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世外仙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殿之内,香炉已碎落一地,空中粉尘飞扬,若不小心,便会伤了眼。佛像后面,落宣柏见已无落菩提身影,便悄然从后门溜走,前往与落菩提会合。

    大殿前,一片宽敞之地,她被蓝衣男子止了去路。那男子拦于她身前,踉跄了数步,有些站不稳。男子嘴角血迹尚未干涸,与那侍从一般,他亦是被木桩砸中。看他模样,似是伤的不轻。

    “姑娘好计法。”

    闻言,她宛然一笑。

    你我互不相识,本就不必此般相对,何不一笑泯恩仇,还能多个朋友,可好?

    蓝衣男子点点头,勉强一笑,身子支撑不住,单膝跪于地。见此,她速速上前,执手把脉。结果让她一惊,男子伤了心肺,可并非木桩所伤,他这伤已有数年之久,若长此下去,定会要了命。

    他身子本就已伤,如今又被木桩所伤,伤势甚重。

    见此,她心生愧疚,打架伤人亦是常事,她无心伤人性命。男子口吐鲜血,晕于她怀中。那落与她衣衫上的血迹,是那般红眼,刺眼。

    这时,落宣柏正好来此与她会合,见那血迹染红了她的衣衫,落宣柏一脸担忧。

    “小十妹,你怎会受伤,可是他伤了你?”

    闻语,她摇摇头,欲让落宣柏背上男子,一同离寺治疗,便被一对武僧团团包围,武僧手中的木棍一看便是不轻,于他们手中,便如同耍弄绣花针一般轻松。

    “阿弥陀佛,尔等乱我大殿,便若然离去,怕是不妥。”

    说话的便是那胖胖的和尚,他本以江湖为友,四海作家,行侠仗义,以抱不平。奈何仇家众多,以千万金悬赏他性命,便于恩铭寺遁入空门。一是为保一己之命,二亦是江湖多年,早已厌倦生死,倒想寻个清净之地安度余生。至恩铭寺已有数年之久,于寺中任班首之职位,他不悲不怒,面无表情,周身散着侠义之气。

    见此,她便服了软,危机关头,尚能分得清轻重。

    “大师,我等闯下祸事,自当领罚,大师乃佛门中人,以慈悲为怀,我朋友身负重伤,若不及时医治,怕要殒命于此,望大师不记我等之过,出手相救。”

    闻语,那大师便速上前查看,见伤势甚重,便无拖延,速让其他僧侣将蓝衣男子送往嘉陵长老处治疗。

    “嘉陵长老于寺中德高望重,受人崇静,至今已有百岁高龄。他自幼便已入寺,习得一身救死扶伤的本领,若论医药,他无一不精。青年时,常随主持下山行医。有嘉陵长老,那小施主定然无碍,二位施主不必忧心。”

    闻语,她点点头,轻轻摘掉遮面的轻纱,露出那盛世容颜,眉宇之间一缕忧愁,看着让人心疼。

    见此,那班首一愣。

    “二位施主可是丞相府千金与公子?”

    闻语,落宣柏便急了。

    “如此一问,大师可要告知我家中父母?”

    “九哥哥,不可对大师无礼。”

    语毕,她对班首点点头。

    “大师,我兄妹二人闯下祸事,便应由我二人承担,不愿劳烦家中父母。有何处罚,大师尽管言语便是。”

    她微微一笑,若然自态,名门风范,飘然若仙。她一袭白衫,秋风拂起,衣衫,青丝随风而舞,她美的不可方物。

    “阿弥陀佛,女施主言重了,丞相夫人于本寺捐献香油万金,本寺已是感激不尽。昨日,落施主差人送来白银万两,用于重建大碑楼。恩已然还不尽,便功过相抵,二位施主勿要再犯便是,阿弥陀佛。”

    语毕,一众僧侣便一同离去。待众人离去后,她便松了口气。不过今日之事,定会传入落溪笙耳中,她需寻个法子,逃过这一劫才是。

    她没有回自己的禅院,而是直接去了后山,落宣柏欲一同前往,她便说想独自一静静。昔日,若是心中不快,她便喜没于水中,寻找那窒息的快感。如此一来,便觉得何事皆能成过往,心中方能有一丝希望。

    至后山清泉之边,她尚未褪去衣衫,便一头扎入水中。岸边,独留锦绣鞋一双。让身子深深沉于水底,她憋着气息,缓缓睁开双眸,能看着那穿透水面折射于水中的光线。

    不知何时,这泉水之中便多了一条彩色斑斓的鱼儿,那鱼儿之身还闪着光芒。见此,她倒觉得甚是有趣,这泉水是有些温度的,人若于泉中,自是欣然舒畅。可温水之中尚能存鱼,这便是头一次见。

    只见那鱼儿越游越远,她便游动身子跟随上去,鱼儿游的甚快,时不时便驻足原地,待她跟上些,又继续前进,好似在等她一般。

    她便这般跟着,于水底又些时辰了,已没有觉得有何不适,并非她憋气时辰长,这水底,似乎可以不必呼吸。

    禅院中,落宣柏坐于石桌旁,尝了口杏叶送来的糕点,食之无味。他有些担忧落菩提,今日之事,她心中定然不好受。想着,落宣柏便起身前往后山,待至清泉边时,只见泉边绣鞋一双,并无落菩提身影。落宣柏脸色一变,心中知晓大事不妙,来不及褪去衣衫,便跃入水中,沉入水底找寻着。她寻遍了泉中,也没寻着人。

    上了岸,便在后山一遍遍寻着。

    “小十妹,小十妹,你若在此地,便速速应我。”

    水中,她好似听到落宣柏声音,止住细听片刻,便又没了。此时,那鱼儿已不见了踪影,她身子一愣,寻便周围,亦未寻见。于是便浮出水面,抹去面颊的水,待看清,此地已非恩铭寺后山。这便如世外仙境一般,层岚叠翠,花香鸟语,山峦间飘散着层层薄薄的烟雾,云鹤利于山之颠,苍鹰翱翔于九天,片片清池,间间屋舍,好一幅波澜壮阔之美景。

    见此,她扬起嘴角,此地令人如此心旷神怡,未曾想,这清泉内,还可通往这般圣地。不远处,传来孩童们的嬉笑之声。

    她站起身,这水已非温水,倒是冰凉彻骨,却也是舒适。

    “你是何人?竟能立于池中,不受冰寒之气所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