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名剑侠隐 > 第八十五章 尸兽卒复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日雨歇,彩光映云。莫无琊独自走出竹林,向西北而行。此去秦国她也不知道能否找到费无极,很可能也会错过。其实,在孔婉儿的竹屋等,是最有可能等到的。可是昨晚发生的袭击事件,使莫无琊隐隐感到,这里有人不欢迎她,这只是一个警告,如果她还不走,很可能会有其他事情继续发生。为了不牵累他人,莫无琊只有告辞,也许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日,莫无琊路过鄢城,此城乃楚国重镇,坐落在汉水之侧,是其都城—郢都的北方门户,其重要性不亚于郢都,与其并成为鄢郢。经过历代楚王的修建,鄢城已然是一座大城,人口众多,商业繁荣,城墙坚固。

    但是,它对莫无琊却没有任何吸引力,她打算绕过鄢城,直奔荆山方向,然后一直向北穿过函谷关,便可到达秦国。

    莫无琊又行了一日,前面不远就是荆山了。只见前方官道上尘土飞扬,莫无琊便警觉起来。尘土越来越近,原来是一辆轺车在在前疾驰,十几匹飞骑在后紧追不舍。莫无琊细看,原来轺车上的人正是伯嚭。伯嚭也正好看到了莫无琊,只见他紧握着桅杆的双手突然松开,而后纵身一跃,跳下轺车,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啃了不知几口泥土才停下来。他连滚带爬的来到莫无琊脚下,哭喊道:“夫人,救命呀。” 话音未落,那十几匹黑马已到近前,马上做着的人身穿黑底红纹衣甲,头戴白缨头盔,脸罩黑煞面具,手持长戟。看到伯嚭跳下轺车,爬到一个女人近前,他们丝毫没有停下来意识,长戟直奔伯嚭和莫无琊而去。莫无琊见势,一手抓住伯嚭的腰带,双足发力,高高跃起,在空中龙筋斩已然出手,连续击中在最前面的三个人的眉心,瞬间三人落马倒地。

    莫无琊提着伯嚭落在一棵大树旁,问道:“他们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你?”

    “不……不知道,啊!又来了。”伯嚭马上躲到莫无琊身后。

    那些黑袍蒙面人见莫无琊一招就杀死自己三个同伴,很是吃了一惊,不免心有余悸。他们调转马头冲过来,在距莫无琊不足两丈处停下。其中一个大戟直指伯嚭,意思是我们只要他一个,与其他人无关。

    莫无琊则轻笑道:“这位是我的朋友,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他?”

    听莫无琊如是说,那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猛然提马冲了过来。莫无琊再次提起伯嚭,一把扔出,伯嚭就觉自己的眼睛突然被树叶遮挡,而后就是一些树枝划破他的口鼻脸面,疼痛感觉悠然而生。随后就感觉自己又往下落,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大喊着闭上双眼。突然伯嚭感觉落在一根圆木上,他下意识的双手紧紧抱住,确认自己不再摇动,这才睁开眼,原来自己是落在一个粗大的枝干上。

    伯嚭稍微定了定神,就听到树下有打斗的声音。他拨开树叶,看到莫无琊正跟五个黑袍蒙面人对战,其他人则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只见莫无琊的龙筋斩时长时短,犹如在她手中的一条灵蛇,随着莫无琊的身形,在那五个人之间穿行。那五人手中的长戟,虽然挥舞的如风车一般,但是就碰不着莫无琊一点。伯嚭瞪大双眼看着,只要莫无琊贴身从谁身边闪过,那人随后就会坠马倒地不起。只过了不到一刻时间,那五个黑袍蒙面人便纷纷死于马下。

    “好,太好了。”伯嚭情不自禁的喊道。随后就看到一根大戟朝自己射来,原来还有活口。伯嚭一时被吓呆了,张着口僵在枝干上。

    一声穿透之声响过,伯嚭的头发散落,有几缕从树上慢慢掉下。伯嚭缩着脖子抬起头,一只手拨开自己散落的长发,又摸摸自己的耳鼻口脸,还有感觉,心道:“谢天谢地,我还没死。”而后他看到龙筋斩缠在大戟上,阻住了大戟的去势,如若不然,自己的头恐怕早已经搬家了。

    伯嚭还在庆幸时,就听莫无琊喊道:“小心上边。”她已经来到伯嚭的身前,双掌向上推出。伯嚭抬头观望,就见一个黑影如泰山压顶一般下来。就听一声巨响,伯嚭所爬着的枝干断裂,他大叫着就往下坠。还没到地,伯嚭的身子就停了下来,他眼看着莫无琊和一个黑袍蒙面人四掌相对快速落下。

    原来莫无琊杀死那几个黑袍蒙面人后,发现另一人向伯嚭投掷大戟,与此同时向他飞去,意图杀死伯嚭。莫无琊先是用龙筋斩阻住大戟,同时飞身到伯嚭身前,与那黑袍蒙面人双掌相对。由于两人掌力刚猛,莫无琊脚下枝干断裂,伯嚭也随着掉了下来。为了不让伯嚭受伤,莫无琊在半空中指挥龙筋斩将伯嚭接住,她自己则落了下来。

    莫无琊双脚刚落地,就陷进土里,没至膝盖。上面的黑袍蒙面人一掌下来,莫无琊顺势将其手腕攥住,向下一拉,而后她右脚用力,竟然从深埋的泥土中拔出,脚尖提过头顶,正好踢中黑袍蒙面人的前额。这一脚力道之大,黑袍蒙面人横着身子就出去了,在不远处重重摔自地上,巧合的是距离伯嚭还不远。

    伯嚭正在那聚精会神的观战,突然看到那个黑袍蒙面人横飞过来,还用一双火球似的眼睛瞪着自己,心下着实吃了一惊。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你的对手是莫无琊,而且刚被打趴下,还有什么可怕的。刚想到这,那黑袍蒙面人突然跃起,双手就朝伯嚭的颈嗓抓去。伯嚭顿时吓得紧闭双眼,而后身子猛地晃动,从龙筋斩上跌落下地,紧接着就听噗的一声,一股黑色血液喷出,撒到伯嚭的脸上。

    伯嚭慢慢睁开眼睛,看到龙筋斩已穿透那个黑袍蒙面人的前胸,从后背露出头来。伯嚭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还好自己没事。

    莫无琊收回龙筋斩,确认已经没有危险。伯嚭赶过来躬身行礼:“多谢夫人出手相救,伯嚭当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你?”莫无琊又问了一次。

    伯嚭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人,这些人都是鬼。”伯嚭一看这些黑袍蒙面人显得极为害怕。

    “这些人是鬼?”莫无琊根本不相信:“你是从哪里遇到他们的?”

    伯嚭先定了定神,才说道:“我奉大王之命去荆山寻玉,可是没想到我进入荆山不久,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了很多尸体,而且在山坳的尽头一个山洞里不时有火光冒出,还有人将这些尸体不断地抬进山洞,不一会儿又从山洞里抬出来。我看此事有些诡秘,打算去查看个究竟。可是我刚一走进山坳,就被发现了,有些尸体竟然站起来朝我这边追。没办法,我只好先行退出,以后再想办法查个究竟。没想到那些尸体竟然对我穷追不舍,我的御者还被他们杀死了。还好我身手敏捷,一把接过缰绳,亲自驾车,逃了出来。在半路上正好遇到夫人,若没有夫人出手相救,恐我命休矣。”

    “刚才你说有尸体复活了?”莫无琊捡重点的问道。

    “对,千真万确。”

    莫无琊思索片刻,心中暗道:“难道他们是……不可能。”

    莫无琊来到一具尸体旁,用龙筋斩挑开尸体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完全扭曲的面孔,上面沟壑纵横,漆黑如炭,五官裹挟在那些沟壑当中,已经看不出人的样子。

    “尸兽卒?”莫无琊轻声道。

    “什么,尸兽卒?”伯嚭差点坐在地上。

    “不可能的。公子罢敌已经死了,尸兽卒也应该都消失才对。”莫无琊暗自说道,而后突然问伯嚭:“你在什么地方发现这些尸体复活的?”

    “就在荆山十里山坳内。”伯嚭说道。

    “快带我去。”莫无琊有些着急:“尸兽卒复活,此事非同小可,必须查清楚才行。”

    “我……我不去。”伯嚭一口拒绝,即使他倾慕莫无琊的美貌,但是为了活命,他宁可抛弃一切。“那里太可怕了,我这一辈子也不想去那里了。”

    莫无琊看看伯嚭的样子,完全是一个纨绔子弟受到惊吓的样子,完全没有平时的意气风发。莫无琊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先回郢都,将荆山尸兽卒的事情告诉大王,让他早做应对。”

    “是要大王派兵围剿荆山吗?”

    “到时让大王决断就行了。”

    “好,那我现在就回郢都。”伯嚭一刻也不想在这逗留。

    “慢着。”莫无琊叫住伯嚭。

    伯嚭双腿发抖,他以为莫无琊反悔了,要是动起手来,自己在莫无琊面前简直就如一只待宰的雏鸡。“夫……夫人,何事?”

    “尸兽卒有复活的能力,你先帮我把这些尸体烧了再走。”

    伯嚭这才舒了一口气,原来是干力气活。

    一股浓烈的黑烟扶摇升空,即使有风吹过,浓烟也凝聚不散。

    伯嚭回郢都不提。荆山,因满山生满荆条,故名为荆山。山中多产玉,诸侯闻名。山中有抱玉岩,战国时,楚国人卞和在此寻得璞玉,后世称和氏璧。

    莫无琊孤身来到荆山脚下,前面有一条山路直通山内。“这就是伯嚭说的通往山坳的那条路吧。”莫无琊沿着这条山路走了不到半日,前面赫然出现一处山坳,像是荆山的一道伤口。山坳周围怪石嶙峋,草木丛生,里面却没有一具尸体。莫无琊观察山坳四周,也没有伯嚭所说的冒火光的山洞。

    “难道不是这里?”莫无琊又在周围搜寻了一番,也不见有其他的山坳。这时夕阳西下,温暖的阳光照射荆山山间。莫无琊正寻至山坳的西北方,站在一处山石上四处观望,如果再找不到,只有回去再问伯嚭了。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突然一道微光闪现,稍纵即逝。莫无琊回头再找,山坳中一切如初,没有任何异常。“难道是我看错了?不会的。”莫无琊站在山石上,慢慢转身,一道微弱的黄光慢慢照进她的眼帘,当莫无琊停止移动,轻轻回转时,那道光又消失了。“这是为什么?那道光从何而来,为何只有我侧身的时候才能看到它?”莫无琊又慢慢的转身,那道黄光又出现了,这次她确定,这道光是从山坳的正南偏东方向射来。

    确定了光的来处,莫无琊跳下大石,走进山坳。她一边走一边寻找,生怕错过了那发光源。因为,莫无琊确定了光源的方向,但是具体位置和距离她却无法确定,因此她只能是一步一步地走,一处一处地找,才不至于错过。

    山坳内杂草齐腰,其间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矮树,全身长满尖刺,从中穿行,困难可想而知。莫无琊将龙筋斩化成一柄短刀,披荆斩棘,从山坳的西北一侧一直寻找的东南侧的尽头,任然一无所获。这大半天来,为了找尸兽卒,莫无琊真是身心疲惫,口干舌燥,她都快要放弃了。不过,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一个人将要绝望的时候,再往前迈一步,就会有新的发现,新的希望。

    莫无琊站在山坳尽头,前面是杂乱的荒草和高耸的峭壁。她累了,想靠在山石上休息一会儿,她扒开杂草,一个满身邋遢的女人身影出现在她面前。莫无琊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吗?在荆山这半天,没想到自己竟成了这个样子。原来在莫无琊面前是一块如镜面一样光滑的白玉石,她的身形倒映在上面,还有一颗即将落山的太阳。刚才闪现的黄光就是这块玉石反射的太阳光,而要能看到这道反光只有在太阳即将落山时,站在山坳的西北侧,高度合适,角度适中,又有风正好将玉镜石前面的杂草吹开。而那时,莫无琊正好站在山坳西北侧的山石上,在她转身顾盼的那一刻,一阵风吹来,正好看到了那道光。

    莫无琊对着玉镜石中的自己,梳理着自己蓬乱的秀发,微微一笑,自嘲的叹了口气, “如果无恤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也该笑我了吧。”

    莫无琊发现整个山坳中唯独这一块玉镜石孤悬在此,“难道这后边有什么东西,会不会是伯嚭所说的那个山洞?”她想着就要推开这块玉镜石看个究竟。突然,莫无琊感到周围出奇的安静,山中鸟虫鸣叫的声音就消失了,甚至连山风的的声音也停止了。莫无琊猛然转身,看到在她身后不远处荒草中站着十个黑袍蒙面人,与追杀伯嚭的那几个装束一模一样。但是,现在这几个功力应该更为深厚,他们是何时来到莫无琊身后的她竟然兀自不知。

    莫无琊猜测这十个黑袍蒙面人很可能还会是尸兽卒,她暗暗将龙筋斩放出,以应对随时会来的攻击。那十个黑袍蒙面人站在那里,声息皆无。一阵风吹过,长剑骤然出鞘,瞬间击到。莫无琊龙筋斩化作剑盾,挡住来剑,同时使出千跃,将那十个黑袍蒙面人踢出两丈多远。莫无琊并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紧随其后就攻了过去,龙筋斩化作一柄长剑,直刺中间那人的颈嗓。中间那人挥剑来挡,其他几人刚一落地便起身,从上方攻击莫无琊。莫无琊在半空中,龙筋斩抵住中间那人,身子翻转,千跃出击,从上踢中来人,而后回收龙筋斩,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圈,五个黑袍蒙面人的颈嗓断裂,摔落在地。

    莫无琊落在一块山石上,衣带飘动,尽显飒爽英姿。她俯瞰下面五个黑袍蒙面人,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与尸兽卒没有什么话可说。莫无琊突然闪身,逼近其中一个黑袍蒙面人,不到两个回合,莫无琊龙筋斩抹过其脖颈,那人应声倒地。紧接着,莫无琊已经转到第二个黑袍蒙面人身后,龙筋斩从其颈嗓划过,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她用同样的招式,瞬间将剩下的几个黑袍蒙面人人解决掉。

    莫无琊长舒了一口气,看看周围已无尸兽卒。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色暗了下来,莫无琊又走到那块玉镜石前,刚伸出手打算将它移开,就觉脑后一声闷响,山石摇晃,她倒了下去,天也变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