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九百九十三章 他已经是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连续十几个火药包在黑武人的盾阵里爆开,那种天威之下,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景象的黑武人彻底崩了,不要说那些顶在最前边的黑武士兵,就是在后边指挥的黑武将军们都吓的脸sè惨白。

    “那是什么?”

    一个黑武将军语气中透着难以压制的恐惧。

    “那是天雷吗?”

    “宁人到底是人还是魔鬼。”

    而士兵们更加无法控制情绪,原本强撑着一股劲儿冒着宁军密集的羽箭往前冲,有盾阵在好歹还可能保命,可是从天而落的天雷却让他们无力抵抗,第一个人开始发了疯的往后跑,退军的浪潮就再也制止不住了,爆开的火团里释放出来的猛兽让他们如同见到了末日。

    “月神不是我们的神吗?为什么要帮助宁人。”

    “难道宁人也有神明相助?!”

    “我们的月神呢?!”

    恐惧比瘟疫蔓延的速度要快的多,围攻别古城的黑武人军队迅速的退了回去。

    站在别古城中央的高塔上,皇帝看到城外那天雷落地的震撼场面,连皇帝都无法想象的出来那是什么武器,难道刀兵真的是携天雷而来?

    若不是向神明借天雷,那种恐怖的东西是人造出来的?

    刀兵军阵这边,对面黑武的步兵依然还在压进,虽然他们不知道宁军从阵列里抛射出来的武器到底叫什么,但是他们想要,想要抢过来。

    “还有多少火药包?”

    “只够一轮!”

    “打三个。”

    大胡子指了指朝着刀兵压过来的黑武步兵:“瞄准了打,我教过你们的,距离不同,引信长短不同,要想把敌人吓退,这三个火药包必须瞄准了打。”

    抛石车阵地上,三架抛石车再一次将火药包装了上去,瞭望手目测距离,他知道自己的责任有多重。

    “标石,放!”

    随着一声令下,一块与火药包差不多相同重量的石头朝着黑武步兵军阵那边砸了过去,瞭望手的目测近乎精准,大石头轰然落在黑武人的队伍里,数名黑武士兵被砸伤。

    “距离准确,火药包可以放了!”

    “放!”

    嗖嗖嗖......

    三个火药包几乎同时朝着黑武步兵军阵那边抛射了过去,宁军这边的士兵们紧张的看着那火药包飞过的轨迹,黑武人那边何尝不是一样?当他们看到天雷飞了过来,一下子就炸了,离着远的时候谁也判断不了火药包的落点在哪儿,整个队伍都乱了套,黑武士兵们疯狂的往四周跑开,哪里还有勇气维持队列整齐不变。

    三个火药包先后在黑武队伍里炸开,火药将无数的碎石子和碎铁残暴的送了出去,密密麻麻的碎石打穿了一具又一具身体,碎石透体而出的场面若是可以放慢来看的话,血液在碎石后边追随的画面一定很惨烈,还带着一丝残忍的美感。

    一名来不及逃开的黑武士兵脖子被铁片击穿,他抬起手捂住脖子,血液从他的手指缝隙里往外涌,他茫然的看向四周,希望可以有同袍来救自己,然后他看到身边的士兵武者眼睛哀嚎着,碎石击穿了眼球留在脑袋里,那士兵疼痛的无法忍受,最终扑倒在地上来回打滚。

    脖子被击穿的士兵也倒了下来,视线转移到了天空

    上,他看到头顶上的云似乎逐渐变成了红sè。

    砰地一声,他身边又倒下来一个人,身上被碎石铁片打出来至少六七个洞,他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抽搐着,两只手还在下意识的在身上摸索,可是那些东西全都在体内,他根本就找不到。

    三个火药包将黑武人的进攻击碎,原本还想把宁人的抛石车抢过来,此时只想着赶紧离开那个鬼东西的抛射范围,黑武人散乱无章的退走,他们原本就不是正规的黑武军队,而是最近才接受训练的剑门信徒,和黑武南院大营的边军相比差的太远了。

    另外一边,老将军裴亭山在两支黑武骑兵追击的缝隙里杀了出来,损失了千余骑兵之后将敌人甩开了些许距离,可是黑武骑兵显然没有打算放过他,依然在后边紧追不舍。

    刀兵步兵阵列开始往前移动,黑武人浪潮一般退下去,给了他们向别古城靠近的机会,安装着木轮的巨大抛石车艰难的往前推着走,宁军也不敢轻易把抛石车拆装,这个时候,哪里有时间拆装,再说只要抛石车还架着,黑武人就不敢轻易靠近。

    别古城。

    皇帝大声下令:“让沈冷带骑兵出去,把朕的打击接回来!”

    皇帝下令,身边人劝道:“陛下,黑武人尚未退远,此时就打开城门,黑武人再杀回来难以确保城门不失。”

    “闭嘴!”

    皇帝怒视说话的人,手微微发颤着指着城外:“你知道城外那是谁?”

    “是大将军裴亭山......”

    “亦是朕的兄弟。”

    皇帝往北边看:“去给沈冷传令!”

    “报!”

    有传令兵跑到高台下边大声喊着:“沈将军从东门率骑兵出去了!”

    皇帝猛的转头往城东方向看,骑兵已经在城门口那边集结,皇帝知道,沈冷并不是意气用事,沈冷是深知他对裴亭山的感情,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会派人出去接应裴亭山,皇帝心里一暖,那个傻小子,总是会想到自己的心里去。

    东边城门打开,沈冷带着骑兵呼啸而出。

    激战从清晨到天黑,刀兵终于到了城外,可老将军裴亭山下令刀兵驻守在城门之外,抛石车阵地也在城门外,刀兵不进城,用以守护抛石车来给黑武人造成巨大压力。

    一身是血的裴亭山快步进城,皇帝已经在城门口等着了,看到裴亭山进来,皇帝快步过去,两个人伸着双手迎面过来,四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陛下。”

    裴亭山屈膝要跪,皇帝一发力将裴亭山拉起来:“不许跪!”

    裴亭山眼睛发红:“陛下,老臣来晚了。”

    “哪里晚了。”

    皇帝看着裴亭山的眼睛:“朕知道你一定会来,不管多难,不管多累,不管多险,你从不曾让朕失望过。”

    裴亭山鼻子一酸:“臣老了,若是臣再年轻二十岁,若见黑武人如此欺负陛下,臣就带着刀兵一口气杀到黑武人的大营去。”

    “这算什么欺负。”

    皇帝笑了笑:“朕把黑武数十万大军留在这,以少打多,那是朕欺负他们。”

    “对,是陛下欺负他们。”

    裴亭山也跟着笑。

    多少年了,两个人的并肩作战,依然热血不减。

    “商量一下。”

    皇帝拉着裴亭山的手往回走:“那大杀器叫什么?”

    “是沈冷手下的番邦大胡子想出来的东西,还没取名字,不过黑武人嚎叫着说那是天雷,臣倒是觉得这名字不错,以火药之中混合大量的碎石子和碎铁,炸开之后杀伤力很凶。”

    皇帝道:“看见这东西,朕有了一个想法,有天雷的话咱们何必死守?朕与你同率大军往前压上一段距离,就能以天雷砸黑武人的大营,打破黑武人大营就有胜利之望,虽然咱们兵力少,可是士气正盛,或可一战而将北线黑武人的封锁突破。”

    “陛下......”

    裴亭山欲言又止,他真的不想让陛下失望,可是事实上,只能让陛下失望。

    “火药只有那么多。”

    裴亭山低着头:“刀兵之中没有火药,是沈冷的巡海水师之中带来的,所有的都已经用以制作天雷,一共只做出来不到三十个,刚才用了大部分,还剩下不足十个......这几个天雷,只能勉强留着用以阻挡黑武人冲城车......”

    “没了?”

    皇帝的脸sè顿时暗淡下来:“为什么不多带些?”

    沈冷在旁边回答:“陛下,咱们离开长安的时候,臣知道火药可能会有大用处,是搜刮了长安城内几乎所有存货,连制作爆竹的作坊里所用的都买来了,火药配制不容易,寻常用作爆竹的火药威力不足,现在的配比做了些调整,还因此炸伤了好几个人。”

    他看了皇帝一眼后继续说道:“瀚海城武工坊那边的火药倒是多,弩阵车也需火药来操作,可是和瀚海城没有联络,也无法从那边运送过来。”

    皇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若是天雷无数,朕已经看到了灭掉黑武的希望。”

    他回头看向沈冷:“回长安之后你在督办此事,责令武工坊,尽快改善火药配比,这种东西多多益善。”

    “是。”

    沈冷垂首。

    皇帝看向北边,虽然隔着城墙看不到黑武大营,还是忍不住长叹一声:“若是再多一些就好了,一口气将北线黑武大营炸他个天翻地覆,说不定还把直接把心奉月送去见他的月神。”

    皇帝的语气之中,满是失望。

    可是没有办法,大宁之前根本就没有过将火药用于战争的先例,制作烟花爆竹的火药威力不足,火药包给黑武人带来的更多是心理上的压力,实则威力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恐怖。

    “火药。”

    皇帝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朕才醒悟,火药是将来能改变整个天下的东西。”

    皇帝看向沈冷:“那个番邦大胡子呢?叫他过来,朕要重重的赏他。”

    沈冷笑道:“臣倒是知道他想要什么赏赐。”

    皇帝问:“他想要什么?”

    “做宁人。”

    沈冷看向皇帝:“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宁人。”

    皇帝怔住,点头:“他已经是了。”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