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乱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秋意寒颤,秋雨阵阵,时而停歇,她漫步于小道上,便稀稀落落漂起了蒙蒙细雨。无伞,青丝布满了雨珠,秋雨亦润湿了衣衫。

    于此时,杏叶奉命寻她,见她一人独步雨中,便速速上前为她遮伞,很是心疼。

    “小小姐,您可是落了伞?怎会淋雨而归?”

    闻语,她傻傻一笑,很沉浸去那般情景中,自古便是痴情女,薄情郎,古墨龙靖天这般性子之人,便要欲擒故纵方有效。

    杏叶拿出方巾,轻轻为她擦拭着,今日冷的很,如此下去,定会感染风寒。她心不在焉的前行,时不时时不时笑着,差些踏如泥泞之处。见此,杏叶双眸中尽是担忧,便牵引着她,慢然前行。

    入了禅院,众人见她此般模样,皆是一惊,周梓贤双眸中尽是担忧之色,欲上前,便止了步。

    见此,周仙儿便吩咐常侍候于身旁的容娘与杏叶一同为她换洗净,免得染上风寒。任由两人侍候着,她脑海中皆是白日之景,那唇的柔软,那触感如此美妙。

    她褪尽衣物坐浴浴桶中,水面铺满怕花瓣,这花瓣乃夏日收藏,至冬日亦然可用,这便只有皇亲贵胄,官宦之家方能享用。乃落溪笙特意封存配置,得众人喜爱。

    这花瓣久而不失香,放久了,更多了几分清香之气,闻着这花香气息,她心中如食了蜜一般。

    待洗净后,便为她换上安寝衣衫,一袭轻纱,色如白雪,衬以她曼妙的身子,微微一笑,模样甚美。

    卧于床榻之上,她便安然而睡,入了梦乡。

    西向禅房中,周仙儿放下手中书本,接过容娘手中的擦拭巾,轻拭着面颜。水温正适,于脸上甚为舒适。

    “夫人,今日予小小姐沐浴时,见她如春风拂面,笑而一脸羞涩之色,怕是中意了哪家公子,夫人可有注意到?”

    闻语,周仙儿身子一愣,将擦拭巾交给容妈。

    “是吗,倒未瞧见,数日前,方与贤而退了婚书,这恩铭寺可有哪家公子在吗?”

    容妈摇摇头,示意未知。见此,周仙儿微微一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不论谁家公子,她若中意,也便同意了。待她及笈之后,有上门提亲者,又正合了她意,便应允了吧。”

    闻语,容妈亦是一笑,她知晓,周仙儿舍不得。容妈自周仙儿嫁入丞相府时便时候身旁,府上的小姐公子皆是她看着长大的。

    周仙儿为落菩提所付之心血,她亦看在眼中,岂会舍得落菩提轻易嫁了。

    夜中子时,更深雨蒙蒙,众众人皆已安睡,唯有南向禅房中灯火尚未熄。周梓贤立于窗前,与落菩提灯火尽灭的禅房相视。自退了婚,他尽量与落菩提避之不见,以为如此,便可慢慢忘记,可今日见她那般模样,他亦会担忧,亦会心系于她。

    周梓贤悔了接受那退婚书,若再坚持一刻,退不了婚,些许时日,她或许能接受于她。

    怎奈后悔无药,若能如此护于她身旁,让她周全,亦是最好的结果。

    于此时,菩提禅院内,古墨龙靖天亦未安寝,立于窗前,仰头望着那枝繁叶茂的菩提树,他双眸中有种无人能懂的思绪。

    今日,她那清浅一吻,乱了他的心,亦怕会扰了他多年悉心以布的局。他自知于梨贺贺已指腹为婚,非他始乱终弃,却是落菩提与予他一种无人能予的感觉,菩提树下那次初见,他许已倾心,不过如今方自知。

    “靖天我儿,忍,忍者方能君临天下。”

    皇后临死前的之语绕于耳畔,含冤而忘的的场面他亦忘不了。血肉至亲至他于死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