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名剑侠隐 > 第九十九章 父子的婚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此以后,每隔几天孔婉儿就到街上去散散心。有一次碰到上次那个少年,他看到孔婉儿,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赶紧躲着走开。孔婉儿看着好笑,一定是上次太子建和奋杨把他好好教训了一顿。而她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一直在暗中注视着她,看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看她从何而来,又看她何时归去。这个人便是奋杨,他不止一次的在客栈外的一课大树上偷看孔婉儿映在窗上的剪影,直到灯都熄灭了,他才回去。

    这一日孔婉儿回到客栈,推门看见费无极正坐在房中,她马上满心激动,喜上眉梢,跑过去说道:“费大哥你何时回来的?我才出去一会儿你就到了。”

    费无极道:“我也是刚到,看你不在就等你一会儿。”

    孔婉儿故作神秘道:“你猜我今天看见谁了?”

    费无极道:“猜不出来。”

    孔婉儿又故作娇嗔道:“你猜一猜吗?”

    在城父这些日子,孔婉儿虽然没有跟费无极朝夕相处,但她心中有了一份希望,多了一份牵挂,是她离开朝歌,跌经忧患,亲眼目睹卫冲自缢而死以后过得最开心的时光,渐渐地她那少女心扉又苏醒了。

    费无极假装猜想:“展无恤?”说完双眼迷离,其实他内心想的是另一个人,他多么希望那个人也在城父,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他知道他在哪里。

    孔婉儿道:“不是。如果是展先生伉俪我就请他们来坐了。你再猜。”

    “猜不出来。”费无极摇摇头。

    孔婉儿道:“我看到太子建了,他也在城父,听人说他是来防御晋国人的。”孔婉儿没有提她还遇到了奋杨,费无极和奋杨的仇恨一直是她担心的事。

    “嗯。”费无极答应一声,脸上毫无表情。

    孔婉儿又道:“太子建还说你回来后让你去太子府一叙,说是要问你去秦国提亲之事。”

    “知道了。”费无极说道:“他是太子,理应去拜访他,明日我就去。还有一件事,这次去秦国很顺利,那商贾给了我一大笔钱币,先暂时寄存在他那里。我回来之前已在城北看好了一处宅子,背山面水,风景甚好,周围又没有多少人家,过几天我就把它买下来作为我们的新家,到时候我要明媒正娶,把你接过去。”

    孔婉儿听了喜极而泣,轻轻地俯在费无极的肩头说道:“嗯,嗯。”的答应。

    第二天,费无极来到城父太子府。太子建远远看到费无极赶紧出门相迎:“费老师来到城父也不通知我一声,好让学生为老师接风洗尘。”

    “不敢惊动太子。”费无极道。

    “说哪里话?再怎么说您还是我的老师不是?学生请老师别人不会说什么的。”太子建道:“来来,里边请。”这些话好像都是客套。

    二人进屋落座,太子建退下左右,对费无极道:“也不知父王是怎么想的,为何派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边陲小城,你看我住的这地儿,什么太子府,就是几栋土房而已。还请老师教我怎样才能说服父王让我及早回郢都。”

    费无极道:“太子应该感到荣幸。城父乃楚国北方门户,大王让太子驻守于此,是将楚国的安危,与中原各国争霸的利箭系于太子之手,太子应该珍惜此次锻炼的机会,不要辜负了大王的良苦用心。”

    太子建道:“这我也明白,我觉得这里有奋杨就够了,我还想回郢都跟赢伊公主成婚呢。父王不是派你去秦国提亲吗,怎么样,秦公答应了吗?”

    费无极道:“恭喜太子,我正是为此事而来的,秦公已经答应将赢伊公主嫁到楚国,婚期就定在今年的腊月二十。”

    “太好了。”太子建兴奋起来:“我是不是可是会郢都了?”

    费无极道:“但是大王有命,因为得到斥候的密报,近期晋国蠢蠢欲动,正在召集它的附属国要召开什么盟会,有南侵我楚国的企图。因此大王特令太子严守城父,没有王命不得擅离职守,太子听明白了吗?”

    “那,那我与赢伊公主成婚怎么办?”太子建急道。

    费无极道:“此事大王也想到了,就让太子在城父成婚。”

    太子建听后,喜忧参半。不过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苦一点也就忍了,将来再找机会劝说父王收回成命,把自己召回郢都。太子建悻悻的道:“也只有如此了。我去哪里迎接赢伊,她何时到城父?”

    费无极道:“大王都已安排好了,太子只需在府中等着,到了腊月二十自会有人将赢伊公主送到太子府中。”

    太子建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费无极肃然的脸色,又想到费无极武功高强,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

    费无极告辞离开后,太子建浮想联翩,越想心中越欢喜,脸上渐渐显出神采飞扬之色,他开始想象与赢伊成亲后共度良宵的好梦了。

    转眼间到了腊月十九,卯时东边黑暗的天空墨云层染,隐隐吐出丝丝血线,不一会儿朱霞窜出,彩云变换。孔婉儿坐在客栈房中,身穿红色礼服,上面绣着金色彩凤,一块红色盖头放在她的身边。孔婉儿望着窗外,朝霞光辉渐渐撒在她的脸颊之上,犹如桃瓣娇红,更增艳丽之色。

    孔婉儿想着昨晚费无极对自己的私语,不禁羞答答的低垂粉颈,幸福的浅笑挂在脸上。她想:自从朝歌之难后,自己已经身在江湖,经过如此多的忧患,为的就是有一个好的归宿,能够有一个安身之所,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他已经为我改变了许多,甚至放弃了功名利禄,与我在这边陲小城一起生活。从今往后,我要与他长相厮守,事事要听他的,顺从他,照顾他,每天坐在门边等他回家,给他做饭洗衣,给他生一个还是几个娃娃……想到这里,孔婉儿不禁满脸通红,羞于再想。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又痴痴的想了起来。

    这时客栈外传来鼓乐之声,由远及近,孔婉儿的心也随着乐声越跳越急,她虽然坐在窗边,这会儿却不敢向外看了。

    鼓乐声渐停,脚踏楼梯声响起。孔婉儿赶紧盖上盖头,端坐在床沿。门开之声响起,接着传来一个婆子的说话声音:“恭喜公子,贺喜公子,今天是个好日子。吉时已到,我们上轿吧。”说着就来牵孔婉儿的手。昨夜孔婉儿已听费无极讲过,要派人来迎亲,想是就是这婆子吧。孔婉儿顺从的随着那婆子上了花轿。鞭炮齐鸣,鼓乐喧空,一声号响:“起轿!”迎亲队伍,浩浩汤汤,朝着一所宅院而去。

    望着远去的迎亲队伍,一个人默默地跟在远处的后面,一直跟到那花轿进了宅院。“婉儿,对不起,要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这么做的,你会原谅我吗?”那人默念了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奔向郢都。

    腊月二十,天刚蒙蒙亮,有人来报:“秦国送亲队伍还有十里便到郢都西门。”费无极道:“好,整装队伍,随我去迎接。”

    秦国的送亲队伍有数百人之多,为首的正是百里奔雷。费无极来到近前,下马作揖道:“百里兄千里送公主到楚国,一路辛苦。费无极奉我王之命特来迎接。”

    百里奔雷道:“奉我家主公之命送秦公主入楚,秦楚联姻,永享和平。”百里奔雷凑近费无极又小声道:“我把赢伊公主交给楚国了,让熊建那小子好好待我家公主,如若我家公主受了什么委屈,我百里奔雷第一个不答应。”

    费无极笑笑道:“百里兄放心,赢伊公主很快就会成为我大楚国大王的夫人,受万民爱戴,谁敢欺负她?”百里奔雷听此话,以为太子建早晚要成为下一代楚王,那么赢伊公主顺利成章也就是下一代大王夫人了,赢伊当上楚国大王夫人对秦国是百利而无一害。百里奔雷拍拍费无极的肩,二人哈哈大笑,笑声却不尽相同,各有各的心思。

    费无极亲自驾车,带着秦国送亲队伍,走在楚国郢都最大最宽的街道上,全城的百姓几乎都出来,站在大街的两边,看楚国少有的大事--太子大婚。

    队伍到达细腰宫门外,楚平王穿着华丽的礼服亲自到宫门外迎接,他身后跟着文武百官。百里奔雷看到楚平王,赶紧下马,快步到前,深深一揖:“秦国百里奔雷见过大王。”虽然在蔡城楚平王还是蔡公熊弃疾时,百里奔雷就与楚平王相识,并帮助他打败公子罢敌和尸兽卒,那时候大家都已兄弟相称,不拘小节,但此时已不同彼时。

    楚平王笑着扶起百里奔雷道:“百里将军辛苦,此次护送公主,功劳甚大,快请百里将军入内就坐。”说完就拉着百里奔雷向王宫内走。百里奔雷边走边寻找,在众多人群中唯独不见太子建,便问道:“为何不见太子?”楚平王打个哈哈,正好来到酒席宴前,便说道:“百里将军请入座,太子在内宫,还未出来。”又对身边狐屠等人说道:“你们都是跟随寡人功臣,朋友,好兄弟,你们多陪百里将军喝几爵,一定要让百里将军喝好,明白吗?”狐屠等人会意楚平王的话中之意,便说道:“大王放心,我们与百里兄弟一起并肩战斗,上阵杀敌,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今日我们不醉不归,哈哈。”

    楚平王又对百里奔雷道:“百里将军多喝几爵,寡人有事不能相陪了。”百里奔雷道:“大王请……”这时狐屠等人已经围了上来,争相跟百里奔雷敬酒。案几上牛肉、羊肉、猪肉、肺肝、菜酱、肉酱等样样俱全,又有两个宫女专门为他们倒酒。

    这些都是曾经在蔡城并肩作战之人,打败公子罢敌之后,有的回归各国,如百里奔雷、常星君等人;有的则跟着熊弃疾入楚,高官得坐,享受荣华,如费无极、狐屠等人;有的则畅游江湖,钻研武学,如展无恤、公子季扎等人。

    今日,当时之人大都又聚在一起,畅谈当年如何突围,使用怎样的武功术法,怎样与魑魅魍魉,与藏食虎大战,又怎样大破尸兽卒和食虎兽,说到高兴处有的人还要耍上两招。大家推杯换盏,喝的好不高兴。有时说到在战场上死去的兄弟,到动情处,又不免潸然泪下,大伙儿又喝起闷酒,默不作声,以致邻座楚国其他大臣都投来异样的眼光。

    在众人当中,费无极一直矜持,很少说话,他在蔡城时就是这样,也知道他是楚平王的心腹,不便多说,众人也就不以为意。众人都喝的酩酊大醉时,费无极站起身来离席而去,他心思如潮,看着自己将秦国公主迎送给楚平王,想起了远在城父的孔婉儿,她现在已经知道她的新郎是谁了吧,她见到太子建时她会怎样呢?她会不会恨我骗了她,她会接受太子建吗?太子建见到孔婉儿又会怎样呢?他会不会来找赢伊还是就此接受命运。他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当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娶了赢伊公主时,他敢不敢反抗自己的父亲呢?

    楚王知道这一切的计划,那赢伊公主见到自己嫁给的不是年轻的太子建而是个又老又丑楚王,她会怎么样呢?她会一气之下回秦国吗?她会说楚国骗了她吗?秦楚两国会为此交恶吗?为了达到目的冒这个险是值得的,再说秦国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跟楚国开战的。

    费无极又想起了莫无琊,但觉心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可你却选择了展无恤,我跟他差在哪里?你宁愿跟着他到处受苦,为他生子,帮他铸剑,那有什么好?你看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得承影剑,略施小计就能拿到神火令,等我练成绝世武功,就连展无恤也不是我的对手了,你看吧,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重新得到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你留在我身边。

    细腰宫内,楚平王揭开红色的盖头,他知道盖头下面是谁。

    城父太子府,太子建也揭开红色的盖头,他不知道盖头下面是谁。

    当两个盖头揭开的那一刻,太子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孔婉儿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赢伊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有楚平王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人。

    夜已深,费无极离席而去。由于费无极是楚王近臣,经常自由出入王宫,宫中侍卫也不敢阻拦于他。不知不觉间,费无极走到了细腰宫附近,听到有个女人哭泣的声音。费无极飞身跃到细腰宫屋顶,斜身卧倒,向宫内看去。只见细腰宫正房窗内两只人影在说话,身体激动,像是在争吵,从那只女人身影上不断传出哭泣之声。不一会儿,那只女人身影夺门而出,扑在院中一棵桑树旁抽泣起来,她正是从秦国远嫁而来的秦国公主赢伊。楚平王紧随而出,跟到赢伊身边,欲用双手去扶赢伊的肩头,手到半空悬住了,他叹了一口气:“赢伊,我不会强迫你的,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好好想想,明天我再来看你。”说完走出细腰宫。

    赢伊托着无助的脚步走出细腰宫,穿过楚王宫,就像穿过一道道荆棘枷锁,她来到了王宫西门外,就在不久前,她还满心喜悦的走进这道门,现在她却失望的又走了出来。前方是何处?她该去往何处?在迷茫中她失去了方向,第一次感觉到无力和无助。

    赢伊望着宫外飞扬的尘土,一个蓬头垢面,满身污泥的人走了过来,他一把抓住赢伊的手,哭诉道:“伊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赢伊先是一惊,等看清来人面貌后不禁惊呼:“建,是你吗?你怎么变成这等模样了?”说完二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哭罢多时,赢伊问道:“建,你是从何而来,为何成了这副模样。”

    太子建道:“三个月前父王派我去守城父,后来又派费无极去秦国求亲,费无极说让我在城父与秦国公主成亲,当时我听了虽然有些狐疑,但又一想,秦国公主非是你不可,我又非常高兴,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无论在郢都又或是在城父都是一样的。谁成想,今日一早,我娶进得秦国公主竟然不是你,而是孔婉儿。当场我便不知所措,我问孔婉儿这是怎么回事,她一直哭,不停的说:他还是骗了我。我感觉事有蹊跷,便骑了父王送我的快马,跑到一半路程,马累死了,我便用双腿跑,跑了一段终于看到一个驿站,便抢了一匹马,朝郢都飞奔。快到郢都时,那马又累死了,我便又用双腿跑,等到郢都城外时便听说王宫在大办喜宴,我心想不好,不知是谁在成婚,我便又跑,终于在这宫门外见到了你。”太子建一口气说完,突然发现赢伊穿着婚服,便问道:“伊儿,你……你这是跟谁成婚?”

    赢伊的眼泪早已扑簇簇的滚下衣衫,说道:“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从秦国远道而来,只盼在楚国与你成婚,与你厮守偕老。没想到,掀开我盖头的不是你。”

    “那是谁?”太子建急道:“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敢抢我的女人。”

    “那个人是你的父王。”赢伊道:“我爱的是你,不是你的父王。”

    太子建闻听此言大为骇然,顿时蔫了,他万万没想到,那个抢他女人的人是她的父王,是他亲生父亲。太子建一时没了主意,愤恨的道:“这一定是费无极在从中作梗,我要启奏父王杀了他。我父王何在?”

    赢伊道:“他在宫里。”

    太子建道:“我这就去找父王,这件事一定是弄错了。”说着就要向细腰宫内走。

    赢伊一把拉住他,说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没有你父王的授意费无极也不敢那么做。你是斗不过你父王的,建,你还是带我走吧,我们两个人从此远走高飞,离开这是非之地,再也不回来了。”

    太子建热血上涌,说道:“好,我们再也不会来了。”拉住赢伊的手就向城外走。

    这时,一阵凉风吹来,正刮到太子建的身上。他停下脚步,在这一瞬间,他改变了主意。太子建默默地道:“我们就这样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我们要去哪?”太子建沉重的慢慢转过身,对赢伊道:“我们不能走,就这样走了便是不孝,我……我不能对不起父王。”

    赢伊惊道:“建,你怎么了?是你父王对不起你在先,是他要把我从你身边抢走。”

    太子建道:“不,你……你已经嫁给了父王,我不能带你走。我是楚国的太子,我不能那样做,我会失去楚国的。伊儿,不,不,夫人,忘了熊建吧。”

    赢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太子建会如此说,她已泪如泉涌:“难道王位会比你我之间的爱情还重要?”

    太子建道:“我若带你走,秦楚两国就会交恶,就会兵戎相见。我不想看到因为我们俩而让两国生灵涂炭。其实我们可以在一起的,就算不能成亲也可以的。”

    “胡说,你就是舍不得你的王位。”赢伊怒吼道:“滚,你给我滚。枉我对你一片真情,你以为你不带我走你就能得到王位吗?”

    太子建道:“伊儿,我……”

    “不要再那样叫我,走,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赢伊哭道。

    太子建无奈,在他心中他也不知道如何选择,他也不知道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赢伊还是希望太子建改变主意,只要她过来拉她的手,说一声:我错了,我带你走吧。她还是会跟他走的。最终,赢伊没有等来太子建的改变。太子建走了,临走时他对赢伊说道:“伊儿,我会再来看你的。”

    赢伊流着眼泪返回到了细腰宫。这一夜她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她恨楚王,他恨太子建,她恨楚国,她要报复,用一个女人的方式。

    与此同时,在城父,另一个女人也哭干了最后一滴眼泪。她恨费无极,他恨太子建,她也恨楚国,她也要报复,也用一个女人的方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