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穿越大宋重拾旧山河 > 第五十六章 夫人被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屈平说:“不瞒您说,还真有七十二地煞!有一本书叫《水浒传》,可精彩了,有时间讲给你听如何?”

    “征剿方腊才几年,就有人写出一本《水浒传》啦?这作者挺前卫的。”

    “呃……这个不重要。”

    “你是怀疑今天那个扫地僧就是那什么……武松?”

    “有可能,武松位列三十六天罡前十五,具体多少我忘记了。他本是清河人氏,自小由哥哥武大郎带大,他哥哥武大郎身长不到五尺,他却身高八尺,不过他哥哥娶了个漂亮老婆潘金莲,这是后话,以后再给你讲。传说武松武力高强,景阳冈打老虎,勇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最后,进了梁山好汉队伍里,跟着宋公明哥哥南征北战,再后来征讨方腊时,勇贯三军,可惜后来被暗算,痛失一臂……”

    “等等,扫地僧可是双手健全!”萧露发现其中破绽,一语道破。

    屈平哑口无言,对啊,扫地僧可是两只手臂完好无缺。剧本背得太快了,竟没注意这些细节,难道是施耐庵为了描绘悲惨的人物形象,故意这样写的?

    这时,门外传来水滴溅在地板上“啪哒”的声音。屈平机警地推开门叫道:“什么人!?”

    原来是扫地僧,他拎着一桶热水,手颤抖着,桶里的水荡起了波纹,屈平看着他的眼睛,似乎还有些泪水。

    扫地僧说:“施主,要加水吗?”

    屈平接过水,道了声谢谢,给萧露加完热水,转身却见扫地僧已经远走了,步履似乎有些蹒跚。屈平说:“我去看一下,你在房里不要出去,我很快回来。”

    屈平出去带上门关上,跟着扫地僧而去。

    扫地僧坐在树下,屈平走到他身后三米远的地方,扫地僧依旧没有转身。屈平刚要说话,扫地僧先开口道:“施主,你刚才所言,是从哪里听说?”

    “大师莫非真是景阳冈打虎的武松?”屈平走到他对面喜道。

    “贫僧法号智深。”

    “什么,你是鲁智深?”

    “俗名也叫武松,贫僧只不过继承了这个佛号,以作纪念。鲁智深已经坐化西去,如今六和寺只有武智深。”

    “原来如此。”屈平说,“久仰您的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贫僧之前也不过一籍籍无名的山匪罢了,哪里见得有名。”

    “大师不知,你们梁山好汉在我们那里可是有名的很呢,各个都是英雄好汉!”屈平说得有滋有味。

    武智深哈哈笑道:“落魄山匪竟然还成了英雄好汉。可怜我那些兄弟们,早已不知魂归何处。今日碰巧听到施主说起往事,心情跌宕。贫僧六根未净,让施主见笑了。”

    屈平道:“不入世何以出世,不经历情又怎么断舍情。大师本是性情中人,做好自己就行,做自己才是做到无他无我。”

    武智深起身作了个揖,说:“听君一席话,茅塞顿开。没错,这才是佛经说的‘诸相非相非非相,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大师能解除心结,小生也感到高兴。明日大师有空,可否赏光一起品茶论道?”

    “那自然极好!”武智深道。

    突然,客房那边传来一声“啊”,听声音似乎是萧露的尖叫。屈平和武智深对视一眼,叫一声“不好”,飞身跑去查看,房间门打开着,里面空空如也。

    武智深在后面喊道:“他们从房顶跑了!”

    屈平抬头一看,房顶上几个黑色身影起伏间,就不见了踪影。屈平蹭蹭蹭地窜上墙,上了房顶,向着黑衣人追去。武智深也跟着上了房顶追来。

    屈平和萧露二人低调出行,不知是什么人要掳走萧露,自己一无政敌,二无仇敌,要说敌人,只有大金的完颜家族,他们不可能大老远跑到杭州来找自己麻烦。

    又会是谁呢?

    屈平功夫已是一等一,追了一会儿,渐渐拉近了与绑匪的距离。身后武智深武功也不差,紧紧追着过来。

    歹人见屈平追得近,分出三人来拦截。那三名歹徒蒙着面抽出明晃晃的长刀,双手持刀,劈、砍、挑、刺力道十足。看这长刀以及刀法,似乎是日本的流派。

    自己什么时候惹上小日本了?

    屈平浑身没有一件兵刃在手,只得空手与三人对峙。还好身后武智深赶到,二大高手空手对付三个长刀日本武者,尚不落下风。交手十余回合,屈平一脚将一个武士踹落房底,那二人见对方了得,掏出一物往地上一扔,一团白雾冒气,再然后那二人便不见了踪影。往房屋下看时,那掉落下去的武士也不见了。

    “妈的,日本忍者!”屈平骂道。这时,绑架萧露的人早就没了人影。

    “施主什么时候惹上东洋人了?”武智深说。

    屈平恨恨地说:“我没有惹上他们,是他们惹上我了!”这么多东洋人出现,杭州的人不可能没有点消息。屈平说:“我要去找一下杭州知府,看看他作为地方父母官,有没有一点线索?”

    武智深见屈平身手了得,又能随随便便将杭州知府挂在嘴上,定是什么了不起的人,便问:“不知施主是何人?”

    “我是屈平,辅国大将军,京畿路节度使。”屈平说,“大师可否随我一起去找杭州知府,也算做个人证?”

    “既是辅国大将军,贫僧荣幸之至。”

    月色下,二人踩在屋顶向着杭州府方向,飞驰而去。好似两个飞贼。

    杭州府衙此时还亮着灯,数十人坐在屋内商谈着事情,院子里还站着几十个衙役。

    屈平二话不说,直接跳落到院子里,对着房内喊道:“哪位是杭州知府大人?”

    衙役们拿起武器围过来,道:“什么人擅闯府衙!?”

    武智深跳下房来,三下五除二打翻了几个衙役。衙役们团团围住二人,却再不敢上前。

    屈平说:“我是辅国大将军屈平,杭州知府速来相见!”

    屋内一位四十多位的中年人站到门槛内,说:“本官就是杭州知府李申,阁下深夜从房顶闯入,何以证明自己是辅国大将军?”

    屈平掏出印信亮出来,说:“看好了!”

    知府大人定睛一看,呀,可不正是辅国大将军,这么年轻。还好自己没干什么错事。李申赶紧出了门跪下道:“下官有眼无珠,请将军责罚!”

    衙役们此时哪还敢围困,纷纷跟着跪倒。

    屈平收起印信,说:“起来吧,本将深夜造访,实属不得已。进屋内说话吧!”屈平进了房,见屋内还站着五个人,看这奇装异服,似乎就是日本人。

    李申赶紧跟进来,将那五人介绍道:“这是我大宋辅国大将军,这五位是来自扶桑的朝觐使者。”

    那五人其中为首的一位躬身行礼,用撇脚的汉语说:“将军阁下您好,我是来自日本的朝觐使者,坂上龙二郎,代表日本国主向上国大宋陛下行十年朝觐大礼,带来国主的盛情礼物,愿宋国庇佑,两国永世交好。”

    李申附耳对屈平说:“日本不知道我国靖康之事。”

    屈平对坂上龙二郎说:“谢谢你们的盛意,我皇必定会十分高兴。”又对李申说:“李大人,觐见使者已经到了杭州,可有上报到朝廷。”

    李申说:“下官已经将折子快马送去京城了。”

    屈平点点头说:“你们都在这里最好,我有一事需要你们提供线索。本将与夫人今日刚刚入住六和寺,我出去半柱香的时间夫人就被几个日本武士劫走了!确切的说,是忍者!”

    李申惊道:“竟有此事,下官马上派人全城搜捕!”这事发生在自己辖区内,要是将军夫人有个什么不测,自己的帽子估计也难保了。

    坂上龙二郎说:“将军确定对方是日本武士?”

    “有过交手并击伤一人,确实是贵国武士不假。”屈平说。

    武智深说:“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可以作证。”

    “日本除我天皇陛下之外,各洲岛还有许多称皇者,除大部分顺应天皇的,也有部分不满天皇,欲自立为皇。天皇陛下为平衡各方势力,办了一个‘十美节’,只要参赛的美人最终进入十美,天皇陛下就赏赐他们一座城池,许多人趋之若鹜。日本国内美人都已经被抓去参赛,有些势力,甚至将手伸入到了琉球、天朝上国。”坂上龙二郎说。

    “好胆!竟然伸到我的头上来了!犯我中华神威,虽远必诛!”屈平咬牙切齿道。

    坂上龙二郎说:“将军稍安勿躁。鄙人能如实告知实情缘由,肯定知道是谁干的。”

    “是谁?”

    “本来按照惯例是要等过年我国才向天朝觐献的,但是因为崇德王先一步派人来上国寻找美人,我皇怕因此招来上国误会,是已差鄙人提前携带重礼来朝觐陛下。顺带,万一崇德王的人惹出了坏事,鄙人也好向贵国请罪。没想到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还是发生在将军您身上!”

    屈平说:“就算是我大宋的一个普通民女,他崇德敢伸手,我也将砍了他的手,剁了他的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