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奶爸吴敌 > 第五十五章 葡萄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一个老师被自己学生给难倒的时候,反应大概就是吴敌这副模样!

    搞什么啊!

    是我讲还是你讲?

    问问题的时候能不能考虑考虑别人,我不要面子的吗?

    “秋萝,你少说几句!”

    对于秋萝的作为,连周梓琼都有点不满了,刚听到关键之处,被突然打断——很难受的好不好?

    于是又央求吴敌道:“吴公子莫跟她一般见识,快点讲吧!”

    “不讲了!”

    吴敌十分傲娇道。

    这下,秋萝自己都吓坏了,她不过就是嘴快而已,若是吴敌真不讲了,她也很难受的!

    于是摇晃着身子,手足无措的小声说道:“讲吧,讲吧……”

    “那你保证不再说话了!”

    “我保证!”

    说着,秋萝就把双手堵在嘴边,以示决心。

    看到自己重新掌握主动权,吴敌才算满意,继续起来:“他们坚贞的爱情感动了喜鹊,无数喜鹊飞来,用身体搭成一道跨越银河的彩桥,让牛郎织女在银河上相会。王母娘娘无奈,只好允许牛郎织女每年七月七日在鹊桥上会面,也就是现在的乞巧节。”

    吴敌讲完了,现场十分安静。

    小丫头囡囡之所以安静是因为——她再一次在大结局来临之际睡着了。

    而周梓琼则一脸落寞,眼神中尽是伤感。

    “完了?”

    秋萝看着吴敌问道。

    “完了。”

    吴敌点头答道。

    “就这么完了?你是不是嫌弃我打断你,所以故意把结局编成这样的?”

    在秋萝心中,这故事的完美结局自然应该是牛郎织女带着孩子们在一起快乐的生活,现在却被强行分了开来,她觉得自己有理由怀疑是吴敌故意为之!

    “秋萝,不得无礼!吴公子并没有骗我们,故事结局……就该是这样的……”

    周梓琼幽幽的说着,虽然这个结局也让她难受,但是仔细想来,两人跨越了人神界限的结合,虽然最后被分开了,可每年还有相见的机会,不是不幸中的万幸吗?

    更重要的一点,是周梓琼曾经悄悄问过囡囡,她爹爹有没有偷偷给她讲过结局。

    囡囡听了一个劲的摇头,后来才又说道,昨天晚上吴敌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说到天上的银河之类的事情。

    囡囡的话刚好跟吴敌的结局对上了,周梓琼就知道他应该没有骗人,再说,他也没有骗人的必要。

    “还是周小姐聪明,不像某些人!”

    说着瞥了秋萝一眼,搞的她满脸通红。

    可秋萝毕竟年纪还小,整个人都是小孩子心性,什么事情都不往心里去,刚才还被吴敌嘲讽的面红耳赤,下一刻就又问了起来。

    “你讲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吴敌随便答着。

    “那我怎么没见过牛郎织女?”

    吴敌听完都笑了,就算这事是真的,牛郎一介凡人,年复一年的过去,别说是他了,就算是他的孩子怕是都老死了!

    “你又不认识他,就算见了又如何?”

    看着秋萝一脸懵逼的模样,吴敌打算逗逗她。

    说着,又指了指天空中的那条亮带,笑着说道:“看,那就是银河!”

    两女都抬头望去,在九天之上,确实有一条十分明显的璀璨亮带,横亘于天际,像极了河的样子。

    这下,连刚才以为吴敌在骗秋萝的周梓琼都愣住了:难不成,这一切是真的?

    吴敌并未察觉周梓琼的反应,只是看着秋萝呆呆的模样,知道她差不多信了,于是继续推波助澜道:“每年乞巧节的时候,是不是经常下雨?”

    因为每年的七月七日恰好是雨季,乞巧节前后总会有那么几场雨,所以周梓琼跟秋萝一想,同时点头。

    “你们想啊,牛郎跟织女一年见一面,能不哭吗?哭的凶了,眼泪从天上落下来,就成了雨!”

    这本来是个很荒诞的解释,可奈何这个时代的人从来没听过呀!

    尤其是吴敌讲的惟妙惟肖,还能跟现实相连,这下不但是秋萝,连周梓琼都信了!

    其实,关于七夕下雨的事情,在后世还有一个非常下流的解释,那就是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牛郎一年见一次织女,可织女却是一天见一次牛郎,所以这水是眼泪还是别的一些什么,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这种理由吴敌可不敢跟她们说,见到两女都有点信了,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据说趴在葡萄架下面,可以听到牛郎织女的悄悄话呢!”

    吴敌话音刚落,秋萝一个箭步就冲到葡萄架下,耳朵紧贴在上面,仔细听了起来。

    其实周梓琼也想一起过去,可吴敌就在身边,为了矜持,她并没有起身,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秋萝,希望从她嘴里听到些什么。

    “你骗人!根本就没有!”

    听了半天的秋萝站起身来,气鼓鼓的指着吴敌说道。

    吴敌都被她气笑了:“人家牛郎织女每年七月七才聚会,你现在听,能听到就怪了!”

    “好像……对哦!”

    一摸脑袋,秋萝恍然大悟。

    现在都八月初了,等下次牛郎织女聚会还要等一年那么久呢!

    哎,都怪他,怎么不早点告诉她们呢?

    可她忘了,吴敌也不过刚来而已,还能再怎么早呢?

    可秋萝不管,怪他怪他都怪他!

    给两女讲完了故事,吴敌也不做停留,打了声招呼,就抱起熟睡的囡囡准备回屋睡觉。

    至于葡萄架的事情,他是只管杀不管埋,来年让这小丫鬟去听吧!保证她听一晚上都听不到!

    哼,让你惹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