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相思一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远处的阁楼之上,墨医男子早已认出落宣柏,本以为是小打闹,让他吃些亏也好,如今局势倒是不同了。他施展轻功,便来到落宣柏面前,见他并无碍,一脸怒气。

    “九弟,你又闹事了,速速于落勒返回家中,你的账,回府再与你算。”

    见清来人,落宣柏眼角闪过一丝精光,一脸高兴。

    “八哥,”

    你快,快救小十妹。

    来人正是丞相府老八落溪笙,今日方游历归来。

    闻语,落溪笙脸色一变,急了。

    “你说小十妹?你,回府再收拾你。”

    语毕,他便转身打了起来。而她身子太弱,体力有些不支。她挨了一掌,后退数步,只见一把刀快速向她而来,越来越近,她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那刀瞬间被这段,那持刀之人飞出去数米远。她体力支撑不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人一袭紫衣,嘴角上扬,当四目相对,时间好似静止一般。她脸色苍白,吐了口鲜血,脏了紫衣。

    “小十妹。”

    见此,落溪笙急速上前,一脸担忧,为她号脉,脉象紊乱,情况不好。从紫衣男子怀中将她抱起来,便施展轻功离去。

    “此处便由你来处理。”

    已是不见此人只闻其声。

    紫衣男子点点头,这些伤人的官兵已全数被押,他望着两个男子,面无表情。

    “回去收拾你们。”

    命人送二人回去,他便施展轻功离去。

    丞相府中她所居的清风居,已是乱作一团。落宣柏等人随后入了府,便朝清风居而去。她昏迷不醒卧于床榻之上,小脸煞白煞白的,双唇无色。

    落溪笙为她扎针治疗,片刻,方缓过来。

    将金针一根根拔下收于裹布中,再号脉,已是无碍,落溪笙松了口气。

    “爹娘,小十妹已无碍,您二老无需担忧。今日那些人并非普通的官兵,倒像是训练有素的死士,今日定是查清了才动的手。没想到竟然对九弟与小十妹动手,今日若非我归来,怕是凶多吉少,想来亦是后怕。”

    闻语,落祁点点头。

    “未曾想他这么快便动手了。老八,你且先好好为落儿调养身子,其他事再商量吧。”

    “好。”

    辰时,清风居甚是安静,侍候的丫头们以倚靠熟睡,只剩下不放心的周仙儿与落溪笙。

    “娘,小十妹自出生便体弱,今日那人出掌狠毒,若医治不及时,小十妹怕已殒命。孩儿听闻恩铭寺中的南司大师,此乃得道高僧,闻语她出家前,曾是隐于梨山修行的医仙,小十妹若能得他相助,定能修养好身子。再者,恩铭寺乃是皇家寺庙,甚为安静,亦适合调理身子。娘您看如何?”

    闻言,周仙儿注视着落菩提点了点头。

    “我亦有听闻,待落儿身子好些,我便带她上恩铭寺,一是祈愿,二便是去拜见一下南司大师。”

    一语庭前双雁落,无人知是暗香来。光阴如是,转眼已入深秋,庭院被铺上一层厚厚的落叶,秋风一过,片片落叶,好似一场雪,美妙绝伦。她不许人扫落叶,她喜欢一步步踏着树叶的声响,喜欢躺在铺满落叶的地上,静静的凝望着天空。

    “问世间转过多少流年,才会有一次擦肩。

    明镜水月菩提树下又见,缘刻眷指尖。

    燎岁月惹尘埃动情念,可会熬不过时间。

    百转千遍愿,最好是成全。

    含笑一睹你容颜,天地多辽远。

    而你在眼前,怎拂去眷恋。”

    近日,她总做同一个梦,梦中还是那窗边,那和尚,一那袭白色僧衣,那一个孤独落寞的背影。一丝的惆怅,一丝的伤感,一丝的彷徨。

    躺在落叶上,想着那落寞的背影,她轻声哼唱着独孤天下中的曲《菩提揭》。

    “小小姐,夫人差人来传话,说是老太爷要见您。”

    闻语,她一脸无奈,不知这老头又要闹些什么?这些日子总算知晓老头的厉害之处。耍无赖,若他敢居第一,便无人敢居第二。时不时两人便在庭院中赛鹅,输者便要受罚。

    站起身,拍打掉身上的落叶,一缕秋风斜来,身后的青丝伴随着吹起的落叶与风而舞。她整理好衣衫,便起步向老头庭院中去。

    “老头儿,找我何事?”

    一进院中,便见落中天正坐于她弄得秋千山来回摆动着,好不自然惬意。她沿玉桌而坐,斟了香杯茶,细细品尝着。

    落中天摇摇手,侍从便出手拉住秋千绳索,慢慢让秋千停下来。落中天一纵身跳下秋千,走到玉桌旁坐下,从怀中拿出一支玉箫,这玉箫青翠碧玉,箫身竹叶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这玉箫乃老夫贴身之物,你拿着带于身旁,日后自会有用。”

    她接过玉箫,左右打量着,看着亦没特别之处。将玉箫别于腰间,即是老头所赠,不收白不收。

    这老头与落爷一般,都是老顽童。

    入夜,清风居。落溪笙于坐床沿为她号脉,已是无碍,落溪笙点点头。

    “你这丫头胆子甚大,女扮男装,偷溜出府。这也便罢,可还学人打架。你可知,家中人会担忧?“

    落溪笙望着她,一脸疼爱。

    “小十妹,那日见你招式怪异,却无半点内力。你是何时学的武?师承何处?为何不曾听闻?“

    闻语,她愣了一下,嘟着双唇,一双丹凤眼,柳叶眉,模样煞是可爱。

    “恩,这个。我自小身子柔弱,这个八哥哥是知晓的,所以便跟随府上的武丁学了些拳脚功夫,以此强身健体。“

    她甜甜一笑。将头贴近落溪笙怀中。汲取着落溪笙身上淡淡的香气,她心里乐开了花。这古时的男子个个风神俊朗,又是自家哥哥,她自然要好好亲近亲近,讨些便宜才是。

    “你这丫头,若是想学,待你从恩铭寺归来时,八哥哥亲自教你,可好?“

    闻语,她点点头,伸出双臂紧紧抱住落溪笙。

    丞相府落祁房内,落祁亲自为周仙儿褪去外身衣物,挂于不远处的衣钩上。落祁一脸凝重,长长叹了口气。

    “他这便出手了,夫人,如今将落儿送入恩铭寺,怕是不妥。“

    闻语,周仙儿微微一笑。

    “相爷无需担忧,他此次动手不过是提醒你我,如今就算有这个实力,他亦有些顾虑。至于落儿,也许送入恩铭寺,不见得是不妥。我已吩咐下去,儿子女儿身边我都已安排了死士暗中保护,定然没事。“

    “好,夫人办事,为夫放心。”

    两人相视一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