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穿越大宋重拾旧山河 > 第二章 邋遢的老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是屈大帅出发的日子了,按照惯例签署了协议,写了遗书,还开了个小型的动员会,搞得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屈大帅穿了一身三国时代平民的衣服(原来他是申请要一套白马银枪的),头上带了个长长的挽着发髻的假发,被“地中海”领导唤上台发言,他手里还拽着那本《三国志》,说道:“尊敬的各位领导,大家好,感谢党和国家的栽培,感谢领导们信任,我一定不负众望,完成任务!”下面观众期盼着下面还有什么激动人心、或者感人肺腑的发言呢,谁知道他说“谢谢,我的发言结束了。”

    “地中海”说:“小屈同志言简意赅的、很好的总结了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掌声鼓励!”

    随着呱唧呱唧的掌声结束,一行人各就各位,进入今天的主题——穿越三国。

    “地中海”和他的一位小年轻助手,带着屈大帅穿过重重保障防护门,进入一间100平米的大空间,正中间伫立着一个直径5米高10米的锅炉状物体,连接着各类管道和线路,让人眼花缭乱。助手走到一个像老虎机的仪器前,上面有四个手柄,依次对应着XXXX年的各位数字,他按照之前预设好的,将时间调到了公元208年。

    “地中海”拿出发送器,慎重的交到屈大帅手中,说:“这个发送器上面的时间我已经调到了209年,一年的时间足够你研究草船借箭的各路英豪了,小伙子,我们等着你给我们讲真实的历史故事呢,哈哈。在你达到那里的第一天起,它就开始计时,到时候一年整的时候便会发出警报,提醒你。”

    “那要是丢了呢?”

    “呵呵,那就不要弄丢。”

    “……那不是九死一生。”

    “我们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啊!”

    屈大帅头上一堆黑线,这根本就是赌命啊。不行,一定要把它藏好,哪怕藏进身体里。想想还是有点难度啊。

    “以你的身手和智慧,我们相信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地中海”领导半推半拉的将屈大帅送入“大锅炉”的发射座位上,在助手的帮助下给他系好安全带,“就算有万一,你也要相信党,相信国家,是不会让一个英雄心寒的。”

    “那不会因为我改变历史的进程吧?”屈大帅说。

    “哈哈。” 西装领导饱涵睿智的笑道,“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当年王莽篡朝,最后不也是过江之鲫,冥冥之中,自有天道主宰,任何的抗争,也不过江面泛起的一个小水泡而已。”

    屈大帅心中嘀咕,这根本不是一个学识渊博的新时代社会主义知识分子该说的话吧。

    屈大帅坐在椅子上,身体被捆绑着,自己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不过灭自己威风罢了,还不如壮壮士气。他紧紧地跟领导握了握手,说:“请全国人民放心,我定将载誉归来!”嘴上虽然放了狠话,心里却还是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但愿三个月后能平安回来吧。

    “地中海”缓缓的推上门关了,深深呼吸,定了定神,还在心里祈祷了一遍,然后举起手比划着数字,“三、二、一,准备……发送——”

    伴随着一阵强烈的白光闪起,强大的离心力带动屈大帅猛烈的旋转起来。

    而这时,“地中海”的年轻小助手被白光吓得猛一退,一手撑在“老虎机”手柄上,将时间轴调到了公元1126年。

    当一切静止之后,小助手因惊吓而瑟瑟发抖地望着因愤怒而颤抖的领导,小声地说:“对……对不起,叔,我……我一下子,没站稳。”

    公元1126年,中华大地硝烟弥漫,生灵涂炭。大金国携灭辽之势,挥军南下,剑指北宋京城开封府,宋钦宗使出看家本领,割地求和,派出康王赵构与兵部尚书王云前往金营乞和。

    军国烽烟,暂且按下不表。

    且说屈大帅被发送至时光隧道,脑袋一遍空白,只觉得天旋地转,神魂颠倒,仿佛自己都要身化鸿蒙,魂归混沌。

    等他醒来时,天色已经微微有点黑,天边太阳早已不见了踪迹,他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四周围绕着苍天古木,几只乌鸦“哇哇”的从头上飞过去。屈大帅为了避免乌鸦空投大便下来,偏了偏脑袋。这一偏脑袋,可要了命了,自己头上方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类人物体,屈大帅迅猛地一个鹞子翻身,做好防备动作,身前坐着的类人物体却还是一动没动。

    屈大帅仔细的端详起来,这确实是一个人,衣衫褴褛的邋遢老道士,衣服好多地方都已经烂成了布条,黑色头发和胡须一块块一绺绺的结成饼饼,却没见一只苍蝇蚊子近身。他就这么盘腿坐着,两只手很自然的垂放在膝盖上,仿佛已经石化,或者在等待风化。

    屈大帅想自己枪林弹雨都不怕,还怕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老道士不成。他亦步亦趋的接近老道,探着手打算试试老道是否还有鼻息。将将要挨近鼻子时,那老道开口了:“年轻人,我等了你很久了。”

    他的声音,就像很久没有发过声了一样,干涩,甚至带点金属的摩擦音。

    “那你就叫醒我嘛。”

    邋遢老道定定地盯着屈大帅,直看的他瘆得慌。过了五秒钟,老道突然说了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你,是天选之人,是承载历史使命而来的。”

    屈大帅想我就是带着了解真实历史的使命来的,但是我肯定不会告诉你个糟老道士。“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趁我睡觉时杵在这里的?”

    “哈哈哈哈,小娃娃,还跟我打马虎眼,你可知贫道在此等候你十年了!”

    “疯了吧你,我看你是精神有问题。” 屈大帅矢口否认。

    老道士打着哈哈站起身,摊开右手,顿时一阵激烈的“滴滴”声响了起来,屈大帅一看,不正是自己的回程车票吗,怎么到了他手里,还滴滴的响了起来。不好,莫非他按动了开关,完了完了,这刚睁眼就要被发配回去了。

    老道士再将右手一握,声音戛然而止。

    屈大帅一怔,好奇怪啊,按道理声音要传出来的呀。

    “奇怪吗,哈哈。如果我手机什么都没有,那还会有声音吗?”

    真空或黑洞是不能传播声音的,屈大帅是知道这个物理常识的。

    “不对啊,你动了开关,按道理我是要离开这里的。”

    老道士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发送器,看着上面的公元207年,说,你可知道当今是何年?

    屈大帅有点看不透这个老道,也不敢小觑,问:“那请问这是哪朝哪代?”

    “1126年,丙午年,马年,靖康元年。”

    屈大帅只知道有个靖康之耻,其他的靖康年有些什么人什么事他一概不知。不过想了想心理又有了小确幸,还好中学时看过《水浒传》、《岳飞传》、《杨家将》。

    老道士将发送器丢给屈大帅,说:“欢迎你,天外来客。”

    屈大帅将发送器的电池取下,烦人的声音终于消停了。他把发送器收进胸襟里,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个邋遢的老道士绝非常人,古代能掐会算的能人异士大有人在,说不定眼前人就是一位大拿,可马虎不得,说不定就要靠他大腿了,屈大帅客气地作了个揖问:“在下屈大帅,请问上仙是何方神圣?”

    “哈哈,贫道非神非仙,非魔非怪,不过是游戏红尘的一个普通老道人,顺便装点一下历史。”

    屈大帅想,好霸气的“顺便装点一下历史”,恐怕这才是他的身份吧。莫非他是鬼谷子传人?

    “贫道玄尘子,俗名王寅,历代高人皆吾贤师,我与你不过不期而遇,念你来之不易,特点拨与你,之后就看你造化了。”

    屈大帅还没从巨大的剧情转变回复过来,好似一个孤儿,刚被父母遗弃,马上就被好心的大宅门收养了。如今要回到自己的时候估计只有在梦里了,作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心理素质一定要过硬,不如暂且跟着这邋遢老道士,以后的事再徐徐图之。

    就算是流星,也要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轨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