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奶爸吴敌 > 第八十七章 辞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肖立山走了,还不忘留下一百两银子。

    按他的话说,他吃的不是一顿饭,吃的是吴敌这个朋友!

    所以一百两银子换吴敌一个朋友多吗?

    完全不多!

    虽然吴敌并不把他当朋友……

    不过白白送来的银子,不要白不要,而且还是黑心钱,吴敌觉得必须拿。

    并且按照惯例,扣除必需的饭菜钱后,多余的他自己都收了起来。

    凭本事收上来的钱,为什么要交出去?

    看着吴敌跟晃晃悠悠的肖立山一同从楼上走下,临走之时肖立山还对吴敌一阵勾肩搭背,出言夸奖讨好,围观众人无不惊诧感叹。

    这,像极了爱情的样子……

    只有一个人完全绝望,醉香居的日子,怕是没法过了!

    这么想着,于某立就打算眼不见为净,准备上楼,可脚还没迈出去呢,就被吴敌给喊住了。

    “于先生啊,准备去哪呀?”

    于某立头也不回,“去哪还用得着向你汇报?”

    “啪啪啪!”

    吴敌一拍手,道:“说的好!于先生都不是本店的人了,去哪里自然不用告诉我!不过嘛——”

    语气一冷,然后道:“这楼上可都是包厢,进去就要收费!来人啊,去跟着于先生,看看于先生是准备如何消费!”

    “是,吴公子!”

    看到吴敌不但炸了矿洞,而且还能摆平肖立山,陆三对吴敌的敬仰之情就如滔滔江水一样绵延不绝了,这个时候自然也不怕于某立——打赌都输了,他也当不成账房先生了,还怕个鸡儿啊?

    “你——欺人太甚!”

    于某立被气的浑身发抖:“谁说我要走了?”

    “呵呵,打赌输了,不认账了?”

    “打赌?打什么赌?谁跟你赌了!”

    “……………”

    这下轮到吴敌吃惊了,这货的脸皮,可以啊!

    “孙掌柜,你给评评理吧!”

    就在这时,吴敌看到了从二楼走下来的孙邢道,马上开口问道。

    其实,孙邢道的打算是,吴敌打赌输了,他也要想方设法留住吴敌,就说打赌本就是玩笑而已,当不得真。

    现在的结果却是于某立输了,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而且刚才吴敌跟肖立山一起下楼时相谈甚欢的一幕被他看了个正着,不用脑子想,他都知道这个时候该弃谁留谁。

    看向于某立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当初酒楼里就你一人,天天给我摆脸色,现在怕是摆不起来了吧?

    呵呵,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于某立——”

    “哈哈,我正好也有一件事要宣布!”

    ………………

    孙邢道刚一开口,于某立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名字都直呼了,接下来要说什么,显而易见。

    与其被耻辱的开除掉,不如自己主动辞职!

    “大家也都知道,?公子在对面新开了一家酒楼“闻香来”,无论是规模还是?公子的野心,都要比醉香居大多了!之前?公子再三邀请过去做账房先生,老夫都犹豫不决……”

    看到所有人包括孙邢道脸上的诧异,于某立更是十分得意道:“可是老夫权衡再三,还是觉得闻香来的前景更符合老夫的身份,所以老夫决定,辞去醉香居的账房一职,去往闻香来!”

    于某立声音沉稳,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清晰的传进所有人的耳朵里。

    而孙邢道则有些遗憾:这老东西早有二心,早知道还不如之前就开了他,反而让他在这耍尽威风!失算,失算啊!

    可是令孙邢道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只见于某立又回身看着所有小二,继续道:“?公子家在京城,?家布庄就是?公子家里的产业,所以闻香来以后的发展前景,值得期待!

    这次去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咱们醉香居的掌勺大厨范德彪!”

    这个时候,从后厨里走出了一个脑袋大、脖子粗的大汉,一看就是伙夫。

    看到他出来,所有的小二们都恍然大悟,原来都说有奸细,他们还互相猜忌,没想到奸细就是大厨啊!

    这还不算完,于某立继续慷慨激昂道:“并且?公子还跟我说了,大家若是谁想去闻香来,只需跟我说就是了!只要跟我去的,月钱翻倍!有没有人去的,出来就是了!”

    按照陆三所想,大家平日里受尽了于某立的剥削,这个时候肯定没人会跟他去才对,但是他错了。

    人性有时候就是那么脆弱。

    前一秒还在骂娘,只要给点好处,后一秒就去抱大腿了。

    于某立说完,有几个小二就站了出来。

    “二牛,你做什么?”

    “狗子,谁让你出去的?快回来!”

    “你们难道忘了于某立之前是怎么对咱们的了?你们现在去了,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

    可无论其他人怎么劝、怎么骂,那几个小二虽有些犹豫,可始终没有退回去。

    其他人见状,皆是长吁短叹,埋怨他们不争气。

    虽然站出来的人少的可怜,但于某立还是乐呵呵的,笑着说道:“其他人就没有想去的了?告诉你们,错过这次,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饶是他再说,剩余那些人都怒目相向,无人搭理。

    “于某立!”

    沉默了许久的孙邢道终于出声,脸上冰冷如霜,恨不得把于某立给撕了。

    “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想想你在醉香居的这些年,我对你如何?你的月钱,在整个齐南城的账房里,是不是最高的?你自己走就算了,还想把其他人也带走?你就这么想看醉香居关门?”

    孙邢道几乎是咆哮着喊了出来,他自认这些年待于某立不薄,甚至让他获得了堪比老板一样的地位,为何他还会如此对自己呢?

    不过,于某立却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冷笑道:“老夫在醉香居做牛做马多年,那些都是我应得的!再说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现在老夫有更好的发展,难不成还要待在你这小庙里不成?”

    心里却在恨恨的想着,若不是你招来这么一个祸害,要不是你生出驱我之意,我能先下手为强?

    呵呵,大家都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