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入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入夜,杏叶进房便说那位尚未封赏的殿下已回至宫中,正居与宫中锁心殿处,待除夕之夜方能封号此府邸,再般于王府,圣上此举等同于告知天下,那殿下自是好大的荣光。

    想着,她心中便有了注意,若待赐了府邸,亦于除夕之夜将她这王妃身份告知于天下,便为时已晚。今,她便夜探皇宫,寻个法子,让那人向圣上请旨退婚才是。

    于此地当真桃花缘居多,数月前方居了周梓贤,这便来了个难挡的主,着实无奈。

    待用了晚膳,让杏叶寻出身夜行衣换上,她便化作一缕青光,朝皇宫方向而去。方至宫门,竟被挡回,现了身,额间撞红了一块。

    宫门城墙外竟有高人于此布下结界,她这点道行,若施法而进,自然被拦截。如今已是宫禁,宫门紧闭,她如何入的了。这宫墙如此之高,若想翻过,自是不易。

    巡视一番,宫墙三米外竟无一棵近身树木,便是难如登天了。

    定是怕此刻以此趁机入宫,宫墙之外又布下如此厉害的结界,这古墨龙延当真谨慎的很。不知深宫内,还有多少机关,便是入了宫门,若不慎触碰机关,定难活命。

    唯今之计,便是折返回府,待寻机再来,她便不信了,还入不了这宫门?

    怒踢宫墙一脚,有些吃痛,便化作青光,离了去。

    次日清晨,醒时便觉得有些鼻塞,定是昨夜不慎着了风寒,幸而不重。让杏叶吩咐膳房备了姜汤,欲驱驱寒,暖暖身。

    岂料杏叶端姜汤回府途中,竟巧遇了落溪笙,细问,方知她染了风寒。落溪笙便急速前往清风桃花居。见落溪笙与杏叶入了房,他一脸焦急模样,行至床榻之旁,以手探额,并无灼烫,方安了心。

    杏叶见了她,一脸无奈。如此,她便明了,忽然想对何事,便故作柔弱模样,咳了两声。

    “八哥哥,你来看我了。”

    坐起身,便拥入落溪笙怀中,见此,落溪笙一脸疼爱。

    “如何回会染了风寒,?幸而不重,待我让人备些治疗风寒的药膳,你乖乖食下,便可愈了。”

    闻语,她乖巧点点头,离了怀,便钻进了被子。

    “八哥哥,与你商量一事,何时入宫?可否携我一同?自幼未从入宫,心中甚是好奇。奈何将相侯门子女,无诏不得入宫。八哥哥于宫中任职,故而此事,便由八哥哥寻个法子可好?”

    她本已于心中备好一番说词,若落溪笙拒了她,便是撒娇打滚,哄蒙拐骗亦是要入宫的。未曾想,落溪笙竟轻易允诺了,她心中自是欣喜万分。待道了谢,便好生歇息着,等药膳而至。

    待落溪笙离去后,她便极速坐起身,让杏叶寻来面纱,近身藏着。若是正经入宫,自然不得带夜行之衣,唯有面纱遮面了。

    午时些许,待用了午膳,食了落溪笙差人送来的药膳,着衣洗漱完毕。她便行至丞相府门前,车马已静候多时,待上车坐下,看着落溪笙甜甜一笑。

    “可有食了药膳?”

    “食了,食了,八哥哥可安心。”

    闻语,落溪笙满意点头,见她面色红润,应已无碍。

    “我已差人修书于圣上,圣上已允诺,你以入宫探望长姐为由。皇宫不比丞相府,切记,勿要惹事。”

    “好。”

    她乖乖允诺,心中却盘算着如何让那殿下退了婚事。

    不过多时,车马便已至宫门,掀开身侧车帘一看,当真庄严气魄,让人望而生畏。

    今未带杏叶一同前往,她非是来游玩儿的,杏叶跟随,倒不适合。

    入了宫门,下了马车,便有落染姝差至的宫女为她引路,落溪交待了数语,两人便分开而行。待出宫时,便至容音宫去接她。

    入了容音宫,落染姝正于床榻之上养胎,见她入门,欲想起身相迎,便被她速速止住。急身近于床榻前,距上次见面,已过两月之久,落染姝小腹又大了不少。如此,腹中胎儿很是康健。

    “长姐,瞧着这腹形,定是个皇子无疑。长姐常日可喜食酸?”

    闻语,落染姝一笑,至于是皇子公主,于她而言,皆一样。倒是落菩提这般小大人的模样,让她十分欣慰。

    “于那青灯古佛之地待了数月,当真明事不少。涟漪,让膳房备些吃食。”

    “是,皇后娘娘。”

    待那名唤涟漪的婢女领命褪去后,容音宫便独剩下二人。

    因落染姝身孕之故,除了近身侍女,其余之人皆于外殿侍候,无诏不得入内。

    “长姐,近来可还安稳?”

    “皇后娘娘,荣贵妃求见。”

    闻语,她无奈叹了口气,这方出口而问,落染姝尚未来得及答,这便不请自来,当真扫兴。

    得到落染姝允诺后,荣贵妃便入了内殿。

    “臣妾听闻丞相府小小姐初次入宫,便前往一尽地主之谊,皇后娘娘不会怪罪臣妾吧。”

    落了座,荣贵妃字字珠玑,话中有话,当真非一般善妒之人。

    “妹妹哪里话,你能来看望小妹,本宫感激不尽。”

    “长姐,这未婆婆是何人?”

    她甜甜一笑,将手中香茶一饮而尽。满意点点头,一脸满足模样。

    闻语,容贵妃一脸一变,双眸中闪过凌厉之光,便又及时收其光芒,未作言语,却已记于心中。如今丞相府正是中天之势,她亦无了容府支撑,理应忍着些才是。

    闻语,落染姝亦是一笑,见容贵妃这般模样,当真怒火难释。

    “小十妹,不得无礼,你口中所言的婆婆是圣上的贵妃,勿要失了礼数才是。”

    落染姝从中调和,却话中有话,容贵妃却不得发作,只能忍让赔笑。

    “长姐,今日入宫看望您与腹中小外甥,数月未见,甚是念想。待八哥哥来此,便让他先行回府,还望长姐于圣上请旨,容落儿于宫中多居些时日,亦好以此相伴。落儿于恩铭寺时,便习的些安胎之术,于长姐与腹中胎儿自有好处。”

    “你当真懂事了不少,待晚些,圣上便会于此,那时便详细一说。”

    两人亲昵言语,容贵妃冷落于一旁,怒火中烧,却不得发作。今日当真食错药膳,竟会至此。

    “皇后娘娘,臣妾想起宫中还有要事,便先回去了。”

    容贵妃站起身,行了礼,待落染姝首肯后,便带着近身之人离了去。

    见容贵妃这般模样,落染姝心中自是爽快,自有了身孕,她便着中于安胎,让容贵妃有了可乘之机,于后宫中兴风作浪。今这般出气,自是爽快。

    “你倒能分得清局势,让她有此一番,一挫她的锐气。然,今日之举,算是吃罪于她,日后见了她,便绕着些,勿要于她面前吃了亏。”

    “恩,”

    闻语,她乖巧点头,亦让落染姝安心。她若能吃亏,也就变天了。那容贵妃勿要惹了她,不然,她自然不保会惹些什么祸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