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崇祯窃听系统 > 305 “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溥果然没有料错,钱谦益就是要他死,外面的暴动不但没有消停下来,反而更为混乱。一个个身手矫健的年轻人,接二连三地通过空档翻过墙,没到半夜,后院就守不住,不得不退守潘修文居住的主楼。

    混乱中,本地的衙役,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接一个地不见了。只有东厂番役和苏州来的捕快,握着手中的兵器,努力守着楼下。

    二楼上,潘修文的家眷,全都挤在床上呜呜地哭着。她们这些官眷,何曾见过这种事情,而且事先没有一点征兆。

    这个时候,也不管是否男女有别,张溥等人全都在二楼,不过当然不是在床上,而是躲在中间,四周搬来家具挡着,以防可能从外面丢向二楼的东西,防止砸伤之类。

    也确实是北方战事多,对于这种事情,姜冬等人的经验就丰富一些,做出了如此布置。

    没过多久,外面的暴徒果然又开始冲击这栋楼。

    但是,底下守着的番役,可不是捕快那样带铁尺的,而是绣春刀。只要暴徒敢靠近,当场就撂翻了几个。见血之下,冲在最前面的暴徒没了,后面那些就有点怂了。

    不过并没有多久,那些暴徒也抄了家伙又开始攻击。

    二楼上,石块之类的东西,不时破窗而入,砸在那些家具上,发出很大的一声声响。

    听着外面的喊声,听到那石头砸进来的声音,潘修文着实害怕,官帽不知道什么时候早掉了,抱着脑袋,惊恐地说道:“完了,完了,他是往死里逼我们啊,那些家丁冲进来,就全完了……”

    张溥此时却不是害怕,而是非常愤恨。他当然知道,外面为首的那些暴徒,绝对是钱家的家丁,就算不是,也绝对和钱谦益那个老东西脱不开关系。

    这一次,他很可能会弄死自己,然后说是自己在常熟县仗着巡按身份,为非作歹,惹起了民愤。有他的那些门生故居,朝中关系的造势诽谤,恐怕到了最后,嫁祸给自己的罪名就跑不了了。不过为了给朝廷交代,也肯定会有人自首,说是自己这个狗官如何如何,被逼着才这样做的。

    想着自己有可能会丧命在这里,张溥心中也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这个老东西会把当初苏州那套直接搬过来用,年纪这么大,还这么狠,自己就应该多带点人手过来才好。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想到这里,张溥心中又叹了口气。他并不寄希望周边的官府能及时赶过来。搞不好,周边那些当官的听说这边的情况之后,巴不得闹大了才好,自己死在了这里,官绅优免限额的核查,还有崔缴欠赋的事情就不会继续了。

    想着想着,张溥就好像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整个人都沉浸在了他自己的脑海中。

    回想起自己的前半辈子,张溥就恨,自己出生不好,以至于一直在耻辱中长大,为此,自己曾经暗自发誓,发愤图强,一定要出人头地。

    后来,自己做到了,成为了大明的一名名士,多少人千里迢迢赶着来听自己讲课,又有多少人对自己尊敬有加,还有多少人对自己巴结。

    县府堂上,自己是尊客;挥手之间,谁能成生员,自己一言以决。

    虽然官位不大,可要说名望,要说威风,在这大明朝,又有几个人能赶得上自己!

    然而,这一切,在接到那份旨意之后就变了。原本都拥他为首的那些人,一个个反目成仇;原本和自己谈笑风生,简直如同师生一般的前辈大家,更是要置自己于死地!

    想着想着,张溥的脑海中,最终定格为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呵呵,自己的一生,就是被一个“利”字裹挟却不自知,还以为天下之人皆已信服,其实只是为了个“利”字而捧着自己而已。

    想着想着,忽然,他被人用力推了几下,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却是脸上带有鲜血的姜冬,顿时,他吓了一跳,同时,他也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看张溥有了反应,姜冬便立刻沉声喝道:“大人,我手下的兄弟都有死伤,这些暴民到天亮还不退,怕是不能幸免了!”

    对此,张溥其实早已猜到,因此,边上的潘修文在痛哭,他却没有多少反应,转头看看周边,发现还有起火过的迹象,不过都被扑灭了。周边,石块什么的,到处都是,甚至还看到了一些箭支。由此可见,能一直守到现在,也确实是不容易了。

    他不管外面的嘈杂声,一挥手说道:“你们不用管本官了,和剩下的人杀出去,混出去也行。只要能逃出去,就禀告皇上,这里发生的一切!”

    姜冬听了一愣,没想到张溥这个文官,竟然如此视死如归,自己不走,让他们走。

    回过神来后,他立刻便说道:“大人,我奉皇上旨意,一定要护卫你周全。要突围,就一起突围吧……”

    张溥没等他说完,就摇摇头,露出一丝苦笑道:“钱谦益那个狗东西是不会让本官走的。只要本官留在这里,你们才有可能有逃出去的希望……”

    看到姜冬又想说法,他抢先一步说道:“回去禀告皇上,大明官场都已经烂了,诸多官僚,皆为自身利益,而枉顾君恩。今次本官奉旨核查官绅优免限额和催缴欠赋,就是动了他们的利益。本官今日殉国,也可以给皇上一个理由,下重手整顿官场。这些官员,都已经忘记了大明开国之初的铁血,本官觉得,就该给他们长长记性,这天下乃是皇上之天下!”

    姜冬一听,顿时就觉得一股热血上涌,他没想到,之前狠到能刺自己大腿的文官,如今为了皇上,竟然做出了殉国的准备。对此,他想不明白,不过此时他也不愿意去想了,打定了主意,当即对张溥说道:“大人不用再说了,我奉皇上旨意,岂能临阵脱逃,丢下大人不管。常熟之事,我立刻去安排。”

    说完之后,他不由分说,便猫腰往楼下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第一次,张溥心中忽然有所触动,是天下皆为“利”么?为何这个姜冬却是如此之笨,要选择留下来陪自己?当初在京师的时候,可是有听说过,他是有一个妹子要拼死保护的,如今,却还是要留在这里,只是因为奉了皇上旨意?

    这些问题,此时的张溥怎么想,都没想明白。

    很快,姜冬又回转了过来,向张溥禀告道:“我已经安排兄弟换了衣服,躲在楼下,要是暴民冲进来的话,就可以混在里面逃走。另外,也有要突围的,吸引暴民的注意……”

    听到他这话,张溥能确认,姜冬就是要留下来陪他。想起心中的那么多疑惑,他忍不住就想问。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姜冬自己停住了说话,侧耳听了起来。

    他的这个动作,让张溥有点疑惑,便也细心去听。不过还没等他听出什么来,却见到姜冬忽然狂喜,大声说道:“有马蹄声,是骑军,该是军队来了!”

    很显然,北方人对于马蹄声,特别是战马的声音更为熟悉、敏感。

    张溥听了他的话后,还没有得到确认,就听到了一声长长地“呜……”声,是军队号角的声音!

    这一下,张溥也听得很清楚,顿时,原本已有死志的他,立刻狂喜起来,竟然是有军队这么快赶过来了?

    想想周边,他想不到什么人会这么积极地赶来,难道是恩师?

    虽然这个结论好像有点不可思议,可好像除了周延儒之外,也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这么想着,他便立刻兴奋地说道:“看来是我恩师领兵赶来了!”

    虽然周延儒也是被罢免在家,但以他的影响,说动地方官府领兵过来,也是很有可能的,只要他去这么做。

    正伤心绝望了的潘修文听到他们的对话,知道自己可以不用死时,顿时喜出望外,眼泪鼻涕地一抹,然后就冲向他的家小那边去了。

    “呯呯呯”地声音,随即响起,外面的暴民也都先后听到了动静,等到枪声响起时,顿时就做鸟兽散。一把、两把的火器,在民间可能是有,但这么多的火器,那就绝对不是民间所有,那就只有一个结论,朝廷官军来了!

    有东厂番役就在窗户边,看着外面大喜过望地说着外面的情况:“是军队开来了,好多军队啊,街道上都是,暴民有顽抗迹象的,全都遭到镇压了,好!太好了……”

    他在说着,其他人就再也忍不住,纷纷靠到破烂的窗户口去看外面的情况。

    果然,就如同刚才这名东厂番役所说,一队队地明军将士,正四面合围而来,那红色的军服,怎么看就怎么亲切。就连张溥此时看到,也感觉这些外面这些武人,非常地顺眼。

    不过张溥和东厂番役的关注点还不一样,他并没有继续去看明军将士驱赶镇压那些暴民,而是去寻找帅旗所在。他想着,恩师应该就在帅旗所在。

    扫视了一遍,甚至还换了另外一侧的窗户,终于被他发现,城外明军帅旗所在。看着那边旗帜上的旗号,张溥不由得呆住了。

    与此同时,在钱家,钱谦益的年纪有点大了,压根熬不了夜。昨晚闹起来后,他比平常睡得太晚,这个时候,都还没起床。是侯方域惊慌失措地冲到了外间,隔着帘布大声喊话,才让钱谦益从迷糊中醒过神来。

    “什么,有军队来了?”钱谦益吓得一激灵,同时又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连忙质疑道:“哪来的军队?周边卫所,就算不顾老夫的面子,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出兵的啊!”

    侯方域还来不及回答,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呯呯呯”地枪声。这一下,都不用他来回答,就已经有答案了。

    钱谦益听到之后,甚至都顾不得穿衣裳,一下从里间冲了出来。此时,再没有了文学大家、东林领袖的风范,一脸地惊慌失措,咬牙切齿地骂道:“哪个匹夫,竟然会带军过来?难道老夫这么做,只是为了老夫自己一家?都疯了么,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侯方域也是慌了,煽动民变的事情上,他也没少出力,至少在常熟的文人士子中,他是有多次露面鼓动的,甚至都还写了一篇文章,就等着这个事情发生过后,学张溥的前例来扬名的。

    可是,一切都没有按照他们预定的计划走,如此一来,张溥小儿逃过一劫,肯定会报复的!那家伙,是个非常极端的人,那会管什么官场潜规则,是个会完全乱来的人啊!

    这时候,侯方域又怕了,他只能寄希望于钱谦益这边有办法。

    钱谦益的侍妾从里面拿着钱谦益的衣裳追出来,也顾不得侯方域在场,赶紧给钱谦益穿上。

    钱谦益出了门口,被冷水一吹,也清醒了一点,一边让侍妾伺候他穿衣,一边大声嚷道:“快,给老夫去查,看看是谁带兵来的?或者是不知道情况,非要老夫露面不成!”

    侯方域听得一喜,别是一场误会,回头搞清楚了是谁带兵过来,以钱谦益在官场上的面子,说不定有挽回的余地也不一定。

    这么想着,他刚要奉承一句时,却见到有仆从那是连滚带爬地往里院冲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惊慌失措地喊道:“老爷,不好了,老爷,官军来了,老爷,官军来了啊……”

    到了近前,那仆从都简直有点六神无主的样子了,冲着钱谦益喊道:“那个张溥带着官军,已经到门口了……”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呯”地声音响起,是大门被撞开了。前院那边,很快响起了嘈杂的声音,官军喝斥地声音,盔甲碰撞的声音,还有急促地脚步声,离后院越来越近。

    钱谦益一听之下,知道是张溥带着官军来,慌得一把推开还在替他穿衣的侍妾,转身就跑,却不料,没注意门槛,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