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崇祯窃听系统 > 528 落后就要挨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听到崇祯皇帝这话,太子朱慈烺垂着头,不敢回答。

    不说儿子天然怕父亲,也不说他爹是九五之尊,就只是崇祯皇帝如今的英明神武,就够让他心虚了。

    见他这个样子,崇祯皇帝倒没有发怒,而是淡淡地说道:“朕今日就教你一课,何为小道,何为大道?且听好了!”

    听到没有严厉的斥责,朱慈烺心中一宽,连忙恭声应道:“儿臣谨遵旨意!”

    崇祯皇帝转头环视,看其他人都是很好奇的样子,便站了起来,踱步走到庭院中,来到了大将军炮的边上,站定身子后,转身看着跟在身后的朱慈烺道:“你给朕说说,这火炮为何有那么大的威力?”

    “回父皇,乃是燃烧火药所致!”朱慈烺一听,这问题不难,便立刻回答道。

    崇祯皇帝听了,便立刻追问道:“为何?”

    朱慈烺依旧不慌不忙,反而胸膛更是挺直了一点,眼睛看着崇祯皇帝道:“火药以硝石、硫磺为主,草木灰为辅。硝性至阴,硫性至阳,阴阳两神物相遇于无隙可容之中。其出也,人物膺之,魂散惊而魄齑粉。”

    边上,宋应星听了,不由得微微点头。太子回答的这段话,就是他教的,记于《天工开物》之中。

    其他人,则都不由得看了宋应星一眼,该不会,皇上这次授课,其实是为了给他们两人撑腰吧?就是要考究他们两人的授课内容?真要这样的话,皇上又为何说小道和大道之分呢?

    唯独郑芝龙感觉,这很可能只是一个引子,以皇上天马行空般地想法,绝对不止如此而已的。

    果然,就听崇祯皇帝继续追问太子道:“为何硫磺、硝石和草木灰的混合,能有如此效果,而硫磺和泥土、砖块却不会有如此威力?”

    “……”朱慈烺一听,顿时傻在了那里,这个问题,好像没教过的啊!下意识地,他转头去看宋应星。

    “嗯?”崇祯皇帝一听,不由得鼻子里出声,哼了一声,吓得朱慈烺连忙转回头,“朕问你话,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儿臣……不知!”朱慈烺一听,连忙低头回答,声音比之前小了不少。

    边上的郑芝龙听了,心中暗道一声,看,稀奇古怪的想法来了!

    崇祯皇帝并没有解释,而是继续问道:“朕再问你,火药燃烧,必须于密闭空间中才能产生巨大的威力,而在空旷处却是不行,这又是为何?”

    “这……”朱慈烺对于这个问题,想回答,却发现一下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好改口说道,“儿臣不知!”

    “那朕再问你!”崇祯皇帝又是一个问题抛了出来道,“那是否会存在类似火药的东西,互相混合之后,在某些条件之下,其产生的威力,比起这种火药又要大十倍,百倍?”

    朱慈烺又是被问得一愣,看着父皇一直盯着他,就猜测道:“儿臣以为,世间应该没有此等神物!”

    周围旁听的人,也是被崇祯皇帝的这一系列问题,问得很诧异。他们心中的答案,基本和太子是一样的。甚至连宋应星自己,也是如此。

    在他的《天工开物》一书,更多的是记录现象,而没有阐明原因。

    不过此时,皇上是在给太子授课,其他人就只有旁听,并没人敢插话。事实上,也没法插话。

    听到太子的回答,崇祯皇帝露出失望之色,摇摇头说道:“古人有云,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你对火药为何又如此之大的威力,根本就不了解,为何就敢断定天底下就没有更为厉害的爆炸物呢?”

    看到朱慈烺低下了头,崇祯皇帝便继续教导他道:“火药存在已有上千年,可却一直是这个威力,最多混合比例不同导致威力有差异,但却一直不会相差太多。这是为何?就是因为自古以来,就没人去想朕说得问题,去探究其本质,而只归于阴阳而已。”

    周围的人听了,不少人都不由得开始深思这个问题,真得探明其本质,就能发现比火药更厉害的东西?

    崇祯皇帝说完之后,看到朱慈烺低着头,看着他的脚,默默无语。心中便大概猜出一二,就对朱慈烺又说道:“你是太子,自然不用亲自去探究本质。但是,你将来是要当大明皇帝的。将来的大明如何,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你对万事万物的认知。”

    “如果你有探究之心,必然会引导子民探究未知;如果你只想长生,这点朕就不说了,先朝已有例子。”崇祯皇帝说到这里,语重心长地说道,“皇帝喜好,是必然会对大明产生重大的影响。你说,此事是否与你有关?”

    听到这话,朱慈烺抬起头来,看着崇祯皇帝,眼神中带着一丝恍然大悟,明白父皇为何要对他说这些,连忙回答道:“儿臣明白了!”

    崇祯皇帝看着他,用坚定地语气说道:“朕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朕所说得东西必然是存在的。只不过,如今还未被有心人去发现。你要知道,这种东西,要是被大明敌对的国家先发现,然后用来对付大明,你觉得大明能抵挡么?未雨绸缪,一切都要领先敌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听到这话,朱慈烺先是惊讶,然后点了点头,最后又带点疑惑地说道:“父皇英明神武,东征西讨,如今不是很快就要天下太平了么?”

    确实,就京师的百姓来说,他们受到的兵灾,基本上就是蒙古人,后来是建虏带来的。如今崇祯皇帝把临近大明的蒙古部族都灭得灭,收复的收复,就连凶悍一时的建虏,也只是在苟延残喘而已了。对于他们来说,接下来就是天下太平了。

    因此,太子的这番话,引起了庭院中不少人的共鸣!都觉得皇帝教导太子的意思是好的,但是,有点危言耸听了。

    不过也有一些老成的臣子,想着以后说不定又出一个建虏,皇上虽然说得有点夸张,但也还是要警醒才行。

    崇祯皇帝听了,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冷笑,忽然点名道:“郑芝龙何在?”

    “末将在!”郑芝龙冷不丁地被点名,吓了一跳,立刻站了出来,双手抱拳回奏道。

    其他人闻声,纷纷看向郑芝龙,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在此时点名这个被撤了登莱水师总兵一职的南蛮子?

    就听崇祯皇帝对郑芝龙说道:“朕问你,如若西夷拥有朕所说得威力惊人的新式火药,他们会怎么做?”

    对于西夷的了解,在场的人中,绝对是郑芝龙最为了解了。

    有做过生意,也有打过仗,还有联盟过。

    此时,听到皇帝的这个问话,郑芝龙心中便明白了皇上问话的用意,便用断然地语气说道:“末将敢肯定,不管是佛郎机人,还是红夷,又或者是吕宋岛的西班牙人,皆对我大明虎视眈眈。以前时候,就曾想占领我大明领土,只是被击退,打不过才听我大明的。”

    掌握了皇上要自己说话的用意,他觉得说到这里还不够,就又补充说道:“这些西夷,个个狼子野心,看到什么好的,都想据为己有。别的不说,光是南洋不少地方,其实就已经落入他们手中,奴役当地百姓,给他们当牛做马!”

    听到这话,庭院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一惊。对于西夷的认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其实还只是停留在对西夷传教士的印象中。此时一听西夷竟然这么穷凶极恶,感觉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大声喝道:“休得胡言乱语!”

    这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皇上面前喝斥郑芝龙?大部分人这么想着,便纷纷闻声转头看过去。

    这一看之下,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最为得宠的两名官员之一的农司陈子龙。看清他之后,不少也就不奇怪了。

    陈子龙是徐光启的学生,要说和西夷的交情,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喝斥郑芝龙这个武将,也就不奇怪了。

    郑芝龙听到,看到是他,一开始是想萎了的,对付可是太子讲师,又是皇上宠臣,不好得罪的。可回过神来一想,他就又不怕了。要知道,这是皇帝的意思,他陈子龙只是一个臣子,还能大过皇帝去。

    于是,他看了崇祯皇帝一眼,果然看到皇上用眼神鼓励了他。如此,他便放心了,转过头去对陈子龙说道:“不知员外郎有何见教?”

    对陈子龙来说,郑芝龙是武将,又是被撤职的,因此就没多少顾忌,一时冲动,就喝斥出声。可这喝斥完了,看到郑芝龙看了崇祯皇帝一眼再问他,就回过神来了,这是皇上在教导太子,有自己放肆的位置么?

    这么一想,他后背就冒汗了,就怕被皇上认为是持宠而骄,于是,他立刻整理了下思路,态度也没那么咄咄逼人,只是盯着郑芝龙道:“据本官所知,西夷可并不像你所言,乃是穷凶极恶之徒。他们一个个博学多才,才华横溢,不少学识为我大明未见。且个个彬彬有礼,虽是西夷面貌,却有古君子之风!你可不要以偏概全,危言耸听!”

    听到他话语中,比之前客气了不少,郑芝龙就知道,这是有皇上在的缘故。他心中就更是淡定。想当年,他也是从海盗群中混出来的,唇枪舌战什么的,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因此,他便保持着从容问道:“陈员外郎可知,你口中的这些人,他们初到我大明的时候,在闽粤等地,是如何做的?”

    这话,问得陈子龙一愣,对于这一点,他还真不了解。

    而郑芝龙也没等他回答,就提高了声音,挺直着腰杆继续说道:“员外郎看到的,是真的,但这是在闽粤两地被我大明教训了之后才变乖的。这和本将之前所说,其实并无不同。弱小的,都被他们这些西夷给欺负了。只有像我大明这样强大的,他们才会按照我大明的规矩来做事!”

    陈子龙皱了下眉头,正在想着要怎么反驳之时,忽然,就听到崇祯皇帝开口说道:“陈卿觉得他们博学多才,才华横溢,不少学识为我大明未见?”

    听到这话,陈子龙忽然回过神来,那些西夷的学识,好像到了皇上这里,就并不如何出彩了。至少皇上出得那些书,修改后的一些学识,就连那些西夷都感到非常诧异的。

    这么一想,他发现忽视了皇上这点,不由得哑然,顿时说不出话来。

    看到他不说话,崇祯皇帝也没有生气,继续对他说道:“那陈卿以为,在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方面,是不是西夷做得更为出色?”

    见皇帝没有纠结自己刚才所说得话,陈子龙心中松了口气。不过,此时,虽然他是技术官员多一点,可脑袋不笨,知道自己说话不讨皇上喜欢,就有点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了。

    “据实回答!”崇祯皇帝见此,那会不知道他顾忌什么,便直接说道,“学问一道,一是一,二是二,太子在旁听,不用顾忌!”

    听到这话,陈子龙便又安心了一点,当即躬身回奏道:“微臣以为,然也!”

    崇祯皇帝一听,便又立刻追问道:“朕刚才所言,比如今之火药威力还大十倍、百倍的东西,在他们那种探知学问之下,如果真存在,那么是否有可能会被他们先发现?”

    他这话一说完,结合郑芝龙之前所说,顿时,不但是陈子龙,包括其他所有人都不由得霍然一惊。

    真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么?

    不管陈子龙个人和西夷的关系怎么好,首先他是大明人,是大明的官员,因此,屁股终究是坐在大明这边的,在心中估量了一番之后,就这么大冷的天,那额头都隐约见汗了。想起皇上说要实话实说,便只好据实回答道:“微臣以为,却有这个可能!”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便没再理陈子龙,而是转头看向太子道:“为君之道,可以不细究细节,但是大势却必须要了解。否则认不清未来,落后就要挨打,懂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