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大乱恩铭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数日前下山玩儿乐,便是这人将我打伤的。”

    落宣柏有些许不好意思,挠挠脑袋,一脸无奈。那日,落宣柏自知胜不过,便落荒而逃。如今寻上了门,自然是无措。

    将她们包围之人,训练有素,皆是身手不凡。若是打起来,紫衣亦是一人难敌。便只能施一出调虎离山之计,来个擒贼先擒王。待那小子擒住后,方能让他们束手就擒。

    打定心之所想,落菩提便轻声向二人言明。尚由紫衣将那数人拖住,她望着那蓝衣男子,轻然勾了勾手指,妩媚一笑。便带着落宣柏向大殿之向而去。

    见她此般诱人的模样,蓝衣男子来了兴趣,吩咐身旁侍从不得跟从,便追着二人方向寻去。

    大殿门前,一片宽敞之地,二人手中多了一根木棍。她贴近落宣柏耳畔,轻声言语了些什么。只见落宣柏一脸坏笑,离了此地。

    不多时,那蓝衣公子便寻到了此处,见落菩提手中的木棍,他饶有一番兴趣。

    “姑娘尚未及笄,却有这般绝色容姿,若待长成,便让这天下男子为之倾心啊。”

    蓝衣男子合上折扇,一步步行至她身前,一脸笑意望着她,并未有过分之举。见此,她便上下打量着眼前之人。他双眸中很干净,并不似身外言行,年龄与落宣柏相仿。落菩提嘴角微微上扬,如落宣柏一般,又是家人手中之宝,宠爱至极,方成这顽劣不堪的模样。

    如此一来,倒不必过真。至于紫衣,能跟随落溪笙身旁,本事自是不弱,紫衣之处她亦不必担忧。这回儿,便好生陪这小子玩儿一玩儿。

    她丢掉手中木棍,伸出芊芊玉指轻轻搭于蓝衣男子肩之上,缓缓绕至其身后。玉指贴身,可感觉到蓝衣男子身子一愣,不敢动弹,面颜之上一模红晕。

    见男子此般反应,她满意的点点头。

    “公子,你我比试一场如何,你若能赢了我,便随你处置。若是赢不了,你便由我处置,敢与不敢?”

    闻语,蓝衣男子前行了数步,独留她手臂于空中。她点点头,一个响指后,便泯然出招。男子反应亦不弱,两人相互较量,不相上下。

    不过她招式怪异,毫无章法,男子便一直琢磨不透。数招下来,男子便渐渐处于下风。

    这时,只见一阵疾风从她身后袭来,感觉到杀气,她一个转身,速退于一旁。来人正是那蓝衣男子随身侍从。他手持一把利剑,行至蓝衣男子身旁。

    “公子,您没事吧,待属下解决她。”

    “不可。”

    未听从蓝衣男子之言,那侍从便举剑朝落菩提而来,他招招致命,出手狠辣,不留生地。

    “九哥哥,”

    见此,她便高声一唤。只见不远处便出现数根大木桩迎面而来,那木桩来势汹汹,若被砸中,定会受伤。她得意一笑,席地而卧,翻身滚至一旁。

    见那两人于中央于那木桩周旋着,她便速速到了大殿门口,趁无人注意,悄然隐藏。那侍从步步紧逼,招招致命,她这点三脚猫自是打不过,便只能智取了。

    “小十妹,此法能行通吗?那人武功不弱,亦不会轻易上当。”

    落宣柏低声细语,生怕被人察觉。大殿之中,佛像身后,两人藏身于此。她一脸兴奋,双眸中尽是期待之色。敢欺负她,便让那欺负她之知晓是何后果。

    辰时,正是早课之时,佛像前,不少僧侣于此参禅礼佛,敲打木鱼颂佛经,一片祥和之派。

    “九哥哥,你定要记住,待事成之后,便速速溜走,若是落于他们之手,勿指望我会相救啊。”

    闻语,落宣柏点点头,拍打着胸脯,一脸傲气。

    “小十妹可放心,若论逃之夭夭,我敢认一,便无人敢认二。”

    她双掌互搓,已然迫不及待。

    不多时,只见那侍从一脸怒气,手执宝剑进了大殿。他定是被那木桩砸中,口吐鲜血。嘴角的血迹尚未干涸,模样甚是狼狈。

    “劝尔等速速将人交出来,否则,否则我便血洗这大殿。”

    此言一出,无人理应,颂经之声,木鱼之响从未停止,仿若无此事一般。见此,她忍不住一笑,这些和尚镇定自若,深藏不露。

    这人如此嚣张,目中无人,需得挫挫他的锐气。

    见无人理应,侍从双眸中露出杀光。他举举起手中剑,便一剑劈开了一个和尚身前的木鱼,那被一分为二的木鱼被强力弹开,飞落于二人身旁。

    落宣柏拾起已坏的一半木鱼,这破口整齐平滑,力道惊人。若人受之,定会当场毙命。将那残破的木鱼扔掉,一脸嫌弃。

    “九哥哥,我先现身,待那适时之机,你便动手。”

    语毕,她便站起身,一方白色丝巾蒙面,行至台前,居高临下俯望一众人。

    “喂,本姑娘在此,你若有能耐,便来追我呀。”

    她一脸得意,话语中尽是挑衅之意。

    果不其然,如她所料,那侍从面露杀光,便施展轻功,举剑迎面而来。见此,她举起佛前香炉砸向那人,却被轻然避开。只见那香炉落地,散落一地香灰。

    见未砸中,驻足与那人交手数招后,她嘴角扬起一丝怀笑。双掌撑地,一个翻身退下佛台。那侍从欲追至佛台下,便被头顶突然而至的面粉砸中,瞬间白面裹身,无一缝隙。大殿之中,亦是粉尘纷飞。

    见此,她于台下大笑不止。那佛台下的众多和尚依然坐怀不乱,镇定自若。那侍从双眸进了白面,不能明视。他便如发疯一般,举剑乱挥,大殿之上乱作一团。

    当那剑光披向佛像时,那侍从便被一道强力弹开,飞落于地,口吐鲜血,咳嗽了数声,他强撑着站起身,抹去嘴角的血迹,双眸看不见,便只能听声识向。

    “阿弥陀佛,此处不容尔等胡闹,请速速退去。”

    那白衣僧人站起身来,适才力道便是出自他之手。这僧人身形肥硕,功力却不低,一副憨厚模样。

    见人时辰差不多,她便悄然偷溜儿去。反正方巾遮面,无人认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