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救命之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真担忧她身子,古墨龙靖天边趁她不注意,以指点穴定了身,身子动不了,亦不能言语。古墨龙靖天未她号脉,并无不适之处,亦便安了心。

    将她抱起,欲让她于床榻之上歇息,当古墨龙靖天拿开被子,目光放于那一滩红色血迹上时,他心上一紧,速将她放于床榻上,为她解了穴。

    “你受伤了?为何不告知于我?”

    见古墨龙靖天双眸中尽是担忧之色,她竟不知如何言语。于此时,杏叶算到今日是她月事之日,正来此寻她,便见了这一幕。

    “小,小师傅,您还是于禅房外等着便可,奴婢为小小姐处理一番。”

    “流了如此多血,想必伤口不浅,你且寻些伤药,可好?”

    闻语,杏叶身子一愣,小脸一片晕红,望着落菩提,不知如何言语。

    “师傅,我非受伤,而是来了月事,待杏叶为我处理便可,师傅可于禅房外等候。”

    见这般模样,她唯有言明。一旁的杏叶闻她之言,低下头,一脸羞涩。闻语,只见古墨龙靖天望着她一脸不明。

    “何为月事?”

    她身子一愣,见古墨龙靖天边如同怪物一般。这些年,他身旁也有个梨贺贺近于身旁侍候,竟一点也不懂。若真如此,她当如何解释?

    她无奈一笑,抿了抿双唇。

    “师傅,我确实未受伤,您可否先离去,待过些时日,徒儿可为您上一课,可好?再不济,您便到南司大师之处一问,他定定然知晓,可解您困惑。”

    见她这般模样,当真无事,古墨龙靖天便转身离开了禅院。待古墨龙靖天离去后,两人方松了口气。杏叶已为她带来了换洗衣衫,拿上衣衫,吩咐杏叶将床榻之物换掉,她便入了之前所居禅房中。

    杏叶换了床榻之物,差人备了热汤,她便褪尽衣衫,入了浴。于热汤之中,身心舒适,她竟不小心入了睡。于此时,杏叶回了之前的禅院,尚未回来。

    南司大师房内,古墨龙靖天方听完南司大师之解,却一脸镇定自若的模样。待辞了南司大师,离了这方禅院,古墨龙靖天便急速折返。

    他方知晓,女子月事有唤葵水,一月一次,一次三至七日不等。来时,多人皆会伴随腹痛,让人难以受之。古墨龙靖天担忧落菩提亦是如此,差人熬制止痛的药膳随后送至禅院中。

    已至禅院,禅房中却无落菩提身影,出了禅房。立于禅院中,似是感知到落菩提之处,他便推门步入另一禅房中,只见落菩提于浴桶中睡得正是香甜。

    见次,古墨龙靖天无奈一笑,唯她有这般胆子,如此竟能熟睡。今日天冷,热汤热气散的快,已然温了,如此下去,恐回冻伤。

    将她抱住浴桶,拿上旁侧衣衫,速将她全身裹住,抱回东向禅房中。床榻之物已换成新的,甚为柔软。将她轻然放于床榻之上,为她盖上被褥。将炉火近于床榻边沿,想让她暖和些。

    “丫头,丫头,老头子来了。”

    于此时,落中天随杏叶相伴先入了禅房,当目光落于古墨龙靖天面颜上时,落中天止住脚步,身子一愣。仿如见了熟人,一步步行至古墨龙靖天身旁,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突然回过神来,便行至床前,轻声唤着落菩提。听闻落中天之声,她缓缓睁开双眸,见来人,惊坐起身,贴身衣物差点掉落,见此,她急忙用被子遮住,看着落中天,无奈一笑。

    见她这般模样,落中天自是惊吓不已。

    “丫头,你,竟如此大逆不道。你乃女儿身,只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老头子我虽想抱曾孙,亦不想孙女婿是个佛门中人啊。”

    闻语,她撇撇嘴,一脸不屑。

    “佛门中人又如何,便是佛门中人,亦是我的。您曾孙不是便可。”

    闻她之语,落中天觉得不无道理,抚摸着山羊胡点点头,望着她小腹,一脸兴奋。

    “那我的曾孙几个月了?”

    闻语,她一脸无奈,这老头倒是心大,如此好哄骗,若是周仙儿或者落祁,怕是已经暴跳如雷,怎会如他这般。不过如此正合她意。

    落中天是家中最长者,若他发言,便是落祁夫妇亦不敢违逆。有落中天,她所谋划之事,定能事半功倍。

    “您曾孙快了啊。老头,您怎会来此?可是想念于我了?”

    只见落中天点点头,一脸委屈。

    “老夫为了见你,当真吃了苦。你先待着,老夫晚些再来寻你,先去见过有人。“

    语闭,落中天便离了禅院,因他是初次来,恩铭司道路复杂,担忧落中天迷了路,便让杏叶急速随之而去。当真来去匆匆。

    这时,只见一名小师傅端了药膳,轻敲禅房门。

    “师叔,您要的药膳已澳洲好。“

    闻语,古墨龙靖天点点头,行之门前接过药膳。待人离去后,便关上禅房门,将药膳斟于碗盏中,端于落菩提身旁。

    “此药膳可补身子,可止痛。食之有益处。“

    闻语,落菩提扬起嘴角。

    “师傅,如此便懂了?还这般贴心。次药膳是您为我准备的?“

    只见古墨龙靖天有些羞涩之意,不敢与她相视。

    南司大师禅房内,南司大师亲为落中天斟了香茶,一脸敬意。昔年,他身着戎装尚为将。一日,于疆场厮杀时,遭身旁奸人所害,差点命丧于疆场。若非落中天游历至此,出手救他一命,世间早已无他。

    一别数十年,物是人非,未曾想还能有相见之日。

    “先生怎会来此?可是有何事?若有,小纳定当相助。“

    闻语,落中天摇摇头,浅尝一口香茶,满意点头。

    “老夫小孙女儿于此,便上山看望。早年知晓你于此,今日便来此探望一番。亦想托你看在老夫的薄面上,照看一番。我那小孙女儿常日便是调皮,若有不周之处,望海涵。“

    “您小孙女儿可是落家小女落菩提小施主?“

    只见落中天点点头,南司大师心中惊讶不已。

    “当年匆匆一别,未曾想先生竟是丞相府的老先生,小纳但真失礼。“

    南司大师坐起身,鞠了一躬,以示歉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