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入空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夜雨洗净了周国城楼下的血迹,城下的千军万马已然撤退,整个周国笼罩于阴霾中。苍天还在悲伤,沉云久聚不散,伊霞宫门前,左意一身丧服,怀中的婴孩儿啼哭不停,哭声惹人心碎。

    天都梨山之上,一树梨花,一片雪白。于地似梨花毯,一阵清风拂过,一树梨花雨。天都梨山之巅,以檀木做屋,檀屋周围布满了檀香之气。

    檀木屋旁,皆是檀木为桌做椅,一套檀木杯盏,一壶雨前御龙茶。斟好一杯清茶,近于唇旁,浅浅抿上一口,茶香沁鼻,入口清香温和。放下手中杯盏,轻轻拂袖,一阵清风而过,一树梨花飘散落地。

    此人便是天都梨山蓦然蔻,乃是梨山医仙,闻名天下。

    “师傅,弟子求您,出手相救。”

    一地梨花瓣,一片雪白毯。琛亦非久久跪于地,怀中的周倩儿已然香消玉殒,面无血色,双眸紧闭,嘴角上扬,遗留一丝微笑。血侵染透了一身白色丧服,亦染红了身下梨花,琛亦非双手血迹已是干涸。

    “痴儿,痴儿啊,若能救得,你早已出手,何须相求为师。此女已气绝殆尽,魂归忘川,回天乏术啊。”

    蓦然蔻站起身,一袭白衣,一嘴白胡,仙风道骨,仙气卓然。

    闻语,琛亦非望着怀中人儿,最后一丝希望被摧毁。两人身着湿衫,清风拂过,心中伤痛已覆盖了周身冰冷。他狼狈不堪,已无昔日驰骋疆场得英气,双眸尽是绝望。

    “是我负她,伤她,若不是我,她此刻应是在碧水池台中翩然起舞。是我折了她的双翼,害她雨中坠城,魂归忘川。”

    两行泪,一心怅悔,皆已无用。

    蓦然蔻之言字字诛心,周仙儿方赶至梨山之巅,便言已入耳。一步步行至琛亦非身旁,蓦然蔻言语,何尝不是将她心中最后一丝希望抹杀。她弃掉剑鞘,剑指琛亦非。这破月剑剑锋芒厉,吹发立断,方出鞘,只见琛亦非颈处流出了少许鲜血。

    “姐姐视你如命,亦因你而殒命,我不会杀你,我要你活着赎你欠下我姐姐的罪。从此,你不得踏入我周国半步,否则,我定平了辰国。”

    她挥剑断了琛亦非一缕发丝,以此为誓。从琛亦非怀中夺过周倩儿的尸身,她便速速下山回了周国。琛亦非并无反抗,不过呆滞跪于地上,面无表情,心灰意冷。

    “老夫膝下两徒,皆为修行医仙,你不同于墨雨那般行医济世,已然选择身着戎装,驰骋疆场。你可想过,若你未着戎装,而是着医袍,那你与那女子许就不是这般了模样了。一切皆是命中已定,即已成真,便只能欣然受之。”

    语毕,梨院中已无蓦然蔻身影,一阵清风拂过,一阵梨花落。

    琛亦非久久跪于地上,眼前浮现的皆是两人昔日一起闲歌赋诗之像。他已悔,却不复从前,心爱之人因他殒命,从此孤致一人。医仙又如何,修行又有何用。

    “倩儿,今生欠你的,唯有来生还。没有你,我亦不能独活。我便来陪你,可好?”

    琛亦非拾起身旁的剑,自刺心肺,霎时鲜血坡体而出。他身子支撑不住,晕倒于地,眼前浮现出周倩儿的身影。周倩儿一脸情意,嘴角微微上扬,招手示他上前。渐渐的周倩儿身影越发模糊,双眸甚为沉重,他便缓缓闭上。鲜血染红了他身下梨花,那梨花花瓣红艳的很,似乎续写着他的悲哀。

    只见一道青光划过,地上已无琛亦非身影,只留下一地鲜红的梨花花瓣。从高空望下去,只见万花从中一点红。

    “琛哥哥,琛哥哥,你醒醒?”

    隐约能听见周倩儿的唤声,眼前一片黑暗,寻不见那声音的方向。琛亦非努力睁开双眸,这时,能见着见着一丝光亮,他朝着光亮的方向寻去。便出现了模糊不清的身影,那身影他认得,是他的倩儿。

    “琛哥哥,伊人已殒,又何须留伤于心,不如自此相望,可好?”

    语毕,身影消失不见,光亮亦无踪迹,便又陷入一片暗色中。

    “倩儿,倩儿,不要走。”

    “师傅,师兄乃气结于心,若心中放不下,怕是药石难愈。”

    言语的便是蓦然蔻二弟子墨雨,墨雨一身灵秀之气,一袭近身蓝衣,年龄尚小却阅历丰富。墨雨本在盛京行医,收到蓦然蔻千里传音叶,便速速赶回天都之内梨山之巅。

    “师傅,师兄历经这般情劫,于修行不知是福是祸?亦是可怜了那女子,妙龄之年,却遭这般境遇。实在是可怜。”

    床榻上,琛亦非额头布满了汗珠,面颜无色,似是梦到些什么,眉头紧锁。

    “你师兄噩镜难除,亦放不下心中之事。至于修行,便看他的造化,旁人帮不了。“

    墨雨点点头,望着床榻之人,她无奈摇摇头。

    昔日偏偏少年郎,心中能有多少绝望,才能将人变成这般模样。

    “琛哥哥,放下吧,放下吧,放下吧。”

    琛亦非突然惊醒,坐起身来。只见墨雨伏于塌前,睡的香甜。这屋子是昔日在梨山时所居,时隔数年,从此屋醒来,好似昨日一般。床榻,杯盏檀木之香,散落梨花,皆这般熟悉,至今却是物是人非。

    叶琛冥已心如死灰,他已想通,不再寻死。周仙儿的话语,他已牢牢记于心间。此般,他竟连一死了之的资格都没有。没有告别,一人连夜便下了梨山,离了天都,离了周辰两国。

    檀屋中,蓦然蔻于床塌之上,闭眼冥思。片刻后,缓缓睁开双眼,点点头。

    数月后,盛京南山恩铭寺内,琛亦非已于此处遁入空门,常伴青灯古佛。卸掉戎装,剃去青丝,双眸之中无欲无求,一片澈然。成日打坐,颂经,周身已无昔日战场厮杀的戾气。

    数月来,他总在深夜惊醒,若想真正放下谈何容易。他亦知晓,故几夜接连打坐,可脑海中总是浮现处周倩儿坠城那一幕。他随之跃下,欲伸出手牢牢抓住,可周倩儿坠落极快,离他越来越远。直至重重落地,口吐鲜血,头部炸裂,一地浆液,一地鲜血。急雨都冲不散。周倩儿望着她,慢慢闭上双眸,一点一点咽气。这一幕每夜皆在脑海中重复,他立睡不安,日夜心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