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心伤绝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公主,大事不妙,右将军差人来报,大王于翻山岭造人夜袭,速来求救。”

    夜中丑时,周仙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声惊醒。闻语,她速速起身穿戴好,行至门前开了门。来人是她的左右手,名唤萧升,常时皆为她处理军中大事。

    “萧升,你速速集结一队人马,随我出发。你留守宫中,护佑大公主。你记着,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

    “是,”

    萧点点头,便速速离去。

    深夜丑时一刻,周国都城外,一队人马悄然出发。过后,周围一片寂然。

    伊霞宫中,亦是一片寂然,宫女跪了一地,却无人敢出半点声响。床榻之上,周倩儿青丝凌乱,玉颜憔悴,呆滞望着旁侧的婴孩儿,婴孩儿双眸纯澈,悠悠转动着,嘟着小小的唇,肉嘟嘟模样煞是可爱。

    “公主,就算是一死,奴婢亦要一言。琛公子已逝,小世子便无父,他方降于世,公主唯有好好将养身子,方能将小世子抚养长大。若公主想让小世子无父亦无母,便当奴婢从未有此番言语。”

    言罢,哑然无声,周倩儿突然大笑起来,双眸中泪夺眶而出,笑着她便哭起来。床榻上的婴孩儿被惊得哇哇大哭,好不可怜。一地宫女皆红了眼。

    “琛亦非,这是你欠我的,来生定要你还。”

    语毕,周倩儿将婴孩儿抱入怀中,望着啼哭的婴孩儿,便轻轻吻了一下。婴孩儿渐渐止了啼哭,双眸溜溜的盯着周倩儿,笑了起来。宫内响起婴孩儿的笑声,是那般洁净,无暇。

    辰时,左意亲自为周仙儿梳妆打扮,今日一袭白色丧服,意为琛亦非而着。发无半点华饰,只有一朵白色花儿。

    “公主,二公主差人过来,说是军中要务,暂住军中。宫中已然安排妥当,公主可心安。”

    “好,”

    周倩儿微微点头,面色还有些差,双唇无色,如同大病未愈一般模样。坐于装台前,凝注着铜镜中的人儿,双眸含泪花,突然,只见铜镜中竟渐渐浮现出琛亦非的面颜。见此,周倩儿笑了,双手颤抖的厉害,慢慢伸向铜镜,方至镜面,镜中人却突然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周倩儿身子一愣,笑容逐渐消失。

    “琛哥哥,你可是想倩儿了?便专程来看望于我,是否?”

    周倩儿站起身,一时血上心头,一阵晕厥,眼前模糊,踉跄了几步,幸被左意搀扶着,这才没跌倒。待看清后,她拂了左意的搀扶,吩咐不许人跟着,便一人出来伊霞宫门。

    今日斜雨飘飘然而落,一点一滴,如那夜间漫天的繁星,星星点点,轻轻吻着万物。衣衫上,发丝上白色点点,雨珠晶莹剔透。她一步步前行着,亦不知前往何处。

    漫不经心,她一步步行至城楼上。却被城下之景惊了。城下不知何时布满了千军万马,乌泱泱一片。她瞬间无比清醒,知晓大事不妙,欲前往宫中通报,方转过身,便落入熟悉温暖的怀中。她身子一愣,泪湿了双眸。慢慢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她日夜思念的面颜。

    来人便是辰国大将军琛亦非,琛亦非是二五少年,身姿挺拔似苍松,魄气刚健入骄阳。眉宇下一双忧愁的双眸,能看出双眸中的无可奈何。身上散发出厮杀战场的煞气,一身铁衣。此时的他心中满是心疼。

    “倩儿,你可还好?于你,君甚念。”

    闻语,周倩儿紧紧抱住眼前身,生怕松手便会消失。泪滑下脸颊,将头静静贴于琛亦非胸膛。

    “君在念我,我亦念君,闻君之噩,我心之如灰。”

    周倩儿止不住哭声,不敢轻信这入夜所思之人,竟这般活生生将她拥入怀中。如梦境一般,不那么真实。

    突然想到何事,周倩儿止住啼哭,慢慢从琛亦非怀中离开。

    “琛哥哥,你今日一身戎装,周国城下千万兵马。你,是何意?”

    只见琛脸色一变,不敢直视周倩儿双眸。

    “你,是诈死,我若没有猜错,仙儿已被你调虎离山,你此番兵临我周国城下,是要灭我周国?”

    周倩儿看着琛亦非,只见他眼神闪躲,行了数步。

    “我乃辰国将军,听命于辰国王上,王上之命亦不敢违。至于诈死欺你,实在无可奈何。”

    闻语,周倩儿踉跄后退数步,有些站不稳。见此,琛亦非心中一急,欲上前搀扶,却被周倩儿拂袖驱开,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适才一路行来,她已湿了外衫,湿了发丝。面无气色,一脸憔悴。身冷心更冷。

    她苦笑着,双眸多了一丝冰冷。

    “琛将军好计谋,我若再没猜错,将军与我的一段良缘,亦是有备而来,是与不是?”

    她言语冰冷,毫无温度。

    此时,左意怀中抱着婴孩儿,不知何时已到,行至她身旁。左意有些害怕,见此不知所措。

    “公主,宫中已被控制,这是怎么了?”

    周倩儿抱过左意怀中的婴孩儿,轻声哄着,一脸柔情。她慢慢行至城墙之上,城外数米之高,周倩儿慢慢转过身来。见此,琛亦非脸色一变,左意吓得不轻。

    “贤儿,娘亲唤你贤儿如何?贤儿啊,你看,那个男人不动兵卒,便如此轻易拿下周国。日后,贤儿万不能学之,好不好?”

    周倩儿立于城墙之上,摇摇欲坠。

    “倩儿,不可,你先下来可好?城墙之上危险,下来可好?”

    琛亦非声音在颤抖,欲上前,又不敢。能看出他双眸中的急切语害怕。

    “下去做甚?自古以来,亡国公主皆是殉国,我亦是周国罪人,更当如此。”

    周倩儿笑着,哭着,斜雨吹打于她身上。怀中婴孩儿好似能感受得到她的痛,啼哭不停。这时,苍天可怜,哭了,倾盆大雨瞬间而至,亦打湿了她怀中的婴孩儿。

    “公主,奴婢求您了,您切勿寻傻事。”

    左意泣不成声,于此却无可奈何。

    “姐姐,你在干什么?”

    周仙儿知晓上当,便速速赶回宫中,方至城楼,便见着这一幕。她心里害怕急了,周倩儿随时可能坠下去。周仙儿一身湿衣,发丝凌乱,有些许狼狈。

    “姐姐,仙儿求你,先下来好不好,一切有我,你无需害怕。求求你下来好不好?”

    周仙儿亦是泣不成声,她将周倩儿视如己命。

    见着周仙儿,周倩儿笑了。因为她看到了希望,周国的希望。

    “仙儿,还能见你一面,姐姐无憾了,因我一人之故,将周国陷于飘摇之中。我乃周国罪人,心已死绝,不想苟活于世。贤儿我便托于你,定要将他抚养成人。至于左意,她是个好姑娘,便让她嫁个好人家,衣食无忧。父王若是问起,便说我已与人私奔,勿让他知晓。”

    “不要,姐姐,我求你下来好不好,贤儿你自己养。”

    周仙儿不停摇着头。

    周倩儿望向琛亦非,望着他为她着急害怕的模样,周倩儿笑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原来,这身丧服是为我自己而着。”

    中倩儿将怀中婴孩儿抛向周仙儿之向,周倩儿一脸绝望,便伸开双手坠下城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