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被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子拂去她的玉手,退了数步,双手相合,微微低头。

    “女施主,这后山禁止外人入内,女施主这般,怕是不妥。”

    男子低下头,目不斜视,却细细听闻不远处的声响。来人是武功极高,若非他警惕,亦是难以发现。这时,耳畔传来不远处有人挣扎之声,不多时便没了声。

    恩铭寺四周悬崖峭壁,主道已被差人所守,能从这峭壁越上,这人倒是有些本事。这亦是说明,那人按耐不住了,迫切的想除之而后快。

    男子抬起头,缓缓放下双手,望着泉水中的人儿,嘴角上扬,双眸中闪过一丝为人不知的邪意。

    落菩提望着眼前的男子一脸笑意,她前行数步,歪着小脑袋,嘟着小嘴。

    “小师傅说哪里话,何处皆禁止入内,如此一来,岂不无了香客容身之地。且我非一般香客,是要常居于此,如何去不得?”

    闻语,男子点点头,笑了笑。

    “女施主名唤落菩提,乃落家小女。数日前,家师离寺前告知,落家之女入我门下,拜我为师,为俗家弟子。只因身子之故,未传你来见,未曾想见面竟是今日这般景象,你我于菩提树下已有过一面之缘。看来,小纳这弟子不是太安分。”

    “是吗?”

    她身子一愣,周仙儿信中并未告知,此事是真是假尚且不知。不过,既是弟子,便能日日相处,真假又何妨。想着,她心中便是开心。近水楼台先得月,朝夕相处,若能与之日久生情,那他可会为她还俗。想着那日光景,她便不由自主的笑着。

    杏叶于清泉之边,望着自家小姐这般模样,已然急得红了双眸,奈何不习水性,不可上前。

    见他这般模样,男子心中起了一丝兴趣,这女子倒是有趣。

    落府乃名门相府,女子应是识书知礼,不迈闺房才是。而这女子尚未及笄,于陌路男子之前如此衣着,却不知耻心,言语大胆,不知怯意。如她这般的,倒是头一次见。

    这男子便是幼年时于恩铭寺内遁入佛门的宣王,盛京先皇的第九子,古墨龙靖天。十年之前,他的母妃蒙冤而逝,那背后之人欲除他而后快,于是便下了剧毒,虽是救的一命,却耳不能闻,口不能语。于皇家而言,他已如同废人。先皇听信奸佞之臣,将他弃恩铭寺,自生自灭。不日,先皇驾崩的消息便已告知天下。

    他已是废人,自然威胁不到他人,于是便留下一命,苟活于恩铭寺十年之久。虽是废人,却是皇家血脉,当今圣上亲封宣王。每每佳节盛宴皆差人请他前往,他亦从未去过。故,识他之人不过近身之人。

    “小师傅,用膳时辰亦至,请您速速着衣前往。”

    来人是名女子,名唤梨贺贺,乃当朝梨太师之女,识书知礼,诗书棋画,武学功论,无一不精。她一袭红衫,婀娜身姿,妙曼窈窕。瓜形轮廓,精致美艳。

    见着水中两人这般模样,她怒火中烧,却不得发作。只能和颜悦色而唤之。望着水中的女子,梨贺贺双紧握双拳,心中甚是不快。

    闻语,手中两人同时望着清泉之边的梨贺贺。见此,落菩提心中亦是不满。却面向古墨龙靖天一脸笑意。

    “师傅,佛门中人应是参禅礼佛,清规戒律,无欲无求才是。如今却是佳人在侧,那清规戒律有何用?”

    她一步步上了岸,行至梨贺贺身前,歪着小脑袋,一脸笑意。

    “师娘,师傅他欺负我,师娘定要为我做主才是。”

    轻轻拉着梨贺贺衣衫,一脸撒娇模样,可爱急了。

    闻语,梨贺贺身子一愣,面颜一抹晕红,随之便急了,拂去落菩提的手,望向立于水中的古墨龙靖天,却神色闪躲,不敢直视。

    “你休要胡言,小师傅乃佛门众人,怎可此般言语,这是大不敬。”

    梨贺贺垂下头,心中甚是紧张,双手紧紧捏住衣衫,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见此,落菩提心中暗喜,帅师傅只能是她一人的,不得旁人所碰。唤杏叶为她着上衣衫,杏叶便将早已烤熟的鸟雀近于她身旁。她接过雀肉,便直接食起来。细细嚼咽下,她满意点头,味道倒还不错。

    见她这般,梨贺贺一脸不敢信。手指于她,便又看着她手中雀肉,惊得言语不清。

    “佛门清净之地,禁于食肉,自托付之日起,你便已是我门下弟子,如今犯了禁,当罚。罚你今日不得安歇,清扫大碑楼,若有人从旁协助,便加罚一日。”

    古墨龙靖天上了岸,示意梨贺贺拿上衣衫,二人便离了后山。

    闻语,适才她一脸笑意已然逐渐消失,驻足于原地,怕是自己听错了。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她丢掉手中雀肉,顾不上杏叶,便独自追上去。

    “小小姐,您等等奴婢。”

    见此,杏叶急追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