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崇祯窃听系统 > 347 天恩浩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建虏这边,确实是久经战阵的精锐,他们同样知道,被这些猪队友冲击的话,绝对要玩完。于是,各自施展箭技,连珠箭什么的,一股脑地全都施展了出来,只求快速杀伤逃过来的猪队友,力保本阵的安全。

    而朝鲜军卒慌乱中根本没想到会受到盟友的攻击,于是,只是一下子,便躺倒了一大片。

    不得不说,建虏的这种手段还是有效的。后续的那些朝鲜军卒看到自己面前的同袍被射杀,顿时都吓得站住了脚。

    可是,他们站住了脚,在他们后面的朝鲜军卒却看不到,还在不顾一切地往这边拥过来,顿时,就又推得这些站住脚的朝鲜军卒,身不由己地再次拥向建虏军阵。

    那就没得说了,建虏弓箭手自然不会停手,只是一会功夫,就在建虏军阵之前的一箭之地内,倒下了无数的朝鲜军卒。

    朝鲜北部多山,这处地方又刚好是类似山谷所在,并不是平原。

    如果是平常情况下,倒也没什么。可是此时,英俄尔岱却懊悔地发现,就算让这些朝鲜军卒往两边跑,那也不可能一次性逃散多少。而且,他也不愿意自己的手下直面士气正高的明军的第一次冲锋。

    因此,他在手下射箭的时候,让亲卫大声喊话:“集结迎敌,否则杀无赦!”

    建虏的铁血手段,确实也起到了震慑作用,朝鲜溃军终于站住了,不过却乱成一团。金自点在人群中有亲卫护着,慌忙地大声喊着“结阵,结阵。”

    在他的号令之下,终于有朝鲜军卒开始结阵了,但是,在两侧的朝鲜军卒却没有听话,前有追兵,后有虎狼拦截,那可以往山上跑啊!

    朝鲜军阵这边乱哄哄的情况下,明国骑军上来了,果然没有直冲人群,而是冲到近处之后,勒马急停,翻身下马,拿出步弓,用最快速度射向挡在前面的敌人。

    朝鲜军卒正在慌乱地结阵,兵找不着直属官,官也找不到直属兵,虽然看到明国骑军没有冲过来,可是,明军射箭了啊。为了躲避射来的箭支,好不容易有点军阵样子的朝鲜军,又哗啦一下散开了。

    等明国骑兵射完箭后,朝鲜军卒松口气刚想继续结阵时,明国的步军已经上来了。

    最前面的是,刀盾兵,他们用刀击打着盾牌,发出有韵律的声响,同时还大喊着“吼,吼”声。

    这么做不是无意义的,一是震慑敌人,二是有节奏,让自己的同袍根据声音踏着节奏保持一致。

    不得不说,当几千人整齐如一的动作做出来时,其震慑力是相当强悍的。看到的人,无不震撼。哪怕是英俄尔岱,在看到的时候,就立刻想起了探马之前所说的,明军都是精锐,果然是没错啊!

    从快速追击到临敌结阵,并趁势进攻,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压根就没有一点乱相。这样的军队,要不是精锐,那什么军队会是精锐?

    在明军刀盾兵的后面,则是弓箭手和火铳手,在同袍的掩护,他们第一时间便向惊慌中的朝鲜军卒倾斜了箭雨弹雨。

    “嗖嗖嗖……”

    “噗噗噗……”

    靠近明军一侧的朝鲜军卒,犹如海浪一般成群倒地。慌乱地他们,根本无从抵抗。

    于是,很自然地,好不容易稳下来的朝鲜军阵,就又崩溃了。

    两边的朝鲜军卒,丢弃了手中武器,就恨自己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手脚并用,就往两侧山上蹿去。那速度,压根就看不出他们没吃饭,比猴子还快。

    而在军阵中间的,他们没法往两侧山上跑,就下意识地,再次冲击建虏军阵。

    建虏军阵中,英俄尔岱一眼看清明军的精锐之后,他心中就有了非常不好的念头。这一仗,非常难打了。就算没有这些猪队友拖累,要想全身而退,也不可能。

    因此,他在第一时间,就想借助朝鲜军卒挡一挡明军,给他多争取一点时间,立刻下令军阵后移,想要脱离战场。

    对于英俄尔岱来说,他不像豪格等莽夫一样,打不过就撤,保存实力,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对于大清军队面对明军的攻势,不战而撤的这个事情,他毫无心理负担。

    可是,他没想到,四千朝鲜军卒,压根就没有任何迟滞明军的作用,就在明军的第一波攻势开始的时候,就又崩溃了。逃向大清军阵这边的朝鲜军卒,依旧非常多。如果不管的话,军阵立刻会冲散。

    看到这一幕,这一千建虏军卒虽然是久经战阵的老兵,这个时候也心慌了。他们的军阵,那经得起一而再,再而三地冲击。这军阵要是散了,明军在后面趁势杀到,那根本就没法打了。

    都不用英俄尔岱的命令,有经验的建虏弓箭手便在第一时间又开始射杀靠近军阵的朝鲜军卒。

    可是,之前刚刚射过一阵,箭支没有补充,而且快速连续拉弓,对于正常人的臂力消耗也大。因此,这一次,阻击逃过来的朝鲜军卒,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看到这一幕,英俄尔岱的亲卫就慌了,连忙对他说道:“主子,快跑吧,再不跑,被败军席卷,都不一定跑得出去了。”

    英俄尔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阵前,看到有朝鲜军卒被结阵的大清勇士捅死在阵前,双方已经接触上了。虽然最前面的这些朝鲜军卒已经被杀,可后面,还有更多的朝鲜军卒,就被明军驱赶着,继续冲向大清军阵,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有几处,他甚至都发现,被逼急了的朝鲜军卒,竟然向大清勇士亮出了兵刃。

    狗急跳墙,不分敌我了。

    看到这一幕,英俄尔岱知道再不跑,整个大清军阵都会被朝鲜败卒给淹没了。

    他也算是果断,立刻下令撤退,到铁山集结。而后自己也一勒缰绳,调转马头,先跑为上。

    虽然英俄尔岱看着果断,没有一点犹豫。可其实,他的心中,非常不好受。因为他感觉自己满满地全是力量,却一点都用不出来,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败了。

    想到这,他除了暗赞一下明军统领撞到了一个开战的好机会之外,就只能是恨死这些猪队友了。四千朝鲜兵,根本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大清这一仗,就毁在他们身上。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等着瞧!

    英俄尔岱倒也光棍,算是承认了这一仗无力回天。

    另外一边,在这一次的战事中,囚车上的金尚宪,也没有一个人管他,自始至终观看了整个过程。

    在明军突然杀出来的那一刻,他是浑身一震,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金尚宪退隐在野之后,一直得到的消息,都是东江军已经败亡,明军就只剩关宁那边了。也就是说,朝鲜这边,就再也没有明军了。

    可是,如今的他,就亲眼看到大明骑军冲锋而来,而在骑军的后面,还有无数的明军步卒杀过来。

    这第一眼看到,不怀疑自己眼花也就怪了。

    隆隆地马蹄声,惊慌失措地朝鲜军卒,还有慌乱结阵的建虏,听着,看着这些,金尚宪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白胡子都笑得一抖一抖的。

    明军……明军杀回来了!

    虽然他没有带过兵,可看气势就能看出来,这支明军,远非原来的明军可比。

    这一刻,他坚信,大明皇帝没有抛弃朝鲜,又派兵过来了!天恩浩荡,天恩浩荡啊!

    等金尚宪看到连建虏都抵挡不住,未战先逃时,他又不由得老泪纵横,建虏蛮子也有今日啊!

    虽然他是主战派领袖,死不肯向建虏妥协,可他心中也不得不承认,建虏确实强大。这么多年来,崛起辽东,野战无敌。原本以为这辈子,怕是看不到建虏的败亡。但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幸看到了建虏军队也和朝鲜军一样,打都不打,就闻风而逃了!

    再说英俄尔岱这边,大部分建虏都是步卒,只能撒腿跑路。不过他本人却是有马的,事实上,他手中有一百来骑,此时就有优势,跑得最快,倒也不怕被明军追上。

    不过,当他逃出一里左右的时候,就迎面看到有两骑正飞驰而来:“敌袭……敌袭……”

    喊到后面,发现不对,都不喊了,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今报敌袭有个屁用,主力这边都在逃命了!这一点,作为建虏探马来说,好歹是有这眼光的。

    另外一边,英俄尔岱看到布在后方的探马,竟然也报警,顿时,脊背上都发凉了,后路又有明军?怎么回事,明军从一开始就定好了两面伏击之策?

    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了,伏在马背上,先冲出去再说。

    隆隆地马蹄声,风驰电挚地建虏骑兵,一阵风般地从建虏探马身边驰过,卷起的尘土,迎面扑向建虏探马,才让他们回过神来。

    转头看大军来处看看,却见有无数的大清和朝鲜军卒,正疯了一般往这边狂奔而来,就好像后面有什么猛兽在追赶一样。这个景象,再次震撼了这建虏探马。这样的场景,这辈子都未见过!

    回过神来后,建虏探马不但没有调转马头,追随他们的主子逃命,反而滚鞍落马,慌里慌张地往山上逃去。不用说,这两个建虏探马肯定是知道,往回逃,就算是有马,也不可能逃出去,因此就骑马往山里逃了。

    对于这些,英俄尔岱却是不知道。不过当他看到时,自己也就明白了。

    就在离主战场十里远的地方,英俄尔岱看到,在他的面前,大概有五百明国步军已经结阵在那里等着。在军阵的前面,是就地砍伐的树干之类,乱七八糟,杂而无需地堆着,只留出了几条狭小可供步军过的小道。很显然,这些都是迟缓骑军,不让骑军有冲过去的机会。

    在步军方阵的两侧,至少还有七八百骑候在那里。但更让英俄尔岱心中绝望的是,明军竟然还带了炮过来。他认得,是佛朗机炮和虎蹲炮,那步军杀伤力非常大的炮种。

    己方的骑军根本冲不过去,得到这个结论,英俄尔岱倒也光棍,立刻下令全体弃马,而后,也不冲击明军阵地,竟然也学朝鲜军卒一样,爬山逃命!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这边的两侧山上,竟然早已埋伏有明军,躲在暗处的明军,每一次弓弦响,英俄尔岱身边的亲卫就会倒下一名。好不容易再往上冲一些,就发现一排排地明军正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手中的刀枪闪着寒芒,似乎要告诉他们,你们逃不了了!

    狗急了还跳墙,更何况是凶残的建虏。他们虽然绝望,可还是嗷嗷叫地发起了冲锋。

    但是明军早就埋伏在这里不说,还是以逸待劳,又有弓箭手在暗处帮衬,居高临下之势,把扑过去的建虏打得连连败退,很快就把建虏赶下了山。

    英俄尔岱此时也已经没有丝毫形象,就想着往回跑一些,他就不信了,明军还能整个山路上都布下伏兵,那得多少人马才行!可就这么耽搁了功夫,后面的逃跑大军就已经跑过来了,一下把英俄尔岱这群人给淹没在人海中了。

    “轰轰轰……”

    火炮开始轰鸣,那些想要趁着人多冲击明军阵地的,全都倒了一大片,也把昏了头的他们给轰醒了。

    “跪地免死!”

    “降者不杀!”

    “……”

    明军响亮的喊声,到这时候才响了起来。

    虽然建虏肯定不愿意向明军投降,可是,那些朝鲜军卒却毫无负担,一听跪地投降免死,也不爬山跑了,纷纷丢了兵刃跪地投降。甚至从个别人的脸上似乎能看到,早说这样多好,也不至于差点被吓死!

    于是,在这长达十里的山谷之内,到处跪满了朝鲜军卒,偶尔还能看到有朝鲜军卒又从山上自觉爬下来,跪在山下。实在没办法,逃进了山里,有可能会饿死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们还真不愿意逃进山里。

    明军步军和骑军开始进场,收拾那些还想负隅顽抗的建虏残兵。

    此时的战事,基本可以说是结束了。就算这些建虏残兵还想垂死挣扎,也改变不了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