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菩提揭 > 对面不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若连这等小事亦需劳心,当真便不用活了。此时,时辰已至,众人皆安静不语,先生便开始授之。这般年纪,教的竟是些无聊之学,于她而言,并无用处,旁侧的古墨龙夭夭倒是听的认真。

    许是先生之言催眠,她伏于桌面,竟慢慢入了梦想。

    梦境中,红绸锦缎,宾客满堂,是至了成亲之处。瞧着,她便觉得欢喜,还未见过古时之礼,今日也便讨一份喜庆。已至拜天地之时,便随着满堂宾客至新人所拜之处。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相拜洞房成礼。”

    语毕,新郎抬起头,她便愣住了。成亲者竟是她朝思暮想之人,心痛至极,眸中却无泪,数十人而视,两人步入洞房。待宾客散去,唯她停留于此,从未动过半步。

    本已修书一封,弃之炉火,欲了却二人之事。可今日见他红装着身,新娘却是她人,犹如万蚁噬心,伤已无泪。

    “落姑娘,落姑娘,”

    隐约听闻有人唤她,转身一望,并无人影。突然,一声巨响,她惊坐起来,一望,置身课堂之上,无红装,无宾客,无成婚之礼,竟是梦一场,可为何这般真实?

    梦境过于作真,她尚未走出梦中之境,心情自是怡悦不来。见她课堂堂而皇之入梦,这般目无尊长,先生自是怒了。

    “你便以梦境为题,作一首诗,若我不满意,今日便留下补课。”

    此言一出,一阵笑声,其中尽是嘲讽之意,古墨龙夭夭有些许担忧,却未敢言语。

    此先生名唤不珞机,乃先皇伴读,文采卓众,他若称第一,便无人敢言其二。当家圣上亦礼敬三分,对学生更是严教以待,常日虽是调皮惹祸,一旦入了课堂,便循规蹈矩,不敢造次。

    不珞机生平最是瞧不起胸无点墨之人,此堂乃严格应考而筛选的优秀之人,落菩提乃圣上口谕,无需经考,便可直入,不珞机虽未言语,却是不满。

    她直视不珞机双眸,竟从眸中瞧见他的身影,是洞房中他与她人共饮合仅酒的镜像。只见她红了双眸,泪珠滑落脸颊,双眸中一抹伤痛,那般无助。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先生,此番境遇于我而言,如同梦境,可还满意?“

    语毕,她便离了座,一步步出了学堂,杏叶见她这般模样,甚为担忧,未问出了何事,跟随于身侧,便一同离去。

    课堂之上,先生双眸中尽是震惊之色,久久未醒过神来。

    行了半路,吩咐杏叶勿要跟随,她便独身而行,若至何处便是何处,这般走下去,却无归处,心中越发凄凉。突然不慎被人撞倒,抬头看见此人,她身子一愣,嘴角慢慢上扬。极速起身,扑入那人怀中,小脑袋不停蹭着,双眸中尽是喜悦之色。

    “师傅,数日未见,落儿甚为想念。师傅可是专程来看落的?”

    古墨龙靖天内着一身厚实僧袍,外披一件锦绣披风,面无表情,双眸凌厉,尽是冰冷,

    见着怀中女子,便一把推开。力道过重,未有防备,她便摔倒于地,有些不可置信,于雪地之中,艰难站起身。

    “姑娘认错人了。”

    双眸这般凌厉无情,周身尽是冰冷气息,似是不识于她,她亦有些不识他,

    以为错认了人。目光停驻古墨龙靖天腰间之物,此箫便是她所赠。落中天予她时,便收下了,后来才知晓乃贵重之物,万金难求一见,她便赠送于他。

    既是他,为何会是这般模样,生气全无,这般冰冷,冷的让人窒息,如同陌生之人。

    她有些不知所措,明明对面而立,却似隔了天涯。

    一眼相视,他便越身而去,独留她于此。转过身,凝视着古墨龙靖天逐渐远去的背影,她一脸苦笑。当真如同身置千里孤坟之地,无处话凄凉。

    “殿下为何不闻适才女子为何人?”

    “陌生之人。”

    闻语,伽诺一笑,有些无奈,此言当真无错,如此也好。

    自与落菩提一面之后,伽诺外出皆以面具示人,避免让她认出,坏了古墨龙靖天之事。

    入夜,宫外风雪甚大,她久坐于桌旁,不曾言语一字。见此,落染姝深叹一口气,无奈摇头。过了除夕便是大婚,消沉些未必是坏事,便静心一想,断了孽缘罢。

    吩咐杏叶好生照看,便由珠梨搀扶着入了内殿。将相子女,无主姻由,古时至此,能逃者,少之有少。

    “小小姐,您这般模样,奴婢害怕。如若不成,大哭亦好。”

    杏叶红了双眸,守于身侧,亦束手无策,只得看着。

    想着白日之景,落菩提些许不明,为何他会置身于盛京皇宫之中?未曾听闻宫中有何法事,看他着身衣料,皆为上等。

    适才他路之所向乃是晨阳宫,前往晨阳宫仅此一道。

    “叶丫头,我有事而出,替我告知长姐,让她勿要担忧。”

    语毕,她便起身,急跑离了去。杏叶未来得及言语,人已无了踪影。

    依稀记得前往晨阳宫之道,此刻雪止风停,一地白雪化而作灯,为她照耀前进之道。

    半个时辰后,她立于晨阳宫宫墙外,欲翻墙而跃时,宫门被打开,古墨龙靖天跨宫门而出,身旁并无他人。转角离去,她便悄然跟随而上,待行了些路程,便极速拦于他身旁。

    见着她,古墨龙靖天并未震惊,好似知晓一般,双眸依旧那般冰冷凌厉,不近人情。

    她双眸闪过一抹伤痛,深深叹了口气,深深凝视着他,红了双眸。

    “师傅,您当真忘了我?”

    “你我从未相识,谈何言忘。”

    闻他之语,当真字字诛心,心中甚为难受,泪珠滑落脸颊。

    四眸相视,便这般凝视着,她忽然近身,轻轻踮起脚尖,双臂环颈轻浅一吻。紧闭双眸,泪流入嘴角,不咸的却苦,似食了一盅药膳。

    吻毕,她扬起嘴角,含泪而笑。

    “忘了也便忘了,你我今生有缘无份,此后,我亦要忘了你,这才公平,可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