一把黑金钝剑,砸向那可大树。只听“咔嚓”一声,那颗大树也从中而断。椒丘欣得意的说道:“承影剑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如此。和我这根铁剑一样,也不过是碎石断木而已。孔先生,承影剑的威力你是不是还没展示出来?”

    孔玄见椒丘欣骄横轻狂,有心杀杀他的威风,于是说道:“击倒一棵树不算什么,力气大都能办到。承影剑还有一大威力需要与其他兵器对碰才能展示出来,椒先生可否愿意一试?”

    这时人群中有好事者喊道:“是呀,椒丘欣你的钝剑与承影剑对击不就能看出孰强孰弱了吗?”

    “说得对,也好让我们大伙开开眼,说不定你的钝剑比承影剑还锋利呢?”

    “我看他不敢,他怕承影剑把他的钝剑削成双节棍。”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椒丘欣满脸通红,硬着头皮说道:“比就比,谁怕谁。”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狐疑,毕竟承影剑是上古神剑,虽说自己的黑金钝剑采自泰山之巅的玄铁,但是和承影剑比他还是心虚不少。

    椒丘欣举起黑金钝剑,说道:“得罪了,孔先生请。”说完便向孔玄的承影剑砸去。椒丘欣心想:我用猛力硬击你的承影剑,先在势道上压住你,好让我占得先机。

    孔玄见黑铁钝剑迅猛砸下,便挥剑向上撩去。只见寒光一闪,众人并未听见双剑碰击之声,只是看到黑铁钝剑重重的砸在地上,而椒丘欣的头发已被削去一节,被风一吹,立刻散乱,狼狈不堪。

    见此情景,众人一阵骚动,他们明明看到双剑相击,何以承影剑会躲过黑金钝剑,直接削去椒丘欣的头发。而椒丘欣的黑金钝剑就像击中空气一般,再大的力道也是无处可用。

    孔玄道:“各位,这就是承影剑的威力,隔空遁形。承影剑能随心应变,归于有形和无形,能够穿透任何兵器。”孔玄转身又对呆立在旁,头发散乱的椒丘欣道:“老夫一时失手,椒兄弟多有得罪。”

    这时椒丘欣的狂傲之气已然全无,悻悻的道:“多谢先生手下留情,承影剑果真是一把神剑。”说完低着头归入人群。

    孔玄续道:“承影剑的奥秘不止于此,只是老夫愚钝,不能参透。请大家推举一位武功才智俱佳之士,在众位英雄面前立誓保护承影剑不被魔道所得,老夫便把此剑送与他,希望那位英雄能够参透承影剑的终极奥秘,用于正道,锄强扶弱,诛杀奸邪,造福天下。”

    孔玄说完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