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崇祯窃听系统 > 291 又是五百万收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郑芝龙早就想见见英明神武的皇帝,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作为一个白手起家,从底层爬上大明海盗王的男人来说,能让他佩服的人不多。其中,卢象升是一个。

    而崇祯皇帝,哪怕去掉身份,也一样赢得了卢象升的尊重,就更不用郑芝龙本人了。

    因此,郑芝龙是带着和儿子团聚的喜悦心情,还有对崇祯皇帝的想象,坐快船直达天津,而后快马赶到京师。

    不用说,见到儿子的第一时间,他自然是询问郑成功在陪皇子读书的情况,叮嘱他要好好努力。然后,他就通过通政司请求觐见。

    其实,在他到京师的时候,就已经由锦衣卫把消息禀告上去了。

    崇祯皇帝原本就有事要见郑芝龙,接到郑芝龙的要求之后,便在武英殿接见了他。

    之所以不是直接传旨召见,而是让郑芝龙来请求觐见。这其中,是有施恩于他的意思。

    果然,郑芝龙对于自己递上去的请求,皇帝立刻准许,当然是很高兴的,感觉自己确实在皇上那边受到重视,因此,第一次进紫禁城觐见,心情还是有点激动的。

    崇祯皇帝在他见礼的时候,也在打量这个久仰大名却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不得不说,郑芝龙哪怕穿着武将服,看着也更像生意人多一点。

    在郑芝龙见礼完毕之后,崇祯皇帝便微笑着问道:“可是见过成功了?这小子,朕看着真不错,将来是肯定有出息的!”

    皇帝御口钦定儿子的前途,这让郑芝龙心中不由得大喜。投桃报李,他在感谢圣恩之后,便立刻奏道:“末将见北方粮食不足,愿让家人从南洋收购粮食北上天津,用于朝廷赈灾!”

    他知道,自己大概有多少钱,皇帝肯定已经摸清楚了,因此,在皇帝这边,他也就不避讳了,钱不露白的事情,在皇帝面前没用。

    另外,他隐隐也觉得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皇帝对他儿子那么另眼相看,对他也不错,很可能和他手中的财富有关。既然如此,与其等皇帝来要,还不如自己干脆一点,反而能换取更多的好处。

    从这一点来说,郑芝龙确实是一直以商人的思维做事的。

    崇祯皇帝听了,心中也是高兴,暗赞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舒心。就见他点点头,微笑着对郑芝龙说道:“郑卿一心为国,在我大明实在是难得。朕也不能让你白白出这个钱。那这样好了……”

    说到这里,崇祯皇帝似乎想了一会,便继续对郑芝龙说道:“就封卿之兄弟郑鸿逵为福建海防游击好了。”

    虽然郑鸿逵在实际上是郑芝龙不在福建期间,是郑家船队的掌控者。如今封为海防游击的话,就可以让一部分郑家船队成为官军。说起来,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

    可是,不管怎么样,郑鸿逵如今只是武进士出身而已,由此而得游击一职,这已经是越了好几级了。至少在官府这个层面,郑鸿逵就正式踏入将军之列,是有身份的了,也算是圆了他改名的心愿。

    郑芝龙听了心中欢喜,可表面上,他还是装出一点诚惶诚恐的样子,连忙奏道:“陛下,末将以前是赚了不少钱,亏了陛下不与末将计较,末将心中也甚不安,如今拿出来能为朝廷做点事情,也是理所应当之事,不敢再求赏赐!”

    “朕意已决,卿就不用推辞了!”崇祯皇帝对于他的识相,还是很高兴地说道,“从南洋购买粮食再北运,是要花很多精力的。这个事情,也是卿之弟在操心。就凭这个,朕封他一个海防游击,也是对他的奖励。”

    说到这里,他感慨了一下道:“其实,我大明确实很缺粮食。要是有可能,希望能尽可能从南洋多购买一些粮食北运。这样好了,朕给福建巡抚也下一道旨意,看福建能挤出多少银子,全都交给你们郑家,用于购买南洋粮食如何?”

    郑芝龙听了,还想推辞,说不用福建巡抚那边给钱。

    崇祯皇帝听了,不得不强调道:“朕的意思,卿可能还不明白。以后的几年,还是需要一直从南洋购买粮食。要是有可能,哪怕把南洋的粮食买光了都可以。这么多的钱,不能让你们郑家一直出。朕虽然缺钱,处处要用钱,可也不会一直惦记你们郑家的钱。当然,也不会惦记别人的钱。只要安分守己,就都不会有事。”

    郑芝龙听了,一开始是放心了不少,不过转念一想,却想到自家一直通过收取海上走私的保护费而赚多了钱,这一点,皇上是知道的。如果他日皇上以此为借口对付自己的话,这应该也没有违背承诺,自己不算安分守己吧?

    这么一想,郑芝龙藏在心中的惧怕,就又起来了。

    想了一会,一咬牙,便向崇祯皇帝奏道:“陛下,末将以前不知皇恩浩荡,做了一些有违大明律的事情。末将如今已是悔悟,定然去信交代家里,既然食君之禄,就不要再做背君之事,末将该死!”

    说完之后,他便跪了下去请罪。

    虽然郑芝龙说话有点隐晦,可崇祯皇帝却是听懂了。想了想,站了起来,绕出御案,走下去亲自把郑芝龙扶了起来,看着他,笑着说道:“郑卿过滤了,既然郑卿不放心,那这样好了……”

    听到皇帝这话,郑芝龙便又想请罪,想说他不敢不放心皇上。不过此时,崇祯皇帝已经先一步开口说道:“朝廷欠赋严重,朕虽然已经派了巡按御史前去催收,但估摸着应该不会那么顺利。然而,朝廷确实需要钱。因此,朕有个想法……”

    听皇帝说得有点奇怪,郑芝龙好奇之下便抬头看向皇帝。

    就见皇上很是恳切地对他说道:“卿之前收令旗的钱,其实未尝不是变相地收海税!正儿八经的收海税,绝无可能收到这么多海税。因此,朕想着,卿之郑家就先继续保持不变,继续收那些海商的令旗钱。不过收到之后,三七分,朝廷占七成,卿之郑家得三成。朕可以给你一道旨意,如果有人因此事质疑郑家的话,卿可以拿出旨意为自己正名!”

    如果说崇祯皇帝一开始和郑芝龙接触的时候,就直接提出了这个要求,郑芝龙一定会觉得他的利益受损,竟然要分去七成收益,有非常大的概率会抵制皇帝的要求。

    但是,崇祯皇帝并没有一开始就提这要求,而是先威胁,郑芝龙屈服了,就立刻给其好处,不但升他当了总兵,而且还给他儿子赐名,成为太子伴读,又夸他儿子不错。在威之后示之以恩,让郑芝龙进京团聚,甚至想求见时都感觉到皇帝对他另眼相看。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是让郑芝龙感觉到了朝廷的力量。有卢象升这样文武双全的官员,还有他皇帝英明神武,能做以前皇帝不能做的事情。

    这种种因素加起来,就已经大大改变了郑芝龙对朝廷的看法,认清了自己的位置。

    在这样的前提下,崇祯皇帝才顺势提出了这个分钱的要求,就一点都不突兀了。此时的郑芝龙,也是觉得有皇帝背书的话,就能让他收保护费的事情合法化,对于将来是有非常大的好处的。

    不过,他显然还有点犹豫,并没有立刻就回答,在过了好一会后,他才向崇祯皇帝奏道:“陛下,实不相瞒,不是末将讨价还价,而是真的,如果只是三成的话,末将恐怕难以维持船队的归心,有些人恐怕会脱离,自己去干。陛下,末将真得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崇祯皇帝便微笑着开口说道:“朕就喜欢开诚布公,既然郑卿觉得有问题,提了出来也是好事。如果按卿所预估的话,那要分多少才能保持如今的现状?”

    他能理解,郑芝龙不可能是凭着个人魅力,就把海盗给统一了。肯定是威逼利诱,各种手段都有,才让大明东南沿海的海盗,全都纳入了他的麾下。

    郑芝龙听皇帝这话,这么理解他,不由得很是感动,连忙说道:“五成,如果有五成的话,末将能有把握,他们不会有怨言。真的,陛下,这五成,都要分给他们,并且维修船队,都要花不少钱的。”

    “嗯,朕明白了。”崇祯皇帝听了,点点头,想了一下后又道,“那这样好了,就还是五五分成。另外,卿觉得那些手下对朝廷忠心,可提拔的,给朕一个名单,朕可以封官帮卿收其心。另外,船队保养,以及新增战船这个,卿这边可以不用操心。朕和卿说过,海得尽头,都要有大明的旗帜,这绝对不是说说的。因此,朕会下旨扩建各地船厂,他日战船的补充,卿就不用操心了。”

    听到这话,郑芝龙不由得大喜。由他提供名单,皇帝还会给其官职,对他稳定手下是绝对有好处的。而且皇帝又再一次重申了对大海的野望,那就说明,他郑芝龙以后还会一直受到重用。

    想到这里,他立刻便奏道:“陛下,既是如此,六四分成,足矣!”

    听到他主动付出一成,崇祯皇帝便笑着摇摇头道:“就冲卿如此为朝廷考虑,能自己少要一成,朕也不能不考虑卿之郑家的收益。就按五五分成定好了!”

    郑芝龙的船队在东南收保护费,一年大概有一千万左右的收入,如果按五五分成的话,朝廷也有五百多万银子的收入了。什么都没有付出,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刚才所耗掉的口水,怕是最值钱的口水。相当于朝廷什么都没做,就多了以前一倍以上的一年国库收入。

    郑芝龙解决了将来的问题,而崇祯皇帝获得了一大笔收入,双方可谓各有好处,心中高兴。这事的谈妥,就连君臣关系似乎都在无形中更进了一步。

    就听崇祯皇帝闲聊一般,对郑芝龙说道:“国库的收入太低了,朝廷的税收以后会改,朕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全都需要钱……”

    郑芝龙一听,稍微有点惊讶,心中想着,陛下,你不用再解释了,我已经心甘情愿把钱分了啊!

    在他看来,皇帝是比较厚道的,拿了这么多钱,有点不好意思,还想解释一下。

    “……西夷正在四处扩张,我大明也不能不管不顾,天下正义,少大明不得,如此,就需要更多的船,更好的船,更多的炮,更好的炮。船炮要造,也要研发改进,这些全都要钱……”

    听到这话,郑芝龙不由得心中立刻赞同,这钱真要拿来做这些的话,就真是太好了。

    “……天下各地,连年遭灾,接下来的这些年,估计灾情也不会多好,都需要赈灾,能让百姓能够活下去,如此,才能安定国内,这些也都需要钱……”

    郑芝龙听得微微点头,确实如此,要不然,像以前一样,肯定又会出现流贼的。

    “……兴修水利之外,朕还打算,把大明所有的道路、桥梁等等,全都重新修一遍。大明有点大了,南来北往,在路上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只有道路畅通,快捷,各地往来之买卖,才会兴旺起来,如此做买卖的人多了,百姓的日子才会好过起来,朝廷收到的钱才能多一些,而后再用这些钱去继续修路,搞基建的这些事情。总之,要想富,先修路……”

    崇祯皇帝的这些话,如果对其他臣子说得话,恐怕没多大作用。但眼前的这位,其实就是商人出身,对于商业的理解,远比一般的官员要多。因此他听到皇帝说得这番话后,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皇帝果然与众不同啊,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要想富,先修路!

    要知道,以前的皇帝,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事实上,以前皇帝的做法,都是恰恰相反。

    他们不希望百姓乱窜,这样对于朝廷管理百姓会有很大的不便。由此一来,当然也不希望商人乱跑了。

    因此,以前的道路修筑之类,基本上只是为了公文传递,是为官府所用才不得不做的。

    可眼前皇上的说法,就和以前是完全相反的。虽然都是修路铺桥,可目的完全不一样。郑芝龙都能想象得出来,要是皇上真这么做了,那大明各地绝对会变得更为繁华,这钱绝对花得值!

    听着皇帝在一条条地说着朝廷以后花钱的去处,都是利国利民的地方,并没有说要用于宫内,用在自己身上。郑芝龙就知道,眼前这位皇帝,有通盘的计划,绝对是一位大明的好皇帝!

    皇帝要很多的钱,这是应该的!

    这么一来,郑芝龙在心中,不由得对皇帝更为钦佩。

    等皇帝说完这些之后,好像就要散了,郑芝龙这才想起来,出发前卢象升的交代,便向崇祯皇帝提出了疑问,为什么不让他一仗就剿灭建虏水师得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