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崇祯窃听系统 > 388 因缘凑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时候的吴三桂,已经知道了祖大寿领兵出去的时候被建虏围住投降,而后其他祖家军驻守的塔山也被建虏攻破,所俘得祖家军,包括祖大寿兄弟以及原先投靠了建虏的其他祖家军成员,全部被建虏所杀。

    对于这个情况,吴三桂其实有些意外。因为他在辽东的时候,他感觉祖家军和建虏之间的关系,是保持着一种默契。甚至可以说,建虏还千方百计的挖祖家军,希望祖家军能为建虏所用。

    可是,就在他离开的短短一年多时间内,祖家军全是成过了这样的结局。他有点不解,除此之外,对于他的舅舅,祖大寿他们的行为也感到非常地遗憾。

    早知今日,自己当初就应该多劝劝舅舅才是,脚踏两只船,这不,迟早出事了吧?吴三桂在心中想着,又有点恨祖大寿。如果战死的话,朝廷肯定会抚恤,会给他在世的家人封赏。可是,祖大寿偏偏是投降了建虏,然后被建虏给处死的。朝廷已经知悉此事,当然是不会给祖大寿等人抚恤了。甚至还成了反面例子,以警示其他人。

    想着这些事情,吴三桂的心情,在这过来的路上,始终是比较郁闷的。

    “老爷,前面就是大同了,按照之前的行程安排,是要休整两天再接着赶路。”吴三桂的亲卫,在看到大同城之后,便提醒他道。

    吴三桂听了,抬头看看这个大同府。之前的时候,他记得清楚,自己随驾到达这里,等了一些天之后,突然启程,然后就把河套的卫拉特部给灭了。皇帝的这种手段,神出鬼没,着实是厉害。

    一想到这,吴三桂又忍不住在心中埋怨祖大寿他们:皇上如此英明神武,为何还想不明白,偏偏要投降建虏呢?

    大同是军镇,有大同总兵驻守。核验了吴三桂的关防印信后,便腾出了一处军营让吴三桂所部休息。

    祖家军的毁灭,让吴三桂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大同总兵对他表现得很淡然,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这种事情,在祖家军覆灭之前,可是很少遇到的。作为祖家军中的新贵,他是非常受人欢迎,是被人簇拥得对象。

    不过,吴三桂对于自己遭遇的这种反差,也不是很在意。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吴三桂这次随驾出征,以及留在西北地区作战,也极大地锻炼了他,让他坚信自己就是一个有能耐的人。以前失去的荣誉,自己回头再赚回来便是!

    他就想着,这次回辽东之后,一定要为祖家军正名,要狠狠地打击建虏,重新打出名气,打出威风!可以说,此时的他,心中是憋了一股气,想着一定要在辽东干出一番大事业出来。

    然而,让吴三桂想不到的是,他到达大同之后的第二天,就听到了城头上传来的警锣声,听着惊慌的呼喊,说什么“建虏杀来了”之类的话。

    顿时,在军营中的吴三桂一个激灵,立刻快步出去查看情况。

    这个时候,他都不用问别人,只见草原方向,能看到冉冉升起的狼烟,大概有四处地方的狼烟。看这样子,似乎来袭敌人的规模还不小。

    作为客军,他不好直接上城头,就立刻拜访大同总兵,表达了想搭把手的想法。

    大同总兵一听,立刻便同意道:“城外已经出现了建虏探马,金钱鼠尾,绝对不会有错。且来得非常快,来势汹汹。大同这边,还真得需要吴大帅一起抗击建虏才好!”

    于是,吴三桂就和大同总兵一起上了城头去查看动静。

    果然,就在大同城外,已经有建虏探马在出没了。一如他们原本在辽东的时候,很是嚣张,经常驱马逼近离城一箭之地的地方,对着城头上哇哇大叫,很是藐视的意思。

    “情况有点不妙啊,外面的几处墩台,都是最高级别的狼烟。”大同总兵一脸愁容地说道,“看来,这一次,河套的建虏是大举来犯大同府这边了。刚才我已经第一时间派出了信使,去周边求援了。”

    大同是宣大总督所辖,这边,一直是明军经营的一处军事重镇,兵力是有不少的。而在大同府的西面,则是陕西的榆林镇,也就是延绥巡抚所在,同样是一处大明非常重要的军镇。一旦几处地方协同作战的话,建虏人数不多,就别想讨到好去!

    吴三桂听了,点点头,求援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一旦被围城,再想求援,就会很困难的。如今信使既然已经派出去了,那就坚守便好了。大同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朝廷绝对不会不救的。就是可惜自己只有两千骑军,要不然,自己这支客军突然到大同,不是建虏能算到的,倒是可以让建虏吃个亏的。

    这个时候,大同城自然是全城戒严了。

    等到次日,建虏大军浩浩荡荡地,终于出现在了城外。

    从城头上看去,漫山遍野的,几乎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敌人。有衣着邋遢的蒙古骑军,也有金钱鼠尾的建虏骑军。从草原上来的敌人,果然是够奢侈,就没有步军这种东西,全部都是骑军或者骑马步军。数量之多,那隆隆地马蹄声汇聚起来,就如同地龙要翻身一般。

    作为总兵,吴三桂自然第一时间从旗号上去分辨城外敌人到底是属于什么敌人?在和大同总兵一起观看参详之后,便大概知道了。

    蒙古骑军大都是从陕西到山西这么一条线上的蒙古部族,而建虏之中为首的,则是建虏的什么郑亲王和多罗武英郡王。这和之前打听到的消息倒也符合:说建虏派了济尔哈朗和阿济格领着一万多人马到了归化城那边。

    “娘的,这些建虏犯什么傻,不打最近的陕西那边,竟然跑打大同府!”大同总兵在城头上骂娘道,“难道是瞧着本帅好欺,有种来攻城看看!”

    吴三桂倒没说话,建虏这次的军队,都是骑军,陕西和山西临近,他们想打哪里,距离其实压根就不是问题。他盯着城外建虏头目的旗号所在,心中想着自己的事情。

    此时,城外的建虏大军,在建虏头目的指挥下,团团包围了大同府。同时还能看到,还有骑军,从包围的大军中飞驰而出,十之八九是去周边劫掠了。不过有烽火传讯,各地应该都能看到,肯定会有所防范。

    “娘的,那两人就是建虏的济尔哈朗和那什么阿济格么?”大同总兵指着城外那边,恼怒地说道,“有本事再近一点,对大同指指点点是什么意思?难道还真敢来攻城?”

    听到这话,吴三桂回过神来,便闻声抬头看去。发现济尔哈朗和阿济格的旗号果然靠近了城墙这边。当然了,所谓的靠近,也是在安全距离,不会傻到站城头上远程武器的有效射程内。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在观看城头上的动静,顺便做出一些部署。这种事情,在两军对阵的时候,也很常见。但是,吴三桂却看得有点奇怪,他眨眨眼睛,然后凝神往那边看去。

    过了一会后,就见吴三桂皱着眉头,喃喃自语地说道:“奇怪,那阿济格是没错,可是,那个济尔哈朗,看着有点不像啊!”

    大同总兵当然是没有见过济尔哈朗和阿济格的,但是,吴三桂以前一直在关宁军中,又待在祖大寿的身边,因此,对于建虏的高层,他都曾多次在城头上看过他们,因此认得。

    可是,他此时看去,那个阿济格没什么问题。但是,那个济尔哈朗,虽然是有点像的样子,可吴三桂的记性不错,他看着就不像。

    多看了一会之后,吴三桂断然说道:“那不是济尔哈朗!”

    “什么?你说那个奴酋不是他们的什么郑亲王济尔哈朗?”大同总兵这次听到了,认真看了看之后,还是疑惑地说道,“不可能吧,那个阿济格对他说话,都是恭恭敬敬的,在请示什么。城外的建虏,也都以这个济尔哈朗为主的。你是不是看错了?”

    确实,从城外的情况看,大同总兵说得也没错。一般来说,那个人就是济尔哈朗,肯定是没跑的。但是,吴三桂认识啊,他仔细又看了看之后,断然说道:“我的记性一向不错,那个人虽然是在郑亲王旗号下,阿济格似乎对他也是恭顺。但是,这个人,绝对不是济尔哈朗!”

    听到他说得这么坚决,大同总兵就纳闷了:“那个人既然不是真正的济尔哈朗的话,那建虏这是搞什么鬼?”

    吴三桂也是听得纳闷,他又没有崇祯皇帝所拥有的窃听系统,自然无法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建虏在干什么?不过此时,他既然已经发现了蹊跷之处,自然是更为仔细地观察了。

    还真别说,在吴三桂用心地观察之下,他又发现了好多问题。

    比如说,有一部分金钱鼠尾,他们的言行举止,做事方式什么的,都和吴三桂在关宁前线对建虏长期的印象不一致,更多的,好像是蒙古人的做事方式。

    再比如说,城外的大军看着好像声势浩大,可是,自己看去,却好像虚虚实实,也不尽然是有那么多兵。在太远的地方,虽然也有人影在晃动,但是,吴三桂总感觉不对。

    …………

    越看,吴三桂就心中疑惑越多。忽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就说道:“该不会,建虏是在声东击西吧?”

    “什么声东击西?”大同总兵听了,有点好奇地问道。

    吴三桂听了,用手一指那个假得济尔哈朗道:“从这假冒的济尔哈朗可知,建虏这是想让我们这边以为,这是真得济尔哈朗,就在大同府这边。其真实用意,肯定是要掩盖真正的济尔哈朗的去向。这是其一。”

    “其二,你再看那边。”吴三桂指着远处,把他观察的问题都给大同总兵说道,“那些人,应该不是真正的建虏骑军。或者说,这些人应该是蒙古人,才成为建虏不久。至少在行为做事上,都和建虏本部军队还是有不少差别的……”

    听着他说了好多,大同总兵也不笨,想明白了,可就又不明白地说道:“如果真按吴大帅所言,那建虏这是图谋哪里?”

    这一点,吴三桂就猜不出来了。按照他对建虏尿性的推测,连续问了几个问题,比如哪里有粮食囤积,或者哪里聚集了多少粮草物资什么的,又或者哪里有人逃跑,最近防御不到位什么的,都被大同总兵给否了。

    “当今皇上英明神武,各地岂敢随便糊弄兵事。”大同总兵有点感慨地说道,“大多数边城虽然做不到主动出击草原,可该有的防范却是都有的。墩台、烽火台,也都全部修补完成。如今可不像以前那样没钱,不但欠饷都发了,连军饷都是按时发放。修补防御设施的这些钱,只要向总督大人禀明,基本上在核实之后都会拨款下来的。至于粮草物资这些,草原上都是狼,这都几百年了,肯定是防着他们的!”

    吴三桂听得很奇怪,他想不明白,最后只好说道:“那可以从两处地方验证。第一,看建虏是否会真得攻城。第二,派人突围报信,如果建虏不攻城,或者能成功突围的话,就说明建虏是在虚张声势,吸引我大明的注意,肯定会在别的地方搞事!”

    大同总兵听了,点点头表示赞同。

    就算没有这个猜测,大同总兵这边,该派人去求援,也还是要继续派的。不过送信的内容,却会加上吴三桂的猜测。

    没有出乎吴三桂的意料,建虏一直是围城不打,最多是骚扰城头嚣张而已。信使也突围了出去而后又送信回了大同。说延绥那边,也遭到了草原部族的袭击,不过规模没有这边大。

    之前的时候,延绥巡抚以为是建虏要主攻大同,因此拖延延绥那边。不过吴三桂的猜测,让延绥巡抚感觉他会受到建虏的重点攻击,因此不准备派遣援军过来。

    在吴三桂好奇地猜测建虏动向时,有关建虏大军来犯大同的消息,也一波接着一波的扩散了出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