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奶爸吴敌 > 第一百零五章 关系通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孙掌柜莫急,这几天在下一直在想办法,恰好也想出了一个主意来,只等明天试试了!”

    “什么主意?”

    听吴敌说完,孙邢道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就是……”

    于是,吴敌小声跟孙邢道说了起来,孙邢道听完,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反而是一脸疑惑的问道:“吴公子,这办法行得通吗?”

    吴敌摊摊手,说道:“反正现在都是这种局面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孙邢道听完,一阵恍然。

    晃晃悠悠的坐下,满眼无神,抓着吴敌的手,碎碎念道:“吴公子,你放手去做吧!只要能让醉香居活过来,无论你怎么做都行!

    还有,算数大会马上就到了,若是办法万一行不通,那就全力备战算数大会吧!只要能拿到头筹,醉香居同样可以起死回生!”

    其实,孙邢道对于吴敌说的方法还是不怎么相信,他倒是觉得夺得“算数大会”的头筹更加靠谱一些,毕竟吴敌在算数方面表现出的天赋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吴敌点头应着,只等明天了。

    ………………

    对面,客香来。

    是的,闻香来已经改名客香来了,就在吴敌发出“狗才闻香来”这种言论的当天下午,闻香来就改名了。

    当时吴敌跟于某立“斗智斗勇”的画面,萢龙涛并未看到,他跟赵基茂正在三楼喝酒,听到大厅里嘈杂的声音,就命下人去看,听到下人说顾客都跑了,萢龙涛就惊了。

    把于某立叫上楼一打听,才得知了吴敌那番言论,萢龙涛恨不得反手就给吴敌——一个赞……

    这就是吴敌的厉害之处,明明骂了你,却让你觉得,骂的没毛病……

    是的,萢龙涛仔细咀嚼了吴敌的话后,同样觉得闻香来这个名字起的实在太贸然了些,当天晚上就把名字换了。

    客香来。

    这个名字确实不错,自打换上之后,客香来的生意就蒸蒸日上,而醉香居的生意则相反,岂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

    萢龙涛和赵基茂的心情也都不错,每天都在客香来的三楼包厢里开怀大饮。

    “赵世子,萢某敬你一杯!若是没有世子帮我拿下这块地,萢某如何也到不了今日啊!”

    萢龙涛脸上已渐红润,端着酒杯说道。

    “萢公子,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不过,我倒是想说你一句,不就是对付那个姓吴的嘛,找人打他一顿就是了,何必还开这么一家酒楼?

    再说了,你不是说这次来齐南城主要是为了对付周家?现在你既然开了酒楼,布庄怕是开不了了,哪里对付的了周家?

    若是这事传到京城,你怕是少不了一顿骂吧!”

    说完,赵基茂举杯一饮而尽。

    “呵呵,打他一顿?那不是太便宜了他?”

    萢龙涛冷笑连连,又想到吴敌每次朝着他不可描述部位猛踹时的模样,身体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我要让醉香居倒闭,让他无处可去!更要让全齐南城的商户知道,谁若是敢要他,下场就跟醉香居一样!

    世子想想,他以后若是连做工的地方都没了,拿什么生活?只能以乞讨为生!

    呵呵,与其打他一顿,不如让他做一辈子乞丐,永远记住,得罪我萢龙涛的下场!”

    萢龙涛说完,把喝尽的酒杯往桌上一砸,显得霸气十足!

    “妙极!妙极啊!”

    赵基茂边拍手边笑道:“没想到啊,萢公子的办法可比我狠多了!倒是我有些见识短浅了,呵呵……”

    说着,两人又喝了几杯。

    此时,已经入夜,齐南城虽不奢靡但是也应有尽有的夜生活已经开始了。

    就在醉香居和客香来这条街道的南边街道,正是郦河河畔,除了送春阁之外,齐南城的其他烟柳之地全部汇聚于此。

    一到晚上,丝竹之音亦或是歌女的吟唱声就随着轻风在街道上飘扬,而客香来跟郦河只有一街之隔,萢龙涛他们所在的包厢正好面朝郦河,开着窗子,生音更是听着真切。

    这个时候,已渐微醺的萢龙涛透过窗子瞥了郦河河岸旁那些灯红酒绿之地,笑道:“赵世子,听说齐南城的烟柳之地远近闻名,萢某来了也有些日子了,可还从未领教过呢……”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赵基茂哪里听不懂?

    不过他有些犹豫,因为前几天在家喝酒被天雷炸的事情虽然过去了,但是外面的风言风语不少,最让他难受的就是说他跟萢龙涛有“龙阳之好”!

    这也是他为什么白天不敢跟萢龙涛同时出现的原因,就是怕遭人议论。

    因此有些扭捏道:“萢公子……你远来是客,按理来说我应该带你去玩玩的,可是咱们……哎……”

    说着叹了口气,没有继续。

    萢龙涛瞬间就懂了赵基茂的意思,闹了个大红脸,沉声说道:“赵世子,虽然我不知道那女人为何诬陷于我们,但咱们两个绝没有那种癖好,为何要怕呢?”

    其实说起这个来,萢龙涛才是觉得最委屈的!

    龙阳之好这种事,他是能保证自己没有的,至于赵基茂有没有——应该,大概,没有吧……

    可那天晚上,那女人直指赵基茂的名字,多半是赵基茂之前玩弄过的女人,觉得自己被负,才闹了那么一场。

    可跟他有叽霸关系?

    他这属于无端背锅啊!

    因为这个,他都好几天没去过周家,也没敢找过周梓琼了……

    不行,这次说什么也得把这锅给甩了!

    “而且,咱们两个越是不露面,越是让人以为,咱们之间真有什么!倒不如咱们一起出现在烟柳之地,表明咱们的喜好,看看到时候还有谁会以为咱们有龙阳之好!”

    萢龙涛说的义愤填膺,瞬间就把赵基茂点燃了!

    他从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出入烟柳之地竟然成了如此“正义”的事情!

    “好,既然萢公子都这么说了,若是我再推辞,倒显得虚伪!不过,齐南城烟柳之地众多,不知萢公子想去哪里呢?”

    说着,就露出了一个只有男人才懂的、特别猥琐的笑容……

    “呵呵,萢某听说,在郦河河畔,有那么一家船型楼阁,十分雅致,而且齐南城每年的大小诗会,也多是在那里举行!可谓是文人墨客向往之地呀!”

    萢龙涛见赵基茂同意,心下高兴道。

    “哦?原来萢公子早就听说过送春阁的名号呀?呵呵,倒是不用我再介绍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说着,赵基茂也站了起来。

    原来,他也经常去送春阁的,没事听听小曲,喝喝小酒,玩玩小……,可是自从出了那档子事好,他就没再去过。

    为什么?

    他得要脸啊!

    不过今天被萢龙涛这么一开导,他立马想通了,整个人变得异常兴奋,已经迫不及待要去一展雄风了!

    不过萢龙涛却不着急,而是继续笑道:“赵世子,萢某还听说了这么一句话!”

    说着,萢龙涛就摇头晃脑起来。

    “送春阁里百花香,梓墨一人冠群芳!赵世子,可否有这么一句?”

    见赵基茂点头,萢龙涛接着说道:“赵世子在齐南城那可是数一数二的才俊,想来也认识这位梓墨姑娘,不如,今天晚上赵世子做东,让萢某也见识一下这位冠群芳的梓墨姑娘?”

    说起来,萢龙涛来自京城,到了齐南城这种他眼中的“小地方”,一直还拿捏着身份,就算是选歌女,也要选最好的,才能配得上他京城大少的名号!

    不过,赵基茂这次并未爽快答应,而是面露难色。

    “萢公子,梓墨姑娘……还是算了吧!”

    “哦?怎么说?”

    萢龙涛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心想自己堂堂京城公子哥,连你一个小地方的歌女都不能见了?

    这是瞧不起谁了?

    “萢公子,不瞒你说,别说是你了,就连我都约见不了梓墨姑娘!家父曾经一再告诫,不能惊扰梓墨姑娘……”

    赵基茂一说完,萢龙涛的眼神就转了起来,同是男人,赵基茂哪里还有不懂的道理?

    “萢公子,你可别乱想!家父可不是那种人!”

    听到赵基茂的解释,萢龙涛虽然表面上点头,可心里却不是那么想的!

    一个清倌人而已,齐南候不让儿子招惹,除了这女人是齐南候的私宠之外,还能怎么解释?

    不过看齐南候那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能有如此年轻的私宠,还真是老当益壮,看不出来呀!

    “萢公子,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梓墨姑娘品性高洁,相貌超凡,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虽然人在送春阁里,也不过只是在雅间里自弹自唱而已,鲜有露面!平日里,也就只有在诗会里会露面,跟各地才子切磋一下诗词而已!”

    看到萢龙涛眉宇之间皆是不信服,赵基茂又立马解释起来:“而且家父告诫,说梓墨姑娘不是寻常女子,背后关系通天,这才不让我随便冒犯的!”

    背后关系通天?

    就这么个小破地方的歌女而已,你当我傻?

    怕是关系通着你爹才对!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萢龙涛是不信的!

    不过赵基茂既然不想引荐,他也就不再强逼,不过兴趣马上降了不少。

    “赵世子,今日饮酒过多,萢某已经有些醉意,今晚还是早些歇息,去送春阁的事情,还是改日吧!”

    说着,萢龙涛就摆了摆手。

    赵基茂也觉得十分扫兴,不过,他既然决定了去送春阁,就算萢龙涛不去,他自己也要去转上一圈!

    跟萢龙涛告辞,然后从客香来退了出来。

    ………………

    醉香居萎靡不振的几天,吴敌的个人生活并未受到多少影响。

    每天回家看到乖巧可爱的囡囡,哪里还有什么烦恼可言?

    而且陆三这货每天都要骚扰秋萝几次,虽然屡次碰壁,可依旧乐此不彼。

    吴敌也跟着高兴,毕竟秋萝每天应付陆三都应付不来,哪里还有时间来烦他?

    只不过,周梓琼过来的时间并没有往日多了,就算过来,也是看看花草,跟囡囡说会话,跟他也不过是点点头而已。

    吴敌一个初哥,哪里懂女人的心思?

    不过这几天他也忙着,并未多想。

    酱醪已经浸泡完了两次,最后一次也只剩了一天,眼看着酱油马上就要成型,吴敌觉得自己大干一场的时候到了!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把醉香居的生意给救过来!

    这天一早,吴敌吃完了饭,被囡囡拒绝梳头之后,就跟陆三从家里走了出来。

    来到醉香居,孙邢道早已在柜台处等候,眼圈有些发黑,可以想到,昨天晚上他睡的并不好。

    “吴公子,你可来了!”

    见吴敌进门,孙邢道马上迎了上来。

    吴敌点头,然后笑着说道:“孙掌柜,你就请好吧!一切都有我呢!今天,咱们醉香居肯定能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这话说的,吴敌心里也没多少谱。

    可没办法,现在士气低迷,他必须要给大家打打气才行!

    果不其然,他话一出,那些之前还萎靡不振的小二们立马精神起来,似乎在等着吴敌的下文。

    吴敌见状,把所有人都叫了过来,然后开始吩咐起来!

    吩咐完之后,所有小二就分工明确的四散开来,而吴敌则跟着帮厨进了后厨,准备开干了!

    首先,他让后厨把山药都打好皮,洗净,切块,然后放入油锅炸了一遍。

    后厨听着吴敌的吩咐,一步一步的做着,脑子里却满是问号:这是在做啥子啊?

    用油炸山药,能好吃?

    再说了,油多贵啊,这也忒费油了!

    不过吴敌既然命令了,他也不敢多问,只能按照步骤照做了。

    待所有山药全部炸至金黄色,捞出来控油的时候,帮厨才敢出声问道:“吴公子,接下来,咱们该做些什么呢?”

    吴敌笑了笑,然后说道:“不急,接下来,咱们等就行了!等有顾客上门的时候,咱们再做不迟!”

    说着,吴敌就退了出去,来到一楼大厅,等着看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一切会不会按他预想的发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